bet9九州最新官网 > 春秋三国 >
明目张胆地谈谈酒这个东西,骗酒伎俩

李靓不信佛,也不喜欢孟子,性格清高,文誉天下,平素喜欢饮酒。一次,有个大官给他送来许多酒,正好他家的酒也酿好了,但他就是不请达官贵人饮酒。一个贪酒的人,知道李靓的观点后,便写了几首骂盂子的诗来拜访,李靓果然高兴地留他喝酒,一连数日,到酒喝光这人才告辞。 过了一段时间,这人知李靓又有酒了,便写了三篇骂释迦牟尼的文章,送给李靓,李靓看后笑笑说:“文章很好,可我没法留你喝酒了,上次的酒,都给你喝尽了,这次的酒,我还要留着自我消遣呢。”

尘世中人,有喜欢喝上一两杯的人,也有从不饮酒的人,如果在聚餐时这两种人坐在一桌吃饭的话,双方或许都会有难受的地方。若这一桌上喝酒的人少,不喝酒的人多的话,为了不让不喝酒的人久等,喝酒的人就要草草结束,不能细品慢聊,甚至或许压根就没有喝的欲望了;若这一桌上不喝酒的人少,喝酒的人多的话,不喝酒的人早早吃饱,要等喝酒的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也甚感无聊。

                      也说“酒话”

 

喝酒的人认为不会喝酒的人没有什么生活趣味,不喝酒的人认为喝酒的人都是酒鬼。彼此对对方的世界都不能理解。

        鄙人向来不善饮酒,是属于谈酒色变、饮酒更色变的一类。老家牛场饮酒之风尤盛,出了不少酒仙酒鬼,当然也盛产酒疯子一类的人物。于是有好事者将喝酒人分为三等:一等人喝酒,谈天说地写文章;二等人喝酒,一觉瞌睡到梦乡;三等人喝酒,扯鸡骂狗打婆娘。鄙人与这三种等级都不沾边,由是与酒无缘。

图片 1

酒之于人生,犹如标点之于文章

        酒后谈天说地写文章者可谓凤毛麟角,一觉瞌睡到梦乡的居多,扯鸡骂狗打婆娘的也为数不少。人们说某人酒喝得好,不是说他喝的酒有多好,而是说他喝了酒不发酒疯。此类人,往往酒至酣处便不再言语,即使言语,也言而不乱。另一种人,则是席未散而疯先发,往往因一句话不投机,便借酒撒泼,无有休止。世人谓之曰:酒性差矣。

 自有记忆以来,我对酒的印象并不陌生,毕竟我的父母都是好酒之人,尤好白酒。当然这里我所说的“好酒”并不是指那种附庸风雅般的品酒,而是真的喜欢喝酒。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对于我的父母来说每天晚上能小酌几杯简直成了他们人生一大快事,虽然很长时间我都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周作人说:“酒之于人生,犹如标点之于文章。文章无标点则气韵难以表达,人生无酒也就平淡无味了。”

        还有一种人,成天酒不离口,也不发酒疯惹祸。但长期与酒为友,眼见得喝成了酒糟鼻、喝成了酒神经,也有最终被那酒精要了小命,抛妻别子撒手西去的,真是好不凄然。

     小时候看着父母饮酒,总觉得酒是那种好喝到像果汁一样的东西,于是拼命的朝父母嚷着要喝,可是每次都被父母严厉的拒绝,那时候的我不懂事的认为他们太自私了,好喝的东西不给我喝,留着自己喝。于是有一次我趁他们不在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第一次品尝到了白酒的味道。虽然当时只是用舌头轻轻地那么一舔,但是那种辛辣中泛着甜,甜中又夹杂着苦涩的味道至今让我无法忘怀,也再没有勇气去尝试第二次,从那以后白酒成了我记忆中最难喝的饮料。

最好的状态是可以小饮一两杯,不浪费酒精粮食狂饮大醉伤身耗神。以普通三四十度的白酒论,比如与同事或朋友一大桌聚餐时控制在两杯之内,自己一人在家小饮便只喝一杯足矣,若与知己好友两人对饮,则三杯也不在话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酒也是个好东西。比方说“小白棒打遍天下,幺三五扭转乾坤”,这“小白棒”咱就不说了,何为“幺三五”?酒也。无酒不成礼仪,平时邀约三五朋友,狂饮也好,小酌也罢,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人生所有喜怒哀乐,多少心烦琐事,尽皆抛于九霄了。酒在乱性之余,亦可助兴,古时李白的斗酒诗百篇堪称此中经典。我们大方有一书家,其酒后所书与酒前竟然判若二人,尤其令人叫绝。酒醒后,老先生居然忘记了这字是他写的,大呼:“是哪个狗日的书法?比老子的好多了!”众皆大笑,唯老先生一片茫然也。你看这酒,喝得可爱乎?

    没有搬家之前,我家楼上住着一位特别爱喝酒的大叔,如果说我的父母把小酌当成一种情趣来看的话,那位大叔简直把酒当成水来喝,一日三餐离不开酒不说,并且随时随地都能搭配着某种食物将酒饮起来,比如说一个苹果、一块饼干,甚至是一棵葱。这种不加节制的饮酒方式理所当然的没有给他带来一个好的下场,五十出头的年岁被查出患有肝癌,一经查出还是晚期,来来回回折腾不到一年人便去世了。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他能少喝点酒可以多活很多年吧,可是在命运面前人生没有如果。

图片 2

        酒,在我看来,无非是一种交流的平台、形式。知心者,“会心一饮三百杯”;不知心者,三杯两盏下肚,便谎称有事,双拳一抱,说声不好意思起身走人。走则走也,余下众人,照喝不误。自古至今,酒,都是表达友情、宣泄情感的一种好办法。然而世间之事,总也逃不过物极必反的道理,譬如这酒,少饮则舒筋活血,多饮便伤身败体。酒,的确是个好东西,也的确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就看你怎么去喝了。在众多酒话之中,我比较喜欢的是“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害怕我的父母成为第二个大叔,好在他们懂得节制,每次饮酒只达到怡情的量,只有在和亲戚朋友聚会的时候他们才会豪饮一番,再加上近几年我上大学家里经济拮据,他们更是减少了喝酒的量,这才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放下心来。

小酒馆里的梅酒

        关于喝酒,记忆之中,我也是曾经豪放过一回的。在新民路一小酒家,单位上几个堪称兄弟的同事聚在一起,说是难得有一个清闲的周末,务必疯他一回。初时只觉得脸红筋胀,渐渐的就觉得头重脚轻了,但还是尽力做出一副安然无恙的姿态。可是那酒在我的胃囊里仿佛变成了燃烧的火焰,直往喉头上蹿,肚皮里面一阵翻江倒海后, 结果可想而知:现场直播是难免的了。自那以后,兄弟们知道我的酒量,以后聚会,都不多劝我喝酒,倒酒时,我总是受“减半”待遇的。我以为这比“劝君更尽一杯酒”更让人感动,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我的母亲是一个内向且易怒的人,她不善于表达感情,不生气的时候总是沉默的时间比较多,默默地打理好这个家的一切。一旦发起火便呈火山爆发之势,将我和我爸挨个骂完不算还得外加上我家的狗。我的父亲是一个外向又冲动的人,平常总是表现出一副吊儿郎当没心没肺的样子,活像一个长不大的老小孩。当然以上说的是他心情好的时候的样子,一旦他真的生起气来便会变成一头六亲不认的野兽,以至于长到现在我都会对他发起火来的样子心有余悸。照以上所述,我的父母是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正是由于他们两种极端的性格导致他们这么多年大吵小吵不断。以前他们吵架的时候我还会哭着去劝说,生怕他们吵着吵着就离了,然而这么多年习惯了他们争吵的我现在能在他们的吵架声中看完一档综艺节目,反正他们每次都是激烈的开始平静的结束,等他们哪天不吵了我想我才该害怕。

不同季节适合喝不同的酒。根据季节变换常换杯中酒的人,是追求趣味生活的人。比如夏天来一斤冰镇啤酒配清凉小菜,实为消暑佳品;冬季热半斤黄酒配一盆热乎乎的炖菜,暖胃又养身;春天倒上半杯红酒,煎出两块牛排,赏花观草看佳人;秋季啜饮一两白兰地或者威士忌,望月怀远人……

        酒后吐真言,说的是性情中人。非性情中人,即使烂醉如泥,说的也是胡话,根本当不得真的。老家人总结说,神仙吃酒三分乱,又说,这酒连牛吃了都会爬岩。可见,酒嘛,还是少喝一点的好。至于“半夜来客茶作酒,豪情一起醉当歌”,就像武功练到上乘,随便拿着什么,都是称手的武器,那又是另外一番境界了。       

    但是奇怪的是喝完酒之后的他们相处起来又是另外一番光景。没有争吵,只有心平气和的唠唠家常。喝完酒之后的母亲将褪去所有的锋芒和内敛,变得柔和且善谈起来。如果说正常时候的母亲在我心里就像个女巨人一般,那么喝完酒之后的母亲在我心里就像个瓷娃娃,敏感且脆弱。有时候喝完酒之后,谈话谈到悲伤之处母亲会忍不住泪流满面,谈到高兴的地方又会哈哈大笑,也只有在这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像她的女儿而更像一个朋友,能够有机会去耐心的倾听她解读她。有一次母亲喝完酒之后对我说,让我不要怪她平时脾气暴躁,她只是迫于生活的压力想要发泄而已。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在她骂我的时候和她吵了,我想如果这个世上我都不能当她的出气筒,又有谁能当她的出气筒呢?

也有人会因为天气的变化而起饮酒之意,或者在春雷滚滚之时,欣喜于土地将迎来甘露,自己也喝上一杯;或者在夏日炎炎之时,劳作辛苦,奖励自己一杯;或者在秋雨霏霏之时,感时伤世,借酒浇愁来上一杯;或者在大雪将至之时,向好友发出邀请,“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有一些醉态是可掬的,大方坡脚有个叫张青文的老先生形容说:酒,入席三杯个个有,抬眼望,醉如风摆柳。哈哈,真是妙极!

     古人道酒好,说它能“三杯和万事,一醉解千愁”,虽然我到现在都无法真正理解酒的这种妙用,但是我在我父母身上第一次真正觉察到酒的好处来。于我来说酒是家庭关系的润滑剂,所有的误会与埋怨都能在酒中解决。对于靠劳力打拼了半辈子的父母而言,酒也极富药用,它能够活血化瘀,舒缓身心。仅凭这两点我便再也讨厌不起酒来。

喝酒有品的人,其饮酒之态与爱品茶之人有相似之处。爱茶的人喜欢好喝的茶,喜欢称手又好看的茶具,喜欢品茶时的氛围,喜欢对面坐着陪同自己喝茶的人;爱酒的人喜欢好喝的酒,喜欢称手又好看的酒具,喜欢喝酒时的氛围,喜欢对面坐着陪同自己喝酒的人。

图片 3

我的作品――T骨牛排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无论是喝茶还是饮酒,人们都不喜欢跟话不投机的人坐一起,不然就太尴尬了。言语契合的人,酒或者茶都会为两人之间的言语增色添彩,甚至两个平时话不多的人,借着酒意也会聊上不少。“酒后吐真言”,是很有道理的。

适量的酒能抚慰一个人的心灵,失恋后,痛苦中,忧愁时……生活的苦痛无法开解时,工作上的压力无法消除时,喝上一杯酒,再去睡上一觉,之前的痛苦便会减轻很多。可以说,酒对一些人来说是一种镇痛剂,是一种麻醉剂。

也有人喜欢研究不同的酒,或收藏或品味,一杯酒里观天地,半瓯酒里看人生。酒对一些人来说是一种文化,煮酒论英雄,品酒品人生。

说起酒你会想起什么?

周围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一直不避讳谈酒,也不避讳自己会小饮一杯的事实。在因为要二胎而不能饮酒的这两三年,我偶尔会想起酒来。以前经常接触时没想过写关于它的文章,如今不饮它时,反而想写一写酒这个小东西了。

说起酒你会想起什么?说起酒来,我会想起我的父亲,也会想起我曾经的苦闷,会想起我的朋友。

可以说,是父亲直接或间接培养出了敢接触酒的女儿,在我考上大学之后,父亲曾经对我说:“以后你可以喝酒了。”从那以后我开启了每年寒暑假才能回到老家回到父母身边的生活,也开启了每次回到家之后父亲都要我陪他饮上一两杯听他絮叨的模式。

后来参加工作后结婚前的那几年,每逢想家难过时,我会找个陌生的小酒馆点上两个菜要上半斤小瓶的酒,喝到微醺时开始摸出手机给父母打电话,那时家里的电话是座机。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我才能敞开心扉对父母说“我想你们了,我想家了,我好难受,我想回家”之类的话,甚至说着说着会哭起来。平时跟父母通话时我一般报喜不报忧,做不到这样的,而且往往是母亲接电话,即使有时候是父亲接起了电话,不喝酒的时候他是跟女儿说不出多少话的人,往往会在说不了几句后就把电话递给母亲。有一次是父亲接的电话,听着我的哭诉,这个不会安慰人的大老粗父亲,竟然在电话里对我说:“别再喝了,越喝越难受,回宿舍时要注意安全。唉!要是我这会在你跟前就好了,还能看着你别喝多了。”那么多次通话过后我都不太记得父母说过什么,唯独那次父亲说的话烙在了我的心里,让我悚然一惊。我让他们担心了。后来再没有过那样的时刻。

平时积攒的负面情绪多了,我们总得为它找一个出口。我会选择跟知己好友坐一起小饮聊天,在吃吃喝喝发发牢骚之后,心情才会变得轻松。在此感谢我的朋友,一直以来做为我的倾听者(当然,我也做过对方的倾听者),也做为我一个人的心理咨询师,陪我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压抑时光。

酒这个小东西,说它雅吧,但偏有人会让它变得不雅;说它不登大雅之堂吧,有人会让它变得颇有情趣与雅趣。同样一杯酒,就看你怎么对待它了。

来,让我们喝了这篇醒酒汤!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