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广角 >
最美林业故事,山西省军转干部冯振华荒山造林纪实

双龙山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双虎山,之所以后来改名这里边还有一个故事。

一名老兵的第二战场 ——山西省军转干部冯振华荒山造林纪实

中国林业网6月26日讯

让300亩荒坡变果园

因为村中有一大一小两座形状酷似两只趴在地上的大老虎,所以这两座山称之为双虎山,而这个村子也因此得名为双虎村。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10月29日

  寨北村青山满目,杏树硕果满枝。一个老兵在这里奋战了5年,使昔日的穷山沟换了容颜。
  冯振华,1982年从军队转业到山西省晋中市物资经营公司,1995年下岗,2002年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寿阳县宗艾镇寨北村承包荒山,植树造林,引领父老乡亲闯出一条致富路。
  冯振华下岗后,曾为生计四处奔波。他磨过豆腐,卖过豆浆,也搞过无公害杀虫剂的研究,但都没有成功,还背了8万多元的外债。1998年,老伴也下岗断了收入,两个孩子没有正式工作,一家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生活的重负让冯振华消沉不已,他曾多次上访过,是晋中市军转干部上访的一号人物。
  面对下岗,冯振华苦苦思索着今后的出路。2002年8月,他到妹妹家走亲戚,看到寨北村的荒山较多,忽然意识到,绿化家乡的山,不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吗!当时,晋中市为解决在企业工作的军队转业干部生活困难问题,出台了一系列帮扶政策,这更加坚定了冯振华绿化荒山的信念。
  2002年8月,冯振华不顾妻子和孩子们的反对,正式与村里签订了承包治理50亩荒山的合同,每亩100元,承包期30年不变。
  合同签了,摆在他面前的是严峻的挑战:吃住的地方没有,上山的道路没有,照明的电更没有……面对重重困难,冯振华自筹资金2万多元,在山上盖起4间瓦房,拉上电,并建起蓄水池。然后,他雇了10多台推土机整地、割灌。半年之内,全家几万元积蓄全部投入到荒山上,共种植了50亩仁用杏。
  山上种树并不是件轻松的事。除了忍受孤寂、清苦、辛劳、饥饿、寒冷外,冯振华还要与风暴、野兽、害虫等自然灾害斗,面对各种恐惧的煎熬。
  种树季节性强,每到春季树叶开始发芽时,冯振华经常发现幼嫩的树芽被介壳虫吃掉,多次施药效果也不理想。如果不及时除治,树苗将难以成活,怎么办?他干脆用手捉,从早到晚不停地捉了一个星期才捉完。
  虫子治住了,山猪、野兔又来了。这些动物都在夜间活动,专吃杏树的叶、芽,不少小树被整株咬坏。冯振华到镇上买了一捆两响炮,向村民借来两条狗,夜间放炮带巡逻驱赶动物。
  经过几年辛勤劳作,杏树苗长大了,但是挂果并不理想。冯振华就跑山西果树研究所、山西农业大学向专家请教,上省城、寿阳买资料,凡是与果树栽培、嫁接、剪枝、病虫害防治有关的书籍,他都当成宝贝买回来,一页页啃读,一点点琢磨。几年下来,他记了十多万字的学习笔记,成了仁用杏栽培方面的行家里手。“龙王帽”、仁亚美尼亚杏、美国大仁杏等一个个适合本地气候条件的优良品种被引了进来。
  老伴郝玉凤为了支持冯振华,和他一起吃住在山上。村里人对他们说:“守着城里的福不享,却来山上当野人。”冯振华对这些话不以为然,他说:“健康之年,能上山种树,使家乡山清水秀、人和家富,就心满意足了。”
  寨北村自然条件差,经济落后,村民大都迁走了,人口由最多时的280多人减少到现在的50多人,没走的也没有什么致富门路。自从冯振华到寨北村后,他的创业精神影响了当地村民,大家伙儿也开始种植仁用杏。现在,村子的山山岔岔、沟沟洼洼全都种上了树。冯振华凭借多年的果树管理经验,每年都要帮助乡亲们修剪果树。村民们说,经冯振华修剪的果树遍布寨北村山塬。现全村仁用杏已发展到300多亩,村民收入显著增加。
  如今,冯振华打算以现有的50亩仁用杏为基础,再承包几十亩荒山、荒坡,发展适宜种植的优质杏以及桃、梨等果树,依托便利的交通和相距仅两公里的当地名胜双凤山景区,建设旅游型的绿色自助果园,为城里人提供一个乡村度假的好去处。

站在兴安盟扎赉特旗巴彦高勒镇和平村四平山屯前的山顶往下看,有一片山坡地上开着一树又一树的杏花,远远望去,像是天上的白云飘落在山坡,煞是好看。可有谁会想到,16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荒山坡地。

——大学生刘兴返乡创业小记

村子不是很大也就几十户人家,几百号人,靠着在那做较大的山上种田为生,靠天吃饭的日子一向都是过的很清苦的,所以村子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去城里打工赚钱了,村子里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弱妇孺。

一位当地土生土长的农家女姜志华怀着一颗执着、实干的心,经过16年的坚守,用汗水和辛劳让昔日沉睡的荒山披上了绿装,用智慧和双手把它变成了今日的“金山银山”,实现了生态和经济效益双赢。

四月樱桃熟,六月枇杷挂,八月把桃摘,吃土鸡、尝野菜、游果园、摘果子,一年四季积储足,可款四方宾客……按照返乡创业大学生刘兴的设想:再过两三年,村里300余亩的荒山坡会变成四季飘香的果园,能和乡亲们一道尽情享受丰收致富的喜悦。

虽然是两座紧紧相邻的高山,但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在那座较高的山上,到处都是层层叠叠土壤肥沃的土地,而那座小一点的山坡上却是杂草丛生,怪石密布根本不适合开垦田地种庄稼,也曾经有人想要在这座山上扩大一点而耕地面积,可是由于开荒工程太过巨大,所以到最后都放弃了,这座山也渐渐的被荒废掉了,唯一的用处就是有它的存在双虎村的名字才名副其实,不然就要叫单虎村了。

从一棵小树到一片果林,果树用一圈一圈的年轮记录着她的付出;从一片荒凉到一片绿色,她用女人特有的韧劲改变了荒山的“容颜”;从带头致富到帮贫扶困,她用朴实与执着影响帮助着身边的人,与村民一起奔向美好生活。

四月中旬,细雨绵绵,驱车驶出平坝城区,沿着蜿蜒山路,记者来到平坝区安平办事处大寨村,了解该村大学生刘兴返乡创业、带领村民开荒种树的艰辛与快乐。

直到有一天村长在城里打工的儿子大柱突然回到了村子里边,同时还带回来了一整车的果树苗,听他那意思是要放弃城里边高薪的工作,想要在那座荒山之上种果树,大家都是地道的老农民,对此很是不理解,种庄稼几个月就有收成,就可以有粮食吃了,可是种果树那要精心培育好多年才能够开花结果,而且管理果树也是十分麻烦的,再说了那座荒山荒废了这么多年,就算是种树也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就算是栽好了这些小树苗能不能成活还是一个问题,总之在大家看来这就是一个赔钱的买卖,谁干这个那就是有钱烧的,不然就是脑子有病。

青春是用来奋斗的。今年39岁的姜志华把人生中最美好的芳华岁月献给了荒山,也圆了自己的创业梦、致富梦。

通村道路两侧,百余亩山坡上,排排新芽初长出,一条山间小路直通山顶,半山腰处,刘兴和村民正为刚长芽的果树苗修枝剪叶。看见记者,刘兴放下了手中的活,和记者闲聊起家常。

一开始村长对儿子的做法也是很不理解,还当众骂儿子就是一个败家子放着好工作不干,非要靠种树发财,这不就等于癞蛤蟆想吃天鹅屁一样嘛!毕竟大柱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有知识有脑子,经过一整晚的忽悠,给村长讲解种树未来的而前景如何,终于也让村长心动了,从开始的强烈反对,变为了现在的大力支持。

荒山坡地,因你才鸟语花香,满山翠绿

“以前这双手用来操作电脑,现在又拿剪刀又挥锄头,还真不适应。”说罢,刘兴摊开了双手,手掌磨破留下的伤疤还依稀可见。他是贵州大学计算机本科专业毕业生,毕业后利用专业特长,刘兴独自在外面经营电脑专卖店,每年收入也在十万元以上。谈及为何选择返乡开荒种树,刘兴告诉记者,2015年年初,他在偶然的机会下,他接触到猕猴桃种植产业,了解猕猴桃种植产业的丰厚利润和市场前景后,联想到家乡虽然有丰富的土地资源,苦于没有好的产业支撑,村民生活一直比较贫困,刘兴萌发了在家乡发展猕猴桃产业的想法。

那座荒山大家早就不理会了,所以再给了每家每户一百块钱之后,那座属于大家的荒山就承包给大柱子自己了,成为了他的私有财产,同时他还发动全村人帮着他种树每月工资比种一年地的收成还要高,正所谓有钱好办事,在金钱的作用之下,大家的积极性也就提高了,有些人甚至放着自己家地里的活不干,也要来帮着大柱清理荒山种树。

6月,微风中透着淡淡的花草香气,弥漫在和平村四平山屯前的山坡上。

“当时村里几百亩的荒山没人开发,恰逢平坝区有扶持返乡创业的优惠政策,我就联系了村里3个在外面做生意、有想法的年轻党员,当年5月份把村里的300亩荒山承包了下来,准备种植果树,并发展乡村旅游。”刘兴说,当时家人多少有些想不通,认为在外面生意做得好好的,何必回来吃这份开荒之苦。明明是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咋还回来干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营生?

在大家的帮助下很快这些小树苗就被栽满了整个小山坡,为了种树好多人家的地都荒废了大柱就让他们不要种地了帮着自己管理果树,每月还发给他足够的工资,一时间能够在果园里工作成为了村子里边很荣耀的一件事情。

“种树就跟养孩子一样,不管护、不培养,就难以成材。”扎着马尾辫、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色衣服、正在修剪树枝的姜志华一提起种树,立刻来了精神,变得滔滔不绝。

刘兴明白,开荒之路多历艰辛,荒山几十年来没人打理、荆棘满路,平时连牛进去了都看不见身影。要把几百亩的荒山开垦好,谈何容易。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很快几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当初的小树苗在大家的精心照顾之下,已经长成了大树,而且秋天一到就会结满整树的红彤彤的大苹果,让人看着就眼馋,更不要说吃了,大主也是很大方每到果实成熟的时候都会摘下来一些送给街坊四邻,感谢大家对自己的帮助,不仅如此还在赚了钱之后为村子里修了一条大路,路通了村民的生活条件也提高了,好多城里打工的年轻人也都想回到村子里发展,作为新一任的村长大柱对他们表示十分的欢迎,所以很多年轻人都开始辞去城里的工作陆续返乡。

而这样近乎陶醉的幸福感,也只有姜志华和她的家人才能体会。

“由于启动资金少,主要的钱都要用来支付土地流转和树苗后期的栽种,所以为了节约成本,我们买了割草机,起早贪黑地在坡上开荒。为了节约时间,我们还索性在坡上搭了个简易帐篷,4个人就这么在坡上扎扎实实干,总算把坡上的杂草灌木清理干净。”刘兴告诉记者,从去年5月流转土地到8月土地开荒结束,4个人整整在山上待了三个月。农事辛劳、熬筋锻骨,把大伙累得够呛,但总算迈出了开荒创业的第一步。

管理果园是件很麻烦的事情,除了要剪枝施肥除草这些工作之外,还要防止一些飞虫和小动物们的迫害,被别看一只虫子不大,可是架不住他们数量众多,而且天天光临时间一久,也会对果实造成一个不小的伤害。

姜志华出生在巴彦高勒镇,在家里四姐妹中排行老大。1996年,父亲不幸患了重病,这使得本来不算富裕的家庭变得越发困难。初中毕业后,姜志华便回家务农,接替父亲搞果树栽培。

“白天,我们在山上干活,晚上,就在帐篷里开党员会议,谈论果园今后的发展。”刘兴介绍说,其他3人当中,有做装潢的,有搞建筑的,有做蔬菜批发的,家庭条件都还不错,为了能给村民带来收入,4个人都是咬紧了牙关铆足了劲,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

为了防虫大柱找人在果园里盖了两间小瓦房,每晚都会派人来这里值夜班看管果树,可是就在房屋建成的第九天出了事情!

这期间,姜志华没有放弃学习,一边向父亲学习种植果树的实践经验,一边从书本上学习果树嫁接技术。春天卖果苗,秋天卖果实。几年过去,她家的果园有了很大的发展,家里的条件也大为好转。

荒山开好了,没容刘兴等四人喘口气,就到了猕猴桃栽种的时节。

这天大家一大早就来到山上干活,来瓦房里取工具的时候发现昨晚值夜班的两个村民竟然全身冰冷的躺在了地上,嘴角还留了食物的残渣,经过化验竟然是老鼠药中毒,山坡上确实有很多的小动物,为了防止他们咬坏东西就在屋子里放了一些老鼠药被误食也算是说得过去,可是过了几天村子里又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有些蹊跷了。

2001年,成家后的姜志华为了尽快改变贫困状况,开始寻找致富途径。

“8月最适合种植树苗,错过季节,又要多等一年了,所以我们要赶紧联系挖机,把整个山坡重新翻土,挖坑,填上牛粪,忙活了大半年,总算是把近200亩猕猴桃树苗栽下去了。”刘兴说道。

事情发生在一个名叫二牛的小伙子家里,出事那天二牛连夜从城里赶到了村中,他也是辞掉了工作,想来家乡发展的,由于想念自己刚刚结婚不久的媳妇小翠,所以辞掉工作以后就火急火燎的往回赶,都爱了半夜才回家,想要给自己老婆一个惊喜。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

“猕猴桃是3年挂果,第四年进入丰产区,下一步,我们计划栽种樱桃等其它精品果树,并发展林下养鸡,加大基础建设投入,为果园后续发展做好铺垫。”刘兴说。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婆竟然先给了他一个惊喜,在他打开自家院门的那一刻,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跳出自己的里屋慌慌张张的翻墙逃走了,性格火爆的二牛哪受得了这份气直接就操起靠在墙边用来劈柴的斧子,冲进了屋中将刚刚从睡梦中惊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小翠活活的砍死了。

2002年,国家退耕还林补贴政策出台,掌握果树栽培技术的姜志华决定自主创业,萌生了承包荒山建果园的想法。

“只要成功了,其他的村民就会跟着搞起果树种植,到时候,我们村就是一个四季有果摘的世外小桃源,周末和节假日,村里的农家乐能慢慢开起来……”对于大寨村未来的发展,刘兴满怀期待。

事后等二牛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自己闯进来的时候小翠的表现根本就不像是在偷人,可是现在已经晚了,等待二牛的也只有法律的制裁,算了一下时间距离上次发生的那个中毒事件间隔时间还是只有九天。

说干就干!当年春天,姜志华就把承包和平村四平山屯245.1亩荒山的合同签了下来。

之后村子里的惨案怪事还是在不断的发生,李婆婆的小村子不小心从炕上摔了下来,恰好是头先落了地,结果小小年纪就夭折了,接着就是李寡妇去河边洗衣服,结果踩在了一块而光滑的鹅卵石之上失足落入了水中,不到一米深的河水竟然将李寡妇活活给淹死了~!

“种树苦得很,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姜志华说,干旱是荒山种树的首要难题。没有水,她就和丈夫利用自家院里的井水,一桶一桶地抬到山上,再一棵一棵地浇灌;没有电,夫妻俩就白天种树,晚上再贪黑浇水;没有机械,夫妻俩就一锹一锹地挖,再一棵一棵地种,荒山就这样被一块块地开垦出来。

大家算了一下,每次惨案发生的时间间隔都是九天的时间,而且是从建造了那两件瓦房之后开始的,所以大家就开始怀疑瓦房的建造出现了什么问题,这时候有人回忆起当初建造瓦房挖地基的时候见到了两条小白蛇,大家也知道这些野生的小白蛇传说都有点道行,所以大家就将它们放生了,莫非是惹到了所谓的蛇仙?

人累瘦了,脸晒黑了,手裂出血口子来,腰疼得直不起来,两只手硬得都握不住锹镐,姜志华却从未退缩。奋斗的途中总会有荆棘。从承包荒山种树的第二年春季开始,连续三年,巴彦高勒镇干旱少雨。“2003年,村里旱情较为严重,别说种树了,就连家里的口粮都没有了。等到7月种果树时,家里就剩10斤玉米。”姜志华感慨万千地说,“好在身边好人多,有一位学姐把上班的工资匀出一半让我买口粮,再加上家里帮衬着,才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大家也是病急了乱投医,当天就用雷管将两间瓦房给炸掉了,之后在那里建了一个小庙,神位上供着的就是蟒仙的神像,还将村子的名字给改了,不过从那以后村子里的怪事惨案还真的没有再发生过,事后一些对此比较了解的人说,他们可能是不小心破了蛇仙的神位所以才遭到了报应,要知道蛇仙可是我们传说中的保家仙呀!

姜志华“一意孤行”守护着这些绿色幼苗的倔劲儿和勤劳感动了乡里乡亲,陆续有人来帮忙,终于挖出了近百亩的树坑,并种上了山杏树苗。

此后,通过不断栽种补种,3年的时间里,姜志华将承包的这片荒山全部种植了山杏树,共计36700多棵。

“那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心,只想着怎么把树种好,把承包的这片荒山整出个样子来。如今,看到屯前这些果树就像自家的孩子一样,一天天长大,感觉一切都值了。”爱树如子的姜志华提起当年种树的决心笑得像个孩子。

漫山果林,因你才茁壮成长,满地生金

“荒山上种植果树,不仅山绿了,而且果树结的果子能卖钱,林下还能‘掘金’。利用苗木的林荫优势和林下土地资源,培育栽种中草药,还可以鼓起俺们的‘钱袋子’。”尽管生活在农村,但姜志华乐于接受新鲜事物,还善于学习,并付诸行动。

2004年,她在报纸上看到一条科技致富的信息,通过学习技术和市场调研,认为搞中草药种植很可行,便决定在林地间种药材,把荒山资源最大限度地利用起来,走多种经营致富的道路。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当时,姜志华种植的果苗虽然成活了,但还没有收入,而药材种子价格又高,于是她用手头上仅有的50元钱买了1斤黄芩种子,种在了自家的园子里,长成后在林间空地移栽了十几亩。秋后,夫妻俩昼夜蹲守,小心翼翼地将黄芩种子采集回来,留着下一年育苗。这样周而复始,林间地种植药材的面积也在逐年扩大。

“我记得特别清楚,2007年卖药材的第一笔收入是2400元。”姜志华特别自豪地说。

现在,她家245.1亩的果树地里已全部间种了中草药材,已由单一的黄芩增加到防风、桔梗、苍术、五味子、远志、知母、柴胡、车前子等十几个品种,各类药材成活率均达到90%。

成功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2008年,姜志华种植的山杏树进入盛果期,药材也长势喜人,就连杂草都长到了膝盖处。然而,一位村民不小心点着了杂草,烧着了一亩多地的山杏树。好在村民们都来帮忙,火被及时扑灭了。

经过这次教训后,姜志华尝试着把家里养的羊放进树地,控制杂草生长,降低火灾事故发生;又在不同时间段和不同地点,把自家孵化的土鸡放进树地,在防治病虫害的同时,使果品做到了绿色无公害。

经过反复试验和观察,2013年,姜志华探索出了在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两亩地放一只羊或一亩地放两只鸡,有效做到控草、治虫。此举还搞活了林下经济。如今,她养殖的羊已由最初的16只发展到了现在的200多只,400只鸡也于去年冬季全部销售一空。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

姜志华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远远不能实现她的目标和理想。于是,她在搜集并学习了有关农民成立专业合作社方面的法律法规后,于2017年4月成立了扎旗宇震农牧业合作社。合作社以雇工形式帮扶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56户。

同时,合作社还同其中的6户贫困户结了对,对他们进行一对一帮扶。姜志华准备给每家免费发放1棵蓝莓苗和1棵党参苗,并指导他们在院子里种上一池子免费发放的桔梗药材种子,支持他们搞庭院经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开春,姜志华还向26户贫困户每家免费发放了2棵5年生李子树苗,并承诺:只要树苗成活,明年还要无偿提供果树苗,支持他们发展庭院经济。

采访中,今年刚刚与合作社结成对子的建档立卡贫困户黄淑萍信心满满地说:“我家3口人,去年种地几乎无收入,今年跟着姜志华干,收入有保障,生活有奔头。”

在姜志华的带动下,周边群众已有3000多人加入到种树的行列。

谈起将来的打算,姜志华还想在屯前南山建立10亩实验性苗圃、40亩中草药育苗基地、10亩苹果园、5亩李子果园,通过合作社开展免费培训,并实施采摘、观光、旅游、深加工一条龙生态项目。

从最初的一片荒山,到现如今果树满山坡,16年来,姜志华在240多亩荒山上共栽植山杏树10万棵,苹果树、山丁树、榆树等近5万棵,已经形成经济价值近300万元。山坡上草的覆盖率也由不足20%达到了80%,她探索的林下经济发展模式也实现了生态和经济效益双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