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广角 >
聊斋新译,怎么评价王溥

王溥之父王祚做周时的观察史(官名,掌考察州县官吏政绩)多年,一直到年老辞官,家中吃用都很奢侈,所不能满足的只是不知能否长寿。 一天,饭听有占卜者,就让仆人去喊。卜者是位瞎子,从仆人嘴里套出真情后,就一本正经地占卦起来,好大一会才大惊说:“您命里的寿高极了。” 王祚急忙问:“能到六十吗?” 卜者笑道:“比七十还要高。” 王祚又问:“八、九十怎样?” 卜者笑声更大:“何止八、九十!” 王柞喜不胜喜,说:“能活到一百岁吗?” 卜者说:“至少能活到一百三、四十岁。只是在接近一百二十岁的这年,春夏交替时,肚子会略有不适,不多时就会安愈的。” 王祚心中乐开了花,回头对子孙说:“孩儿们,可要记住,在我近一百二十岁时,千万不要给我吃冷的、烫的东西。”

  目录

王溥,字齐物,宋初并州祁人。历任后周太祖、周世宗、周恭帝、宋太祖——两代四朝宰相,又为着名之史学大家,编撰《世...

图片 1

  明末有一位于公者,少任侠,好拳脚,力能持高壶①而舞。崇祯某年,公赴京殿试,适仆人病卧,在旅中不起。没奈何,公到市集以上,为寻医治之方。经一卜者,听群口交道,备言其术之灵验,遂登门求问。

王溥,字齐物,宋初并州祁人。历任后周太祖、周世宗、周恭帝、宋太祖——两代四朝宰相,又为着名之史学大家,编撰《世宗实录》、《唐会要》、《五代会要》——三部史籍共170卷。出生于官宦世家,乾祐年间,甲科进士第一名,任秘书郎,广顺三年,官至宰相。乾德二年正月,罢相,任太子少保。王溥任丞相十年,三次迁升一品。太平兴国初年,封祁国公,太平兴国七年八月去世。朝廷停朝两天,赠侍中,谥文献。

王溥生于官宦世家,历仕后周太祖、周世宗、周恭帝、宋太祖四朝,曾任太子少保、宰相、司空等职,封爵祁国公。公元982年,王溥逝世,朝廷为他停朝两天,追赠侍中,谥号为文献,时年61岁。

  既至,公未言,卜者开口相问:“君所来,可问仆人之病乎?”“正是”,公大愕讷言,“哎呀,就请先生不吝,赐小人一个良方”,卜者上下打量,“不忙,我观君之仆人无碍,稍事可好,不过——”,“甚么?还望先生明示”,公愈急,绞手切切。卜者不慌不忙,伸手与公课了一卦,卦毕,与解道:“君阳寿将近,在此三日。”

图片 2

王溥的故事

  公信然,怅惘有所失。卜者又道:“唉,罢了,我也是有些脱灾解困之心,不能眼睁就见人赴死不是?既君有难,待我施展,可为君禳解一番。”说完,眼看着于公,竟茫然不顾。卜者以为不信,跟道:“奢靡不多,十金而已,君可——”,话没说完,见公已默然而出,忿怒道:“呸!真个舍命不舍财,甚么东西?”周围人等纷纷解劝,不想公之心事,“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安得人术可解?”又熟稔之人在旁,劝公勿要以钱财为念,终不听。

王溥的轶事典故有哪些

王溥任宰相时,王祚以宿州防御使官衔居家,每有公卿到他家,一定先去拜见王家,王祚摆酒宴庆寿,王溥穿着朝服侍奉左右,坐客不敢安坐,都起身回避。王祚说:“这是我养的豚犬而已,不必麻烦诸君起避。”王溥劝王祚请求退休,王祚认为朝廷不会同意,得到朝廷批准后,王祚大骂王溥说:“我体力未衰,你想保固自己的名位,而断我的官路。”举大梃想打王溥,亲戚们劝阻他才作罢。

  过去两日,在第三天,公就馆中安坐,静待窥觇。幸白日无恙。夜中,则挑灯闭户,仗剑危倚。听谯楼上鼓打一更,周遭静寂如初,公疑卜者不灵,直欲就枕去睡。说也奇怪,偏这时分,忽听窗外缝隙之处,传有悉悉索索之声。细审之,见一小人儿,持利戈从缝中爬入。不及仔细,那小人儿落地即长,少时,已人般高下。公抱剑扑击,奈何仓促不中,复又变了小小一个儿,反从来处逃遁。公赶上,再一剑,劈中,那小人儿应声而倒。及取烛火观照,一纸人儿而已,腰斩两断。

王溥任宰相时,王祚以宿州防御使官衔居家,每有公卿到他家,一定先去拜见王家,王祚摆酒宴庆寿,王溥穿着朝服侍奉左右,坐客不敢安坐,都起身回避。王祚说:“这是我养的豚犬而已,不必麻烦诸君起避。”王溥劝王祚请求退休,王祚认为朝廷不会同意,得到朝廷批准后,王祚大骂王溥说:“我体力未衰,你想保固自己的名位,而断我的官路。”举大梃想打王溥,亲戚们劝阻他才作罢。

怎么评价王溥

  公不敢睡卧,人也精神许多,仍坐以待之。未久,又一物破窗而入,张牙舞爪,面目狰狞,视之,犹一厉鬼。及落地,不稳当,被公趁便一剑,断击为两,仍各蠕蠕而动。为防有变,公连续击发,转瞬砍下数剑,再听则铿然顿挫,见只木偶泥胎,碎为点点。

脱脱等《宋史》:溥性宽厚,美风度,好汲引后进,其所荐至显位者甚众。颇吝啬。...溥好学,手不释卷。赞曰:五季至周之世宗,天下将定之时也。范质、王溥、魏仁浦,世宗之所拔擢,而皆有宰相之器焉。宋祖受命,遂为佐命元臣,天之所置,果非人之所能测欤。质以儒者晓畅军事,及其为相,廉慎守法。溥刀笔家子,而好学终始不倦。

  经此二者,公稍备之,即俯伏窗边凝注,眼不错珠儿地盯着窗缝。又久,听外有牛喘之息,紧接着地动山摇,立足不稳。公以屋宇将倾,遂发狠心,“死就死了吧!”拽开门,虎跳一个箭步,冲出门外。方在庭中站定,见一大鬼,高可与檐许,正推窗板墙。炭黑墨面,形容枯槁,眼目睒闪,而略有黄光。上无衣,下无履,手擎弓,腰负矢。看公出,即弯弓搭箭,绷得势满,勒得力圆,噗地一箭射来。公躲闪不开,急仗剑拨打,不中。那鬼恶怒,复再一箭。趁工夫儿,公转身奔逃,二箭贯通墙壁。两发不中,那鬼愈发恼恨,弃了弓矢,抽佩刀又战,舞动如轮,呼呼挂风,望公斜肩铲背,顺势下劈。幸公早准备多时,看看刀近,一个缩颈藏头,就地十八滚,犹猱般射出。站定,不转身,耳轮中就听得噹地一声,那刀中了庭石,一分为二,足见力大。

  公不敢大意,直觑个空当,站在两股之间,一击中其脚踝。那鬼恶怒更甚,而吼声如雷,复一刀劈公,被伏身暂避,稍慢了一点儿,刀下,带了一些衣襟。当是时,公在大鬼肋下,大吼一声,用尽平生的力气,“就给我在这儿吧!”奋力一扑,鬼立僵而倒,再多剑,方敢停身观瞧,乃一刻画木偶,高矮如人,尚然有弓矢缠于腰际,面目狰狞。回视剑击之处,皆有血出。始悟必卜者作法,所遣三者皆欲取己之性命,以说其法,神奇术也。公愤愤然,“这东西真是可恼可恶!”不敢睡觉,秉烛以待天明。

  次晨,公告左右,齐致卜所,欲兴问罪之事。卜者听外面喧哗,远远一望,随旋身隐逸,无所踪迹。有人给出主意,“别慌,这是个障眼法儿,可取些狗血来破”,公信之,即使人圈禁左右,不叫有失。往讨了狗血回来。卜者一见,再隐匿身形,被众人在其站处浇淋,一下现形,头面里外,糊里糊涂,好同个鬼物一般。众人赶着,押付有司处明正典刑。

  叶康成注:

  ① 高壶:一说壶铃,为练臂力所用一种器械。一说铜壶,为刻漏计时所用。因铜壶体量过大,本文采信壶铃之说。

上一篇:二牛推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