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阅读 >
要把租借球员留下,我一直在思考

从自习室回来,已经快11点了,秀秀拿着洗脸盆等洗漱用具来到水房。

图片 1

图片 2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天总是阴沉沉的,黑得厉害,凉风一股一股地从水房的窗户吹到秀秀身上,让她感到分外诡异和惊恐。

李玮锋率队保级

原标题:桂纶镁:要成为什么样的大人,我一直在思考

牙刷在嘴里搅动了几下,忽然一股腥味儿充斥了整个口腔。秀秀急忙把嘴里的牙膏吐了出来,但是随之被吐出来的,竟然是一股浓浓的鲜血。

文章来源:体坛新视野

她形容现在自己的状态像一杯白开水,很淡,几乎没有味道——“但你可能会从看似无味的东西里体会一点点甜、一点点咸,那是要静下心来的。”

奇怪了,怎么最近牙龈出血的情况这么严重,怪不得这几天脸色苍白,气色那么差了。照这样下去,男神该嫌弃自己了。

中超联赛最后一轮,天津天海客场 0 比 2 不敌江苏苏宁,结束了本赛季的征程。尽管联赛第 14 位的排名与这支球队的纸面不符,但考虑到天海队在这个动荡不安的赛季中所经历的一切,球队能提前保级,也着实不易。对于天海教练组组长李玮锋来说,这也是一个异常难忘的上赛季。

2018年的夏天,桂纶镁在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组里,因自己的表演是否恰当而困惑、被武汉闷热的天气所困扰,五个月的拍摄期大部分都是夜戏,她鼓起满腔情绪配合导演复杂的调度完成拍摄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个晚上过得可真难啊”,身边的胡歌听得到她费力的喘息声。

就在这时,秀秀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厕所隔间里走出一个长头发的女生,走向秀秀旁边的一个水池洗手。

在《接受体坛新视野》专访时,大头讲述了他从幕后走向前台拯救球队的心路历程,而对于这支球队的未来,他也做出了初步规划……

2019年的夏天,作为唯一一部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南方车站”的主创走上红毯,桂纶镁牵着导演和廖凡的手百感交集,又骄傲又充满崇敬,数次红了眼圈。

水房里灯光很暗,那个女生的头发又披散在脸前,所以秀秀根本看不清楚女生的脸。但是她还是注意到,那女生的头发很脏,沾满了油腻腻的东西,看着很是恶心。

保级那一晚,终于睡个踏实觉

时间回到2000年的夏天,还在念高中的桂纶镁被选角导演发现成为电影《蓝色大门》中的女主角孟克柔,稚嫩素净的面孔和青春的校园成为所有人心头对于夏日的最好诠释。

秀秀不禁感到诧异,怎么还会有这么邋遢的女生呢,真是让人觉得讨厌。

《体坛新视野》:倒数第 2 轮联赛大胜大连一方后,球队提前一轮保级,赛后你哭了?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那女生洗了洗手,缓缓转过身看向秀秀。头发后面发出低沉的声音:同学,你的洗发水能借我用一下吗?

李玮锋:那场比赛之后,可能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但眼睛湿润并不是说我们球队保级成功了,而是这一年来大家都太不容易了,我们所经历的可能是任何球队、任何队员都不曾遇到过的。我从开始踢球到退役,也有过跟随球队一起保级的岁月,也出现过球队欠薪的情况,但像我们这个赛季这样的,还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不过我觉得,你要把它当成一种财富。

好像一个是飘在空中一个是光脚踩在地上,当观众还将桂纶镁视作代表着青春片、代表着文艺女青年时,她却把自己放入了武汉城中村,进入陪泳女刘爱爱的角色里,为自己的夏天增添了不一样的记忆。

不好意思,我没带洗发水。秀秀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她可不愿意跟这么邋遢的女生打交道。

《体坛新视野》:回到家是不是心绪依然难平?

《南方车站的聚会》

女生似乎不愿意放弃,继续说:求求你了,我已经好久没洗过头了!

李玮锋:还是比较平静,因为比较疲惫了,晚上还是先回到家,和家人孩子在一起。那一晚睡的比较早,而且睡的也挺沉。从 10 月 7 日带队到上一轮比赛,这段时间我脑子始终都是在想着球队的事情,包括人员安排、包括训练准备,直到那一晚,终于可以踏实睡一觉了。

更难的,是进入刘爱爱的身体里

你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秀秀突然感到一丝凉气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让她不寒而栗。

《体坛新视野》:这赛季从管理层变身教练组组长,感觉有什么不同?

桂纶镁很委屈也很困惑,到现在她都不确定观众是否能够接受她这样的表演。

那女生抬起湿漉漉的双手撩开面前的头发,缓缓地抬起了头。

李玮锋:我做管理的时候,主要工作就是看队伍在哪个位置有欠缺,在转会期把该引的人引回来,每个赛季有两到三次考试就够了,尤其每个赛季末,更像是一个比较大的考试。不过当上教练后,每周都需要面对一个考试,不管比赛踢好踢坏,那都是一次考试。接手整支球队,首先位置上的变化就会先让人很疲惫,而且,我们是在非常仓促的情况下接手球队的,教练班子一定要搭好,我也和他们说过,我们这个教练班子应该说是全中超人员是最少的,但做的事情真的是蛮多的。还有用人上,我要把最合适的球员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我要和他们讲很多,让他们少犯错误,只有这样才能活下来。

“南方车站”里,桂纶镁饰演周旋于男人之间的陪泳女刘爱爱,导演刁亦男说,这部电影里面有很多湖北的群演,角色又是底层社会一般平常人,如果演员操着普通话会非常违和,说武汉话会帮助电影的质感提升。桂纶镁就提前两个月学习武汉话,要求自己能完全掌握这门语言,即使临时改戏也不会因为语言而阻碍表演。

秀秀瞬间就惊呆了,那哪是一张人的脸啊,青白的皮肤,血红的眼睛,一嘴大獠牙伸到嘴唇外面,上面还带着血丝!

决定接手球队,就是自己和自己斗争

更难的,是进入刘爱爱这个角色的身体里。虽然刁亦男一贯的顺拍方式对演员在情绪和演绎上都有很大帮助,但来自底层社会的刘爱爱和桂纶镁的个人生活相去甚远,她一直找不到诠释的最佳方式。

啊!秀秀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水浸透。

《体坛新视野》:决定接手球队前,有过怎样的考虑?

导演要求演员要有更多的肢体表演而不是心理变化,这对桂纶镁来说又是一次全新的、忐忑不安的尝试。“每场戏只是完成单场想要表达的东西,是点状的不连贯的表演,最后由导演去组装。每场戏都有一个基调和中轴,但绕着这个中轴会有不同的诠释,比如导演会说你这条黑色一点儿,下条棱角少一点儿,用这样的抽象形容词让我在现场表达。”

怎么回事,都一个星期了,每天晚上做噩梦,而且还都是这么恐怖的梦!难道说,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吗!秀秀心中感到非常不安。

李玮锋:就是自己跟自己做斗争,最终做个选择。其实这就是一场赌博,如果球队没有好的结果的话,可能会让自己的名声受损,输掉很多东西。我决定接手球队时,还真没和家里人商量,当我的家人看到我要接球队的消息后,就回来问我,说看到的这个东西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他们说,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其实人都是这样,想拥有好的东西,谁也不想去做一些受累不讨好,甚至背锅的事情,但我觉得我对这支队伍是非常有感情的,当球队有难时,我应该站出来。我是一个非常直接的人,也不需要去逃避什么,尽管外边有很多声音,但只要觉得这件事情是对的,那就要坚持去做。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

看看四周,依然是自己熟悉的宿舍,旁边床上是熟睡的室友丹丹。原来只是一场梦啊,秀秀舒了口气。不过很快,秀秀感到有点儿不对劲,丹丹平时睡觉很轻啊,自己刚才叫那么大声,丹丹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体坛新视野》:你接手球队后,也曾经历过一段很困难的时期,是怎么挺过来的?

电影里,有很多刘爱爱揣着复杂情绪走过街头的场景,桂纶镁在准备角色时花了很长时间在街头巷尾去走动——在筒子楼里住一个星期,亲耳听着居民们的说话方式,在城中村暗黑油腻的巷道里体会单身女子刘爱爱会有的情绪。

算了,也许是丹丹今天太累了吧。

李玮锋:的确,有时候我也很痛苦,每次送孩子去学校的路上,我都会碰到很多人,他们对我们队都非常关心,也会停下车来跟我打招呼,说你一定把球队带好,这支队伍能不能保级?每次听到这些话时,我也在问我自己,到底行不行?我们能不能活下来?就连我妈妈都说我真的是老了。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让心静下来,尤其队员们,很多事情让他们更焦躁。所以我和我们队员说,你们要做的就是把你们该做的事情做好,只要我们这个球队活下来,你们每一个人的价值都会提升。

导演觉得她的身形容易散发大家熟悉的气质,因此不停地提醒她垮点儿,再垮点儿。桂纶镁很委屈也很困惑,觉得自己已经整个贴到地上了,为什么还是表达不出那种垮的感觉。直到拍了一段时间后才从自己设计的鸭子步走路方式和身体姿态里慢慢找到了感觉。到现在她还不确定观众是否能够接受这样的表演,只是觉得这是当时能找到的唯一方式。

第二天,天色依旧阴沉,很黑,就好像天根本没有亮起来一样。下了课,秀秀没有去自习室,因为她觉得有些累,于是就在宿舍里看书。

挽留租借球员,重塑天海铁军

武汉炎夏闷热的天气和焦虑的情绪让她的身体不断发出警信,常常发着烧顶着大太阳拍摄,回想2018年的夏天,“可能就像导演说的,这种对于生命的顽强刚好体现在刘爱爱身上。”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秀秀觉得有些累了,眼皮也开始打架。

《体坛新视野》:队员们没有让你失望吧?

也有无数美好的时刻。

就在她马上要趴下去睡觉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影子在她的余光里一闪而过!

李玮锋:这个赛季,我们很多队员都是租借过来的,我们没有砸钱,也没有更优秀的内外援进来,可以说,这个赛季我们真的是没有任何泡沫的球队,俱乐部花的每一笔钱都是最真实的,而且我也能够感受得到,每一名球员在场上想要为球队全力以赴去拼。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

丹丹,你回来了?秀秀转头一看,没有人,丹丹也没有回来。

《体坛新视野》:对于球队的未来,会有怎样的打算?

整部电影里桂纶镁觉得最美的是船上的情欲戏,和《白日焰火》中跟廖凡在摩天轮上的情欲戏一样,导演将整体风格压到非常干净和理性,桂纶镁没有丝毫犹豫就投入到了感情里。“那场戏很重要,它又不仅仅是表达情欲,它是两个人身体的交织,可是内心活动又非常丰富,好像把自己交给了对方,又好像只是一场交易,蕴含的内容非常多,在演绎过程里很自然地流露出一种复杂性。”

怎么回事啊,是幻觉吗?秀秀振作了一下精神,准备去洗脸。

李玮锋:我想至少留下 4 名租借球员,但这需要你和他们去谈,如果他们 4 个都能留下来,对我们整个队伍的人员构成和年龄结构都是很有好处的。他们几个都是可塑性挺强的球员,但是你要把他们用在他们比较熟悉的位置上。每一个球员在场上都会有一些错误,但是我对他们说过,我允许你们在场上传接球犯错误,但你们的比赛态度,包括一些原则性问题,一定要做好,这时你甚至可以跟他咆哮、拍桌子,这都很正常。

拍完“南方车站”,桂纶镁跟导演开玩笑说,冰冷的冬天和闷热的夏天我们都拍完了,不如像侯麦一样凑齐四季系列吧,下次拍一部秋天的电影,充满秋天雾气的电影。

就在秀秀刚拿起洗脸盆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面前的墙上。抬头一看,那是一个人的影子,荡悠悠浮在半空,而那个人影的脖子上竟然悬着一根绳子!

中国足协今日公布了第二十期B级教练员培训班名单,李玮锋、周海滨、王永珀等人在列。

告别“夏日女友”,让表演回归纯粹

秀秀吓得后退了一步,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后颈碰到了什么东西。冰凉冰凉的,软软的,好像是,人的皮肤!

《体坛新视野》:你要把天海队打造成一支很团结很有战斗力的平民球队?

“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该改变自己对电影的认识,靠近所谓的主流一些。”

秀秀急忙回头看去,但是身后什么都没有,宿舍里空荡荡的。她又回头去看墙上,那影子还在,晃晃悠悠的,分明就是一个上吊的人!

李玮锋:我们这支球队如果还想继续往前走,就要找一些哪怕名气小一点,但在场上能把最好的东西奉献给球队的球员。像我们今年租借过来的这些球员,真的是非常非常好,张成林甚至在受伤后还想着球队,给每一个人发微信。如果还能让我去选择的话,我会把他们都引过来!

去年10月,《蓝色大门》中的重要场景拍摄地师大附中游泳池要拆除,学校请到了桂纶镁和陈柏霖回来做最后一次露天放映。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秀秀的肩膀上,透过余光,秀秀能看到,那是一只苍白的手,手指细长,长长的黑色指甲几乎要扣进她的肉里!

那天晚上桂纶镁在微博上写:“我们曾经在这里度过炎热的夏天,做过最青春的梦,17年后再回到这里,和观众一起,和回忆一起,百感交集。干净的电影,单纯的初衷,青涩的模样。”

啊!秀秀再也控制不住了,拼命挣脱了那只手,想跑出宿舍。

桂纶镁还清楚地记得结束《蓝色大门》拍摄的当天,她从来没有哭得那么伤心过,以为这辈子都再也遇不到剧组这些相处了好几个月的朋友。“当时觉得好难过好难过,不停地在哭。奇怪怎么那时候会有那么天真的想法。”

刚拉开宿舍的门,秀秀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室友丹丹。

“这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作品之一,是我演员之路的开始,甚至是我电影之路的开始,也是因为这部电影我才开始认识我自己,我才开始问关于自己的问题。那时候我才17岁,好像就是跟着所有的体制和期待去前进,因为孟克柔这个角色和易智言导演,打开了我对于人的认识,我好像之前都没有关于一个人既定样子的框架。背负着她很美好,我也期待未来能够有跟孟克柔相同分量的角色出现。我很感谢这部电影,它奠定了我对演员这个职业的尊重和对电影的纯粹热爱,这是我的第一部电影,我现在仍然期待在工作的状态里是饱有纯粹的热爱和尊重的,不把任何一次机会随意运用,我非常尊重我的工作。”桂纶镁说道。

秀秀,你怎么了?丹丹扶住秀秀的肩膀问道。

电影《蓝色大门》

秀秀说了刚才的事情。丹丹笑了笑说:你肯定是太累了,产生幻觉了。

《蓝色大门》承载着很多观众的青春时光,孟克柔的青涩、倔强、执拗、害羞,被桂纶镁演绎得生动真实,其中有她的本色在。

秀秀摇摇头说:不是的,那感觉太真实了,我敢肯定不是幻觉。我怀疑咱们宿舍里有鬼!

同样让她难以忘记的电影,是和刁亦男导演第一次合作的《白日焰火》。在这个剧组桂纶镁度过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也跟固有的形象做了告别,曾经台湾文艺片中的“夏日女朋友”成长为沉默不语又有致命诱惑力的东北“蛇蝎美人”。

你别开玩笑了,莫名其妙怎么会有鬼呢!丹丹不屑地说:你还是早点儿休息吧。

《白日焰火》全程在哈尔滨拍摄,最低气温零下30多摄氏度,片中有个镜头是桂纶镁饰演的吴志贞在冰场滑冰,雪花细细地洒在她的发间,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小颗晶莹的光芒,桂纶镁抬起脸来,是一张冰冷透明的脸,却将无尽复杂的内心也躲藏在背后。在台北生活的桂纶镁形容哈尔滨夜晚的冷,常常令肌肉僵硬,台词都说不出来,可就是让她念念不忘。

虽然不同意丹丹的说法,但是秀秀也知道,这种事情确实让人难以置信,也许刚才真的是自己的幻觉。

电影《白日焰火》

秀秀忍不住又往刚才出现影子的那面墙上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不要紧,那个影子竟然还在!

拍摄期间恰逢其主演的电影《女朋友·男朋友》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从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回到金光熠熠的颁奖礼,桂纶镁很想让自己融入到颁奖礼的氛围中,可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好想回到东北继续拍戏。

丹丹,你看,你看啊!秀秀指着墙上的影子大声说。

“那个时候大部分人拿完奖都会做很多采访,我非常庆幸自己可以回去拍戏,我觉得那是作为演员真正重要的事,又刚好我很热爱这个剧组和角色。”到现在得奖这件事好像都没有落实在桂纶镁的生命里,一直飘浮在半空中,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丹丹看了一眼墙上说:什么都没有啊,你怎么了?丹丹一边说,一边向秀秀看去,可是就看了一眼,瞬间就愣住了。因为她看到在秀秀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脏兮兮的头发把整个脸都遮住了,看不清脸。可是丹丹分明能感觉到,那绝对不是一个人!

“《白日焰火》对我而言真的像廖凡说的,是一次非常幸福的拍摄过程,也是一份大礼,这部电影让我认识了专注热爱电影的工作人员,虽然条件艰苦,经常冻得发疼,但是因为热爱,我们所有人一起很单纯很专心地完成了它。好像没有一点跟利益相关的想法,就是很单纯的艺术创作过程。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该改变自己对电影的认识,靠近所谓的主流一些。可是那时候我发现我碰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发现他们可以花五六年的时间准备一部作品,那时候我知道了,嗯,我可以继续走这条路。”

秀秀,你身后有鬼!丹丹大声叫道。

现在的自己,就像一杯白开水

秀秀急忙回头看去,那女鬼披散的头发中间,隐约能看见一只血红色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秀秀!秀秀马上就认了出来,那正是自己在梦中见过的那个女人!

“很淡,几乎没有味道。但你可能会从看似无味的东西里体会一点点甜、一点点咸,那是要静下心来的。”

两个女孩儿尖叫着往宿舍门外跑去,一直跑到校园里,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才镇定下来。

17岁的时候穿着肥大裤子顶着一头乱发的桂纶镁在西门町换乘捷运,因为和男朋友吵架而臭着脸,却刚好被《蓝色大门》负责选角的副导演一眼看中,从此成了孟克柔。之后在《不能说的秘密》《女朋友·男朋友》等电影里,桂纶镁演过了无数种女学生和文文静静的女孩子。

有鬼啊,救救我们!秀秀朝着人们喊道。

电影《不能说的秘密》

人群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就连远处应该听不到声音的人也停了下来。

电影《女朋友·男朋友》

秀秀,你有没有觉得,这些人有点儿不对劲?

很多观众认识桂纶镁,都是通过《蓝色大门》中的孟克柔、《不能说的秘密》中的路小雨。透明质感的清新角色奠定了桂纶镁在观众眼中代表着青春片、代表着文艺女青年的身份。而与小清新路线截然相反的,是她那些独特甚至有些神经质的角色:《巨额来电》里她饰演反派女骗子,心狠手辣却也有相信爱情的一面;《美好的意外》里她演欧阳娜娜的母亲,没有女演员的矜持和不甘,顶着泡面头教欧阳娜娜如何演哭戏;《龙门飞甲》里画着诡异的文身满脸杀气。

秀秀点了点头,抓紧了丹丹的手。

桂纶镁把这些截然相反又好像全然自洽的角色形容为是比例程度不同的自己。其中都有着相同的东西一直留存。“清新的形象是我过往角色的累积,我很感谢观众因为我的一些角色而留了下来,我其实并没有想要抹去它,但我还是一个好奇心比较重的演员,对于一些大家想不到的角色我还是很感兴趣的。所以我总是说我不太愿意让自己在一个框架里面,我反而期待我的观众跟我一起去冒险,一起去体验全新的角色,像玩耍一样。”由于片量不多,桂纶镁觉得每个角色对她来说都像宝贝一样重要,她花了很长时间去跟她们相处,也不愿刻意去告别每一个角色。

忽然,秀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丹丹的手怎么这么凉,这么软!而且,这感觉,好像很熟悉。对了,就是先前碰到自己后颈的感觉!

当年拍《蓝色大门》中的吻戏全程陪同,跟导演要求只能点到即止、最多拍三条的爸爸,看着女儿把一部一部的作品展现在面前,在某个时间截点里突然发现桂纶镁是真心喜欢表演,也渐渐理解她作出的选择,明白她不是一个没有来由去诠释这样戏份的演员,理解了情欲戏在电影里如此关键的原因,终于变成了现在不需要做过多解释就达成的全然信任。

啊!秀秀急忙松开了丹丹的手,惊恐地看着丹丹。这一看不要紧,秀秀的心差一点儿跳出来!

《蓝色大门》中的台词“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大人”被好多人引用,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桂纶镁说:“我现在还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你不定义自己是大人,就还是会想未来能成为什么样的大人,总是在不同的时期不断询问自己,可能你就会慢慢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丹丹的脸变了,脸变得紫胀,双眼上翻,舌头伸了出来,耷拉在黑紫色的嘴唇上。脖子上还拴着一根绳子。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丹丹,你,你是鬼!

她形容现在自己的状态像一杯白开水,很淡,几乎没有味道——讲到一半忍不住笑场,说“我这样讲自己是不是有点自大哦——可是又对一些人来说是必需的”。

你不也是吗。随着丹丹阴沉的声音,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秀秀身上。

“我还是会顺着性格走,这也会是一种特质吧,倒不是大家既定的一定要特别有味道、某一种味道,你可能会从看似无味的东西里体会一点点甜、一点点咸,那是要静下心来的。”

通过丹丹爆突出来的眼珠子,秀秀看见,自己脸色青白,血红的眼睛突了出来,嘴里的牙歪七扭八,伸到嘴唇外面。

离开角色后,桂纶镁沉浸在安静的状态里,问了自己很多问题,然后在下一次选择的时候有了更接近自己的判断。

周围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诡异的笑容,单薄的身躯渐渐变得虚无,消失在半空中。

新京报记者 李妍

一个星期前,两个小偷溜进女生宿舍楼,刚好选中了秀秀和丹丹的宿舍。两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偷了东西不算,看到两个清秀的姑娘又起了歹心。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结果,两个姑娘拼命反抗惹怒了歹徒,丹丹被活活勒死,而秀秀则被从窗户扔了出去,摔得七孔流血,牙齿七零八落。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歹徒很快被抓住了,因为手段恶劣,被判处极刑。

而秀秀和丹丹,也许是因为心有不甘,忘记了自己死亡那一刻的情境,依旧飘荡在她们熟悉的校园里,重复着心中的恐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