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阅读 >
姨太太丢的玉镯_惊险故事_儿童文学_中国儿童资源网,小妾红砂全无被打死

一、把要饭女人带回家

  一只玉镯,三个疑犯,真正的“盗贼”却始终未曾露面,这起冤案可有昭雪的一天?

图片 1

很多人都看过《神雕侠女》这一桥段吧,那就是小龙女在树林误会杨过的事情发生后,一看手臂山的红砂不见了,这就宣布了她真正的成为了女人。

老爷姓贾,家中万贯家财,花也花不完。然而奇怪的是一直到四十岁的时候,老爷的七太太没有一个给他生养的,别说儿子,连丫头也没有。而这时候老爷的一个丫鬟却怀了孕,那是老爷一次醉酒后无意之作,老爷征求了丫鬟家人的意见,悄悄地把丫鬟纳为自己的第八房姨太。这个第八房姨太也真是争气,不仅为贾家留了后,而且还是一对双胞胎。老爷这个高兴啊,天天看着这一对小宝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中怕化了。

  三姨太的玉镯突然不见了。

  说起我的身份,不免有点儿尴尬。我是周老爷家六姨太的侄儿,当年为了活命,从老家讨饭到省城。

那么这么邪乎的守宫砂是怎么来的呢?

但是还没有出月子,双胞胎中的老大就莫名其妙地死了,连医生电不知道是为什么。老爷哭断了肠,也更加疼爱这老二,并起了一个很贱的名字叫屎蛋。这是当地的一个习俗,名字叫得越贱,越好养活。这个屎蛋身体倒也好,很少生病,壮壮实实地活到了十八岁,可也就在那一年冬天,屎蛋不知道怎么得了麻疯病,老爷真是欲哭无泪,哭天喊地。

  天热,三姨太在院里洗脸。洗脸时玉镯总是碰铜盆,三姨太生怕把玉镯碰坏了,就摘下来放在了石桌上,不想回屋搽香抹粉后再出来时,玉镯却不见了。三姨太怒火万丈,大声叫喊几个丫鬟,吓得两只看家鹅在庭院里转来转去直叫唤。

     我记得当我说出缘由,剩一口气倒在周老爷家的门口后,不知听见哪个好听的声音说,六姨太的穷亲戚找上门来了。

“守宫”是蜥蝎的一种,其实就是咱们现在所知道的壁虎。

老爷让管家张和找遍了最好的大夫,可是大夫们一听是这个病,连上门来诊治的人都没有。就在屎蛋奄奄一息的时候,来了一个游医,声称能包治百病。老爷如获至宝地将他请到家里,谁知游医一听是麻疯病,连门都不敢进,甩袖而去,留下老爷跪在雪地中嚎哭。游医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又转回来说:老爷,要救你儿子,只有一个办法。老爷立即跪在地上对游医不停地磕头,头碰在地上的石子上顿时鲜血直流,染红了一片雪地

  三姨太的玉镯是老爷去云南时专给她买回的缅甸玉镯,夏天戴上,美观又凉血。三姨太已戴了好几年。三姨太说她常在梦中听到玉镯里有响声,天气越热玉镯越朝外散凉气。三姨太把胳膊放在肚子上入睡,肚子就凉凉的,很舒服。三姨太把胳膊放在头顶旁入睡,头就清爽如秋,连蚊虫都不光顾。老爷说三姨太把玉镯戴活了,沾满了人气。据说戴活了的玉镯能救主人一命,有着护身符的作用。可是,玉镯突然不见了,所以三姨太就十分生气,真像丢了护身符一般,双手叉腰,怒目审视着几个丫鬟,恶狠狠地问:“说,是谁偷了我的玉镯?!”

      周老爷心好,让我进府做个厨房伙计。我烧的一手好菜,老爷和太太们都夸我,只是六姨太从来不吃我烧的菜。

图片 2

游医说的办法很简单,只要找一个无病的女子和屎蛋同一次房,病就会传染给那个女子,而屎蛋则会安然无恙,老爷如获至宝地走了。但是全家人又犯愁了,同房就得婚嫁,婚嫁就得找一个女子,可是他儿子这种情况,又有谁愿意呢,老爷走遍了最贫穷的人家,也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

  三姨太房特用三个丫鬟,三个丫鬟各有分工,一个叫秋红,专干粗活,洗衣晒被烧炉子打扫茅房扫地浇花全归她。一个叫秋香,专给太太捏脚捶背掏耳朵打眼儿洗澡搓背修脚什么的。还有一个叫秋菊,是三姨太的贴身丫鬟,穿梭于老爷与太太之间传递信息,另外还负责三姨太的膳食安排铺床叠被以及外出陪同等事项。这三个丫鬟全是三姨太被老爷从城里买来之后专配的。三姨太原来是城里的一个歌女,老爷看中了,就花大钱将她买了回来。三姨太说她最喜欢秋色,所以她就亲自给三个丫鬟命名为秋红、秋香和秋菊。

     她也不许我叫她姑姑,不叫就不叫呗,反正府里的人谁不知道。以前掌勺的老师傅见到我,就拿着铁勺敲我脑袋,笑着对我说,“臭要饭的,你抢了老子的饭碗不说你还装可怜,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乡下土包子,不许找你那个六姨太说理去,你这个狗娘养的小杂种!”

在古代有这样一个记载,那就是喂壁虎吃朱砂,然后其颜色就会通体发红。如果这个样子喂上个7年,则是上品。然后人们将其捣烂制成守宫砂,这个颜色很深取一些滴在少女手臂上则代表着一种象征,只有当女孩子洞房花烛夜过后才会消失。

正在老爷一家走投无路的时候,来了一个要饭的女子,一身脏兮兮的,十六七岁的样子,好像神经有一点儿毛病,老爷眼前一亮,将这个要饭的女人带回家了。

  三姨太见没人回答便开始挨个儿审问,先问秋红,秋红说不知道;又问秋香,秋香已经吓哭了;最后问秋菊,秋菊说我只见你将玉镯放在了石桌上,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三姨太又问这个当儿来人了没有,三个丫鬟异口同声地回答说没有。三姨太面色发青地说:“这就奇怪了,外面没来人,你们又没偷,难道那玉镯自个儿有腿?找,给我找!找不到玉镯你们哪个也别想安生!”

     府里的丫环伙计出来看热闹,他乘势说的越来越起劲,脸红脖子粗,唾沫横飞,一双开缝露出大拇指的假皮鞋狠狠地朝我踢过来。

在宋朝的时候守宫砂则兴起达到了鼎盛。

吴妈给她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连简单的仪式也来不及举行,老爷就让屎蛋和她同了房,老爷在门口守了一夜,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门开了,屎蛋露出头说我想喝粥。

  三个丫鬟如遇猫的小老鼠一般开始在院子里寻找。三姨太坐在藤椅里,长长短短地出硬气,浑身都像是朝外冒着火。

     我从他胯下使劲力气露出头来向那个有着好听声音的丫环求救,周围的人看着她哄笑。

这个时候有一个叫林宓的人,因为腰缠万贯也就买了一个在京城的官职,但是家中几房太太怎么能够监视他们呢?于是他的好友给他出了个主意,说有一种叫守宫砂的可以监视,于是将几个太太都给点上了。

那个救了屎蛋命的女人第二天就死了,老爷把她厚葬在他们家后面的一座山上,找了一块很隐蔽的地方埋了,没有坟牌,老爷每年都要去看看,并烧很多很多的纸钱。

  三个丫鬟找遍了小四合院的角角落落,没找到。

     她“呸”地一声,也踩我几脚泄愤,恶狠狠地骂我,“滚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林宓去做官后,几房太太就开始闹起了矛盾,全部针对五姨太。因为五姨太最漂亮,人有小。而这个五姨太也本来不愿意嫁给林宓的,只不过形势所迫才身不由己。

二、猫狗接连失踪

  三个丫鬟胆战心惊地来到三姨太面前,不敢说一句话。

     我知道周府的下人也讨厌我,哥哥嫂子赶我出来的时候也让我滚蛋。

图片 3

这天,老爷刚从那个女人的坟前回来,管家张和就慌慌张张地跑来,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老爷见后说:张和,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干吗吞吞吐吐的?

  三姨太丢失了玉镯的事惊动了老爷。老爷来到三姨太的住所,简单地问了问情况,接着目光就凶狠起来。老爷把凶狠的目光转向三个丫鬟,三个丫鬟顿时白了脸色。老爷说对偷儿怎能如此善良,要审,要动家法!

     他们笑嘻嘻离开后,我拍拍身上的灰就到厨房生火去了。

这四房姨太都很在乎这个守宫砂,只有五姨太一点不在乎天天用水洗,还别说真给洗掉了。

老爷,大太太的金巴狗不见了。张管家说。

  老爷一声令下,窜出来几个打手,当即就把三个丫鬟全绑了。三个打手同时拿起了皮鞭,扬得很高。

     爹走得早,娘总是在灯下抹着眼泪对大哥说,家里的活她干,少吃一点也行,不要让我饿肚子。

后来老爷回来了,听见五姨太的手上守宫砂没有了,先来一顿暴打在逼问,在五姨太寿委屈的情况下死活不说,最后被活活打死。

找了么?老爷问管家。

  老爷说:“慢!现在你们自招或检举出谁偷了玉镯,还可以不受皮肉之苦。”

     娘总说,傻孩子,你哥哥嫂嫂打你是为你好,不要惹他们生气,不要让任何人生气。

承办的官员听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后,立马找来一只壁虎放在其余几位太太的手臂上,不一会就把守宫砂给吃掉了,林宓看见后大吃一惊深知冤枉了五姨太。

管家说:家里都找了,附近还没有找张管家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三个丫鬟茫然地互望一眼,没一个人说话。

     周府的人让我有饭吃,让我有衣穿,我不惹他们生气,就像娘说的,他们都是好人,他们打我都是为了我。

图片 4

怎么了,张和,有什么事?找不到算了,我本来就不喜欢什么猫啊狗啊的,可是大太太偏喜欢,她养了狗,二太太就养了猫,三太太就养了一只小白兔,这可好,我们家快成动物园了!老爷说着心里就有点儿烦,这两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心神不宁,想想好像不该对张和说这些,于是老爷又说道:算了,再找找,找不到了给大太太再买一个,一个小狗有什么!

  只见老爷一挥手,皮鞭就同雨点儿般落在了三个女孩儿身上。鞭落之处,一会儿便渗出了血。

   我也不想给六太太惹麻烦,她也是个好人,她有时还会问哥哥嫂嫂好不好,爷爷留下来的房子还在不在。

其实这个守宫砂是不能鉴定已婚女人的。就算是处子,这个守宫砂本是外来之物,怎么可能鉴定呢?只不过是当时的人拿少女做试验以讹传讹罢了,后来电视剧采用了这个桥段所以才让大家误解。

是,老爷。张管家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退了出去。

  三个丫鬟同时呼喊冤枉。

   我努力地烧菜,跪在地上擦地板,扫院子,洗老爷太太们换洗下的衣服。做一切我需要做的还有我不需要做的事。

今天张和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老爷想。

  打了一阵,老爷又喊停,然后又命三个打手拿出了小刀儿和黑墨。

    我只有跟六太太一样的姓,却没有名字。府里的人变着法儿叫我,穷要饭的,贱骨头,我都答应,随他们高兴叫去。

第二天早上,老爷正坐在厅里喝茶,张和进来了,老爷

  老爷望了望三个遍体鳞伤的丫鬟说:“如果你们都不说,就在你们脸上刻一条小蛇,从左脸到右脸,让你们永远也洗不清!”

    老爷太太们为了我的名字也是日夜地愁。乡下人命贱,名字不能起的正派,会给家里惹祸端。最后老爷一拍大腿,当即决定就叫狗杂种,我乐呵地答应,老爷太太们笑的更厉害了,这会儿连六太太也忍不住笑起来。

什么事?老爷很奇怪,这么早,张和有什么重要的事?

  三个丫鬟一下被吓昏了过去。

     我挺高兴的,因为我叫狗杂种,只要有人提起这个名字,大家都知道会是我。他们会说,狗杂种,你抢了我们的活害得太太老爷不待见我们。狗杂种!你个狗娘养的贱骨头。

老爷,咱们家门口的那条狗不见了。张和又来了。

  三姨太毕竟是女人,觉得因一只玉镯闹成这样有点过了,便对老爷说:“算啦,全把她们给辞了算了!”

     府里伙计在外面喝大酒时,我跺着脚笑嘻嘻地在外面等着,捏着我的领子,“狗杂种,不许告诉老爷太太,不然打断你的狗腿。”我乐呵呵地点头,他们相互嘻笑,揪着我细长垂到屁股的辫子。

老爷更奇隆了:狗不见了买一条就行了,这么早来就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老爷望了三姨太一眼,朝打手们挥了一下手。

     街上也热闹起来,有军官拿着刺刀腰间配着手枪大摇大摆地走进县上最大的酒馆,曾经踢过我的老板点头哈腰仿佛要把身子弯成九十度。

可是,可是张管家又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第二天,秋红秋香秋菊就一同走出了那座深宅大院。

     老爷家出事的时候,府里所有人都像没了魂一样,每个人见到我总是拍拍我的脸,“狗杂种啊!我们的太平日子到头了啊!狗杂种!”

张和,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不怪你。老爷说道。

  三个丫鬟相互搀扶着走到偏僻处,秋红说:“姐妹们,现在打也挨了,也被主人家赶了出来,是谁偷了那玉镯,说出来吧!”

     看着门外包围的大兵,我不由地蹲在老爷的门槛上大声哭嚷,“狗杂种啊!我们的太平日子到头了啊!”

老爷,这一个月来,咱们宅院有一点怪,先是三太太的小白兔不见了,然太太的猫也不见了,再后来是大太太的狗也不见了,再后来,看门的大狗也不见了,后来,发现它们都死了张管家说到这儿嘴唇发颤,满脸的恐怖。老爷看到一贯沉稳的张和这副惊慌的样子,气从心来,训斥道:什么大不了的事,一大早就这么慌慌张张的!不过是畜生罢了,买几个就是了!

  秋香和秋菊都摇了摇头,然后对天发誓,说是若偷了玉镯,天打五雷轰。秋红见她们不像撒谎,就很奇怪地说:“这就怪了,咱们都没偷,又到处找不到,玉镯到底弄哪去了呢?”

     老爷听后气极不过老爷踹了我一脚,让我吃了一嘴沙子,“狗杂种,你这个丧门星,你要太平日子就给老子滚蛋!”

可是,老爷,今天下人发现它们都在那个地方,就是那个坟前,排列得很整齐,但是却全死了,而尸体这么多天了却依然完好无损。张和抑制住自己的恐惧说完了这些话。

     老爷也不喜欢我了,我爬起来收拾了一床烂褥子,向众人告别,可也没有人好好地听我说再见,六太太也是。

就是那个坟?老爷眼神空空的。

    我留恋地看着身后,慢腾腾地跨出大门,一群穿着学生制服的少爷小姐反手捆住我的胳膊,拿把大剪刀咔嚓一声,陪了我三十年的辫子应声落地。

是,老爷。张和说。

   我两眼泪汪汪地拾起,颤抖地看着我的老伙伴,一个魁梧的大兵拦住我,他上下打量,“哎!傻子,你给你有钱的老爷做了这么多天活,他连一文钱都没给你?”

是她来寻仇了么老爷喃喃说道。

  我狠狠地瞪着他甩开他的手,扯开我的嗓门,连身体也颤抖开来,“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这辈子就叫狗杂种。”

没有人回答,外面的阳光射进了屋里,射在老爷身上,老爷依旧坐在躺椅中,陷入回忆。

     这是我记忆中说过的最硬气的一句话。

如果喜欢就去看看我的其他文章吧,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