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阅读 >
明清家具交易已成为为重头戏,古典家具

从老家具到西式沙发,再由西式沙发到老家具,著名作家海岩有一句很精辟的话:“我饿急了的情况下,把大米饭排在第一位,吃饱了,喝足了,再想审美的时候,再想文化的时候,再想享受的时候,黄花梨木最让我激动。”

图片 1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古斯塔夫艾克出版的第一部介绍 中国古典家具的著作《明代黄花梨家具图考》,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使人们开始意识到我们祖先留下的这份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书中的图片所反映出来的中国古代工匠的技艺,令国内外不少专家学者叹为观止。亚洲特别是港台地区的明清家具收藏,到1985年 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珍赏》出版后,才引起港台收藏家大量涌入内地搜觅明清家具。当时大陆根本没有 古典家具市场,大陆的古玩商们也不清楚古典家具在国际上的价格。港台收藏家开出的价码,极大地激发了大陆家具商的热情。他们深入到江、晋、冀、陕等省的城乡,到每一间旧宅老屋内搜寻,以极低的价格搬走黄花梨、 红木、乌木、 鸡翅木等明清家具,从而使明清家具的价格暴涨了近10倍。在古董家具外流的高潮中,国内的收藏家也开始了古典家具的收藏。首先吸引国人的是迅速上升的价格,收藏古董家具除了保值,还使人感受到了明清家具的艺术魅力。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明清家具的交易已成为古玩买卖中的重头戏。

曾因西式沙发而被遗忘了的硬木老家具,如今不仅重新登堂入室,更是有涨无跌的收藏投资。在海内外拍卖市场上,明清家具屡屡成为天价的制造者。收藏,很大程度上成为一种资金财力的角逐。以至于目前价格尚低的仿古家具也成为人们感受文化的替代品。即便如此,珍贵原料也在告急,为了收购散旧海南黄花梨木家什,北京某家具厂商拿出了整盒的金条。“你付出了金钱,得到的是文化,还有更多的回报。”资深藏家对此见怪不怪。

黄花梨木的纹路如行云流水,紫檀木的深沉耐人寻味,用它们做成家具就可以让全世界趋之若鹜。

20世纪50年代王世襄等专家参与、制定了关于紫檀、黄花梨等明式家具不得出口的法律规定。1985年家具外流高潮时,王先生再一次向文物部门呼吁,但家具商贩完全无视此规定。一件紫檀条桌在海外拍卖价高达32.5万美元,相当于270万人民币。海内外价格间的差距,已无法阻止中国古典家具的外流。1985年后,市场偏好苏作、广作、京作的明式家具,至80年代末由于市场 硬木家具货源减少,江苏、安徽、浙江、山西以及福建泉州、厦门的明式柴木家具,成为向外倾销的主要对象。至90年代初这类极具中国民俗风味的 民间家具开始走入纽约、伦敦、香港等地的国际拍卖行,约占每场拍卖古董家具的30%以上。台湾古典家具商在大陆设厂收货修复,拉回台湾后举办专业讲座,煸情促销。台湾人开始讲求陈设古董家具,显露出中国人对自己民族艺术的理解。

墙内开花墙外香

本报记者 于 娜

一些专家指出,在各种传统收藏品中,如中国书画、陶瓷、古玩等价格高居不下的情况下,明清家具仍与国际市场的价格存在着巨大的差额,未来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应是颇具潜力的投资项目。有人估算过,明清家具的年升值率约为20%左右,说明了明清家具的收藏确实具有很大的升值潜力,收藏明清家具是一种很有前景的保值投资行为。

在北京潘家园、高碑店的旧货市场,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些外国人对中国的老家具极为推崇,旧桌子、旧椅子被他们整车拉走。而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国内,多数人还从来没有把家里的老家具当件古董看。“当时的北京硬木家具厂曾经推销他们收藏的古典家具珍品,竟然无人问津。”搞了十几年家具收藏的王志勇一脸遗憾地说。

从老家具到西式沙发,再由西式沙发到老家具,著名作家海岩有一句很精辟的话:“我饿急了的情况下,把大米饭排在第一位,吃饱了,喝足了,再想审美的时候,再想文化的时候,再想享受的时候,黄花梨木最让我激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民间留存的古旧明清家具将会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资源匮乏的现实也就越来越难满足收藏者们的强烈愿望。在这种大趋势下,人们就会退而求其次,自然而然地将眼光转向可遇可求的 仿古家具,尤其钟情于那些选料精良、做工精细、形神兼备的仿古家具精品,因为无论就其珍稀名贵木材的价值,还是其艺术价值都具有增值的潜力。

此时国外研究中国古典家具正如火如荼,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写的一本《中国黄花梨家具图考》,让中国古典家具的优雅纯美引起世界轰动,不少外国人在这本书的引导下来中国寻找古典家具,在他们眼中黄花梨就是东方的神秘宝藏。

曾因西式沙发而被遗忘了的硬木老家具,如今不仅重新登堂入室,更是有涨无跌的收藏投资。在海内外拍卖市场上,明清家具屡屡成为天价的制造者。收藏,很大程度上成为一种资金财力的角逐。以至于目前价格尚低的仿古家具也成为人们感受文化的替代品。即便如此,珍贵原料也在告急,为了收购散旧海南黄花梨木家什,北京某家具厂商拿出了整盒的金条。“你付出了金钱,得到的是文化,还有更多的回报。”资深藏家对此见怪不怪。墙内开花墙外香 在北京潘家园、高碑店的旧货市场,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些外国人对中国的老家具极为推崇,旧桌子、旧椅子被他们整车拉走。而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国内,多数人还从来没有把家里的老家具当件古董看。“当时的北京硬木家具厂曾经推销他们收藏的古典家具珍品,竟然无人问津。”搞了十几年家具收藏的王志勇一脸遗憾地说。 此时国外研究中国古典家具正如火如荼,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写的一本《中国黄花梨家具图考》,让中国古典家具的优雅纯美引起世界轰动,不少外国人在这本书的引导下来中国寻找古典家具,在他们眼中黄花梨就是东方的神秘宝藏。 “西方一本接一本地介绍明清家具,好东西也一件件地被买走了不少。”王志勇说,不单是明清家具,当时国内对古玩、艺术品、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识似乎还在沉睡之中。直到1985年,文物鉴赏家、收藏家王世襄的一本《明式家具珍赏》问世,国内的古典家具收藏才开始萌芽,这本书也被公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很多玩家具的人都是看着这本书开始收藏的,就像启蒙教科书一样。” 随后,先知先觉的港台收藏家大量拥入内地搜罗明清家具,他们开出的价钱,让内地的家具商既惊讶又兴奋,他们走街串巷廉价收走黄花梨、红木、乌木的老家具。 短短两三年内,明清家具的价格暴涨了近10倍。1996年9月,纽约举行了一场中国古董家具拍卖会,上拍的107件中国明清家具,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竞拍,全部成交,其中价位最高的是一件1000万元的明式黄花梨大座椅。 两轮古董家具外流的高潮,也刺激了国内的收藏者,他们被古典家具升值吸引的同时,对明清家具的艺术魅力开始有所认知。“更多的老家具都是从地摊上、农民家里收来的,拍卖会上反而很少有好东西。”王志勇说,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北京、上海、广州的各式古玩旧货市场上,老家具已经占据了买卖中的重头戏。 “明清家具与瓷器、青铜器,是能够立足于世界的中国艺术品。”上海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认为,明清是中国传统家具制造业的巅峰时期,有的家具比纯粹的工艺品更值得收藏者珍爱和研究。但他觉得,与西方藏家不遗余力相比,国内对古典家具的吸纳力仍有距离,拍卖价格也与国际市场的价格存在较大差距。每用一天都在升值 不管爱藏品多么如命的收藏者,一把黄花梨的椅子他还是不吝惜地让你坐。“黄花梨、紫檀这些老的名贵木材做的家具,是用一天价值升一天!”王志勇认为这并不是夸张。不仅是因为珍贵木材的价格在涨,而且它们是通人气的,人老坐、老摸,会有皮壳、包浆出来,而且会越摸越亮,越有灵气。 制作于百年之前的古典家具,能完整流传下来的已不多,加上“文革”时期破“四旧”等运动的影响,存世量非常有限。从公开的拍卖成交价格来看,明清古典家具每年大约有20%的增幅,2004年北京翰海秋季拍卖会上,一件清初黄花梨雕云龙纹四件柜,成交价达到1100万元,刷新了中国内地古典家具的最高价。 在收藏界也有这样一个说法:“一黄”、“二黑”、“三红”、“四白”。黄即黄花梨,黑即紫檀木,红即老红木、鸡翅木、铁力木、花梨木等,白即楠木、榉木、樟木、松木等其他材质的木材。前三种家具均为硬木家具,在古代是达官贵族才使用得起的家具,后几种材质的家具多为民间百姓人家使用。 全中国只有海南出产黄花梨,由于明清以来的大量采伐,已经成材的海南黄花梨在清代就已经枯竭。王志勇说,因黄花梨家具价格一直在飙升,有些人就拿老挝、越南的黄花梨充斥进来,它们的颜色、花纹跟海南黄花梨极其相像,但价格却要差上十万八千里,很多老藏家都曾因此败走麦城。 “在今天所能看到的传世黄花梨木家具中,明代家具占据了绝大多数,紫檀木则是明及清前期制作考究的家具常常选用的木材。”王志勇说这已成为了家具鉴定界的一种共识。“不过,收藏者在市场上碰到硬木包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清中期以后,由于紫檀木已不易得到,很少再采用紫檀大料制作家具。多数家具主要采用硬木包镶,即家具内芯以杂木做骨架,外层表皮则贴上一层硬木薄板。 明清家具一件难求,名贵木材的仿古家具成为“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如果能够淘到老料新做的珍贵木材家具,那是再幸运不过的了,现在是新的,你再用上个二三十年,自然也是老的了。”吴少华认为,仿古家具中的一些精品,收藏价值也很高。1999年,中国嘉德推出了由文物收藏家田家青设计并监制的6件“明韵”家具,结果全部成交,一对紫檀圈椅拍出了13.2万元。这次“明韵”家具的拍卖成功,向人们显示出了当代仿古家具的潜力。价值回归传统文化 从老家具到西式沙发,再由西式沙发到老家具,著名作家海岩有一句很精辟的话:“我饿急了的情况下,把大米饭排在第一位,吃饱了,喝足了,再想审美的时候,再想文化的时候,再想享受的时候,黄花梨木最让我激动。” “内地第一女富豪”陈丽华,斥资2亿元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紫檀博物馆,她几乎买空了东南亚名贵的紫檀木,邀请全国700名著名工匠仿制和修复1000余件价值昂贵的紫檀家具,为的就是完成恢复中国紫檀工艺的梦想。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的观复博物馆里,各式明清家具叹为观止。他认为,人们对于那些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的、缺乏个性的家具已经渐渐丧失兴趣,转而向过去的时代寻求完美。中国古典家具在拍卖市场的骄人成绩,无疑显示出文化对于古玩的价值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收藏界对艺术性高的厅堂家具和书斋家具最为推崇。“由于读书人的参与,使它们的文化气息十分浓厚,艺术价值也更高。”在吴少华看来,在材质背后的工艺和文化也同样重要,不论苏式的淡雅、广式的浓妆、京式的辉煌、晋式的古朴,古典家具最终还是一种文化的载体。

概述

“西方一本接一本地介绍明清家具,好东西也一件件地被买走了不少。”王志勇说,不单是明清家具,当时国内对古玩、艺术品、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识似乎还在沉睡之中。直到1985年,文物鉴赏家、收藏家王世襄的一本《明式家具珍赏》问世,国内的古典家具收藏才开始萌芽,这本书也被公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很多玩家具的人都是看着这本书开始收藏的,就像启蒙教科书一样。”

专家点评

明式家具与 清式家具的区分主要根据作品的风格、形式和水平。一般以清代乾隆为界。明代和盛清以前大致皆可纳入为明式。清式则指乾隆以后直到清末民初。明式与清式相比,水平更高。明式家具之造型完美、格调典雅、装饰得体、工艺技术精良,是历史上其他时代无法比拟的。明式家具继承了宋元的优秀成果。明代中期以后,社会经济高度发展,并出现了 资本主义萌芽,城市空前繁荣,市民文化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家具艺术的发展得到了巨大的推动力。清初国家尚未大定,无暇顾及艺术,经济也有待恢复。到了康熙时期,军事上、政治上都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百业待兴,焦点已转移到经济的发展。随着政权的进一步巩固和强化,文化方面明显出现了满汉合流的趋势,家具艺术也才能够在明代已取得的高度成就上继续发展。清初家具带有浓厚的明式家具特点,仍具有很高的水平和 美学价值,精品众多。乾隆时,家具得到了上层的推动而加速发展,一方面根据统治阶层的趣味而创新,同时渗入了西方的某些因素,大大丰富了中国 家具史的内容。 现代北京宫殿和皇家园林中还保存不少这时期的作品,可谓佳作纷呈,目不暇接。

随后,先知先觉的港台收藏家大量拥入内地搜罗明清家具,他们开出的价钱,让内地的家具商既惊讶又兴奋,他们走街串巷廉价收走黄花梨、红木、乌木的老家具。

上海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 古典家具一般是说明清两代的硬木家具,明式家具是指明朝及清朝前期制作的家具,因为清初的家具在形式上仍然继承了明式风格,在结构上没有多大差别,因此统称为“明式家具”。清式家具则是指清乾隆以后制作的家具。而仿明家具是当代新仿的家具。收藏者首先要把几个概念弄清楚。 现在收藏古典家具,我觉得起步不要太高,不一定要追求材质的稀缺性,大家都要买黄花梨,哪有那么多呀,上当受骗的人往往就是买那些珍贵材质的。富有文化气息的榉木、榆木等其他材质的明清书房家具,值得关注。 使用装饰工艺,制作精致的仿古家具,材质好、工艺好又是传统器型的也值得收藏。但最好选择小作坊生产,由师傅带徒弟,用传统工艺慢工出细活,这样的仿古家具是那些厂家批量生产、机器加工所不能相提并论的。 对于普通收藏者而言,家具体积大,收藏不在乎多,因为家里的空间有限,应着重选择完整性好的家具。

明式家具

短短两三年内,明清家具的价格暴涨了近10倍。1996年9月,纽约举行了一场中国古董家具拍卖会,上拍的107件中国明清家具,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竞拍,全部成交,其中价位最高的是一件1000万元的明式黄花梨大座椅。

明代是中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黄金时期.明式家具多采用硬木,以 黄花梨,紫檀木最为常见.结构采用小结构拼接,使用 榫卯,造型上注重功能的合理性与多样性,既要符合人的生理特点,又富贵典雅,是艺术与实用的结合,明式家具极少漆,也没有过多的装饰,突出木色纹理,体现材质美,形成清新雅致,明快简约的风格。明式家具质朴简洁、豪放规整, 清代家具工艺精湛、雍容典雅。 明式家具以 黄花梨木为主,极少使用其他木材。而黄花梨木家具,又以桌椅、橱柜较多,没有镶嵌和雕镂,只有极少雕刻。明末清初由于黄花梨木匮乏而改用紫檀木加工制作。紫檀木家具大件甚少,木材宽一般不过八寸,木材材质好,雕刻的较少,不做镶嵌。据行家介绍,紫檀木木种就有十几种,根据不同的材质,其价格差别较大,最昂贵的为金星紫檀。

两轮古董家具外流的高潮,也刺激了国内的收藏者,他们被古典家具升值吸引的同时,对明清家具的艺术魅力开始有所认知。“更多的老家具都是从地摊上、农民家里收来的,拍卖会上反而很少有好东西。”王志勇说,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北京、上海、广州的各式古玩旧货市场上,老家具已经占据了买卖中的重头戏。

清代家具

“明清家具与瓷器、青铜器,是能够立足于世界的中国艺术品。”上海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认为,明清是中国传统家具制造业的巅峰时期,有的家具比纯粹的工艺品更值得收藏者珍爱和研究。但他觉得,与西方藏家不遗余力相比,国内对古典家具的吸纳力仍有距离,拍卖价格也与国际市场的价格存在较大差距。

清代家具与明代家具不同,大体来说明式简约,清代繁琐;明式的造型取胜,清式装饰见长。清中期以后逐渐使用鸡翅木、酸枝木、铁力木、花梨木等,而新家具大多是用酸枝木和红木作材料。酸枝木家具,大件较多,雕刻花样多,嵌玉和牙、石、木、螺、景泰蓝等。花梨木家具也多雕刻、多镶嵌,并且近代产品多。明及清前期的家具式样纷呈,常有变化。明朝在造型上设计出了 圈椅、四出头官帽椅、圆角柜、大画案等。清朝在延续了明家具风格的基础上,又设计出了特有的家具,如红木福寿如意太师椅、炫琴案、紫檀圆凳、钉绣墩等家具。

每用一天都在升值

当地时间3月17日,纽约佳士得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首场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槌,当晚57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达到 61,107,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81亿元)。整场拍卖价格最高的是41号拍品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以96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6011万元)成交,成交价超最低估价12倍之多,创黄花梨家具拍卖的世界纪录,买家为中国藏家。3月18日,安思远珍藏系列拍卖的第二场中国家具、文玩及书画也已结束,总成交额达到39,137,625美元(约合人民币2.43亿元),近80件明清家具也悉数成交、斩获佳绩。

不管爱藏品多么如命的收藏者,一把黄花梨的椅子他还是不吝惜地让你坐。“黄花梨、紫檀这些老的名贵木材做的家具,是用一天价值升一天!”王志勇认为这并不是夸张。不仅是因为珍贵木材的价格在涨,而且它们是通人气的,人老坐、老摸,会有皮壳、包浆出来,而且会越摸越亮,越有灵气。

安思远涉猎甚广,中国家具虽只是其众多收藏品项之一,却与他颇具渊源。因为在明式家具收藏研究上的建树,安思远被人称为明朝之王,与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一西一中,树立起了中国明式家具研究的两面旗帜。1970年,他以《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一书一鸣惊人,随后更参与建立纽约大都会美术博物馆的阿斯特中国庭园。该园于1981年开幕,其中的家具皆由安思远提供;家具的选择、风格与陈列方式启迪无数访客,至今尤然。

制作于百年之前的古典家具,能完整流传下来的已不多,加上“文革”时期破“四旧”等运动的影响,存世量非常有限。从公开的拍卖成交价格来看,明清古典家具每年大约有20%的增幅,2004年北京翰海秋季拍卖会上,一件清初黄花梨雕云龙纹四件柜,成交价达到1100万元,刷新了中国内地古典家具的最高价。

在收藏界也有这样一个说法:“一黄”、“二黑”、“三红”、“四白”。黄即黄花梨,黑即紫檀木,红即老红木、鸡翅木、铁力木、花梨木等,白即楠木、榉木、樟木、松木等其他材质的木材。前三种家具均为硬木家具,在古代是达官贵族才使用得起的家具,后几种材质的家具多为民间百姓人家使用。

全中国只有海南出产黄花梨,由于明清以来的大量采伐,已经成材的海南黄花梨在清代就已经枯竭。王志勇说,因黄花梨家具价格一直在飙升,有些人就拿老挝、越南的黄花梨充斥进来,它们的颜色、花纹跟海南黄花梨极其相像,但价格却要差上十万八千里,很多老藏家都曾因此败走麦城。

相关文章: 盛世兴收藏:广东吴川发烧友藏玉过千件 北大考古馆:盛世兴收藏 收藏沉睡的生命 前世今生老家具:收藏有门道 专家教你淘 黄杨木雕:民间收藏的新宠

第1页第2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