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阅读 >
逆冬而行,民俗节庆重构与乡村社会治理

摘要:乡村旅游语境中的民俗节庆融入了时代精神,是

婺源的篁岭,隐藏在石耳山脉一座峰顶的皱褶里,月牙形的山坳中,一个古老而美丽的村庄,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你的视线。

篁岭景区,地处婺源县江湾镇东南7公里的石耳山脉,面积5平方公里。由索道空中揽胜、村落天街访古、梯田花海寻芳及乡风民俗拾趣等组合成一个美丽乡村的童话。

  乡风文明建设强调的是以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为依托,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传承乡村特有的传统美德和善行,以富有时代气息的村落历史文化为资源来打造美丽乡村。文明乡风建设侧重于农村精神文明,包括文化、风俗、法制、社会治安等诸多方面,属于五位一体的综合性发展过程。在文明乡风建设过程中,传统的乡规民约具有突出的位置和作用。

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篁岭“晒秋节”作为婺源一张金字名片,其旅游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日益凸显,在展示其文化传统、独特魅力的同时,也促进了旅游发展、凝聚了古村人心、推进了社会稳定。篁岭“晒秋节”的重构,多重社会力量参与其中,既传承了民俗文化,又促进了旅游发展,也是乡村社会治理的一种有益探索。关键词:篁岭;晒秋节;民俗节庆;乡村社会治理一、引言对于乡村社会治理,学界一直以来更关注其制度文化,对于民俗文化在其中所承担的角色、价值关注并不多。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复兴思潮的泛起,学界开始重新审视其价值、影响。在乡规民约社会治理研究方面,余治平认为古代社会中国人伦秩序井然,依托于儒家乡规民约的教化作用。黄霞认为应挖掘传统乡规民约基层社会治理价值,克服其固有缺陷,促成其现代价值转换。马敬以西北民族地区村规民约为例,认为其是当地村民实行基层自治的重要规范依据,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应对其进行批判吸收。杨亮军对《吕氏乡约》、王雅克、李建军与陈华森对《南赣乡约》、于笛与宁欣对《沙堤乡约》等社会治理思想及其作用进行了探讨。在民俗节庆社会治理研究方面,岳永逸以1930年代北平北郊的青苗会为例,认为其具有保卫一定地界范围内群体成员生命财产安全、对外交际和兴办学校等多种功能,蕴含与时俱进的地方化的社会治理机制。农淑英以桂西南壮族乡村的“三月三”节俗为例,认为其节日模式、道德评价、文化认同及交往交流等要素在维系乡村社会和谐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有助于推动乡村社会走向善治。李晓通、冯强与李开文以西南跨境少数民族传统节日体育文化为例,认为其具有重要的边疆治理辅助价值。在民俗文化社会治理方面,学者虽然重点不是谈社会治理,但也对其在社会和谐价值方面做了不少探索。尚会鹏以开封市西村为例,探讨了中原地区生育婚俗对今天的影响。蓝希琳、罗琼探讨了赣南客家婚俗的社会文化价值及其现实意义。梁剑青以佛山春节食俗为例,探讨了佛山春节食俗的诸多社会和谐价值。在民俗文化社会价值探讨方面,万建中关注更多,在《民俗文化与和谐社会》《论民俗规范功能的历史与现实》《民俗与基本社会秩序维系》等文中深入探讨了民俗文化、民间文学在维持社会秩序、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存进社会和谐的重大作用。 综上,学界对民俗文化与社会治理的相关研究还不够深入,对民俗节庆社会治理的研究更为薄弱,没有深入探究民俗节庆在社会治理中所承担的角色、价值及其与后者的关联,也没有深入探究其治理结构构成及其对乡村社会治理的影响,因此,笔者拟从民俗节庆的视角,以婺源篁岭“晒秋节”为个案,旨在探讨民俗节庆与社会治理的关联性、社会治理结构及民俗节庆在社会治理过程中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二、民俗文化的乡村社会治理功能什么是民俗?钟敬文认为:“民俗,即民间风俗,指一个国家或民族中广大民众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1]民俗是一种生活文化,是一定区域民众在一定时空中传承发展而来,延展到民俗文化,故民俗文化则具有群体性、区域性、历史性、传承性等特征。在功能价值方面,民俗文化具有教化功能、规范功能、调节功能、维系功能,因其具有广泛的群众性,故而成为观民心向背、察政治得失的导航仪和风向标。在古代社会,民俗是重要的社会治理资源,早在先秦时期就有“采诗观风”的制度,作为一种补遗式的正式制度而存在。可见,古人对于民俗、风俗重大政治价值、社会价值有清晰认知。南宋诗人、文学家楼钥在其《攻媿集•论风俗纪纲》中高度评价了风俗的重大价值:“国家之气,全在风俗;风俗之本,实系纪纲。”[2]清人黄中坚也将“无足轻重”的民俗与国家安危相系,“天下之事,有视之若无关于重轻,而实为安危存亡所寄者,风俗是也”[3]。也就是说,定位民俗,可以说其事虽小但实不小,从小的方面来说,民俗涉及的都是基层社会民众的生活小事、甚至是琐事,无法上升到政治高度,但民俗涉及面广,尤其关乎民心,是政治现实的一种折射和反映,所以民俗虽不关涉国家重大事情,但却又直接关系国家存亡。费孝通先生曾认为中国社会是一个乡土社会,我们的社会是以宗法群体为本位的,是以亲疏关系为主轴的网络关系,即一种差序格局,每个人都以自己为中心结成网络,如同把一块石头投入湖中,在湖面周边形成一圈圈的波纹,波纹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波纹的远近标示社会关系的亲疏。在基层,人们一直以来是按照亲疏关系来构建自己的关系网络的,宗族观念、人伦观念直接影响着人们社会关系网络的构建。也就是说,规章制度、法律规则、组织章程等正式制度会影响人们的生活,但乡规民约、风俗仪礼、伦理观念等非正式制度对人们的生活的影响更为深远。非正式制度“是指人们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或无数次的博弈中逐步形成的日常惯例、习惯习俗、伦理道德、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共有信念、精神状态、意识形态、社会潜网等对人们行为产生非正式约束的规则或非正式网络,它约束了人们行为选择的大部分行为空间,对人们行为产生更为普遍的影响,既是正式制度形成的基础,也是正式制度有效发挥作用的必要条件”[4]。正式制度是在非正式制度基础上形成的,靠强制力执行,短期内可以成效明显,非正式制度是“软控制”,靠认同性引导,潜移默化的渗透,短期内很难有成效,但影响范围更广、程度更深。我国古代有一种“皇权不下县”的说法,就是说国家的运行依靠两套体系运行,一套是国家行政权力,其社会控制力、实施成效至于县级政权,而县以下的广大区域则依靠乡规民约体系,即社会精英主导下的村民自治方式。古代社会为什么采用这样一种治理结构?为什么皇权的控制力不延伸至乡村?笔者认为,可能存在以下原因:一是出于皇权控制成本考虑,国家行政权力延伸至基层,意味着行政开支的剧增,因为我国乡村广阔,管理、控制成本必然大为增加。二是出于乡村社会治理成本考虑,乡村社会受教育较低,正式制度推行成本较高,其治理往往依靠风俗惯习。风俗惯习具有集体性,依靠耳濡目染,人们认同的是乡土社会的“理”和“礼”,而不是规章制度。“这些‘惯习’不是简单地随个人和他们的仿效,是根据社会、习俗、教育、礼仪等变化需要,是集体和个人将技术行为、身体行为、祭祀行为等作为作用力混合在一起。”[5]这种诸多作用力混合在一起的惯习,具有强大的保守性、稳定性,当它与正式制度抵触时,则又产生持久的抵制性,阻碍社会治理。三是乡村具有自治的传统。乡村社会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缘社会,这种特性也是乡村自治的重要基础。自古以来,在乡村地区还存在另一个阶层,即士绅,他们拥有宗族地位、知识和财富,也往往具有造福桑梓的抱负和愿望。在乡村国家权力付之阙如的情况下,如何修桥铺路、救灾恤邻、揖盗惩凶,维护乡村良好秩序?士绅们则积极乡村推行《乡规民约》,通过风俗惯习的“软控制”,弥补国家权力的“真空”,“乡风民俗、村规民约具有类法的性质,能将国家法的‘有所不为’与民间法的‘有所为’合理地结合,在国家法‘有所不为’的地方‘有所为’,有效地弥补了国家立法在乡村社会的‘规则缺席’。”[6]民俗文化具有突出的教化功能、规范功能、调节功能、维系功能等,深入渗透进每个人的生活中,在人们的生命中刻下深深的烙印。每一生命个体都生活在一定的民俗空间中,一出生就受到民俗文化的教育、型塑,如清明节,作为一个缅怀祖先的特殊节日,生者通过参加祭祀活动,缅怀和追忆先祖,实际上也在进行一次心灵的净化和灵魂的洗礼。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祭祀活动也是对生者进行慈孝文化的教育与普及,也就是说,民俗文化的教化功能是在润物无声中完成的。民俗文化还有很强的规范功能,要求并约束人们循规蹈矩,遵循传统的指令,一旦越出“红线”,民俗文化就会将其“拽”回原来的轨道,如《南赣乡约》对遵循丧葬礼制的要求:“父母丧葬,衣衾棺椁,但尽诚孝,称家有无而行。此外或大作佛事,或盛设宴乐,倾家费财,俱于死者无益。约长等其各省谕约内之人,一遵礼制。有仍蹈前非者,即与纠恶簿内书以不孝。”[7]如果不遵循“礼制”,则要在纠恶簿内写上“不孝”名头,要知道,在古代封建王朝是倡导以孝治天下的,“不孝”将意味着被钉上耻辱柱,打入另册,在今生今世做人将抬不起头。此外,民俗文化还有调节功能、维系功能等功能,在此不一一赘述。三、篁岭“晒秋”:“最美中国符号”篁岭,隶属于江湾镇,位于婺源县东部,悬于石耳山脉。石耳山地势险峻,清雅秀丽,宛若仙境,明代游芳远《题石耳绝顶》诗云:“石耳山头望大荒,海门红日上扶桑。山连吴越云涛涌,水接荆扬地脉长。春树抹烟迷近远,晴虹分字入苍茫。蓬莱咫尺无由到,独立东风理鬓霜。”[8]篁岭之名,古已有之,清康熙三十三年版《婺源县志•山川》有“篁嶺”词条:“篁嶺:縣東九十里高百仞其地多竹大者徑尺故名曹氏世居。”[9]世居篁岭的名门望族为曹氏,今天篁岭村民仍是曹姓。据说篁岭先祖自唐末黄巢起义南迁,在歙县繁衍了六代,辗转再迁徙至篁岭,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建村史,始祖为明宣德年间的婺源晓鳙村的曹文侃。关于曹文侃迁居篁岭一事在当地流传一个有趣的[url=]故事[/url]。大明宣德年间的某个秋日,婺源上晓鳙曹文侃,赶着牛来到篁岭野山坡上翻土地种油菜。傍晚收工时,那牛赖着不肯走了,怎么打都不走。百计无施之下,曹文侃就对那牛说:“牲畜啊,你是看中了这地方吗?那好,咱们来打个赌,赌两个条件:一是我把你系在这里,再在你脚边放一把稻草,直到明天早上你都不许吃一根;二是我在附近烧一堆稻草,到明天早上还要有明火。如果这两个条件都能实现,我就把全家都搬到这里来。”曹文侃说完,就系了牛,烧了稻草,灰头土脸地回上晓鳙去了。第二天早上,他来到篁岭一看,那牛果真没有吃一根稻草;那堆烧灰的稻草呢,还隐隐地冒着青烟哪。曹文侃又哭又笑,跪下来对着苍天拜了三拜,说:“这是天意啊。天命不可违。”过了几天,他就真的把一家老小都搬迁到篁岭来了。曹文侃因此成为篁岭村的开基祖,也就是始迁祖。曹文侃生有三个儿子:元吉、元清、元昌,然后子孙繁衍,成为篁岭的曹氏宗族,被列入新安名族,一直绵延于兴旺到今天。篁岭村位于栗木坑村委会 东部,距村委会3.5公里,原有农户195户,698人。村庄四面环山,“地无三尺平”,受地形限制,房屋不得不因地就势,依山而建,高低错落,层层叠叠,形成独特的徽派民居景观,有江南“布达拉宫”之美誉。相比于同属于徽州文化圈的黟县宏村、西递,绩溪龙川,歙县棠樾等,篁岭历史人文并无出彩之处,但浓墨重彩的徽文化尤其是[url=]民间文化[/url]还是映染其间,朱子文化、砚文化、古建文化、水口文化、“晒秋”文化等绚烂多姿,素朴厚重。水口文化是篁岭的重要文化遗存。水口是中原文化与山越土著文化融合的产物,也是风水文化、山水文化的重要体现。水口,就是水流的出入口,也就是村子的出入口。按照民间传统观念,水口乃地之门户,故有“入山寻水口,登局定明堂”的说法。古徽州人对水口非常重视,水口设计融入了徽俗民情,渗入了朴素的美学元素,也蕴含祖先神[url=]信仰[/url],即寄托先人庇佑后人,以期宗族人丁兴旺、平安顺利的民俗心理。为弥补自然环境的缺憾,水口设计普遍遵循传统风水理论,往往采用“障空补缺”,“引水补基”的方法,建设水口林来加以调整,既使景观更趋于平衡、和谐、雅致,又满足了护荫地脉、护佑子孙的世俗心理需要。以至于今天在古徽州地区仍流传着一句俗语,“女人是扬州的美,风水是徽州的好”。篁岭先民为了创造宜居环境,种植了大量的红豆杉、枫香、香樟、香榧、香桂,以红豆杉为主。红豆杉有“天然活化石”之称,篁岭村水口林单红豆杉就有80多株,不少树龄在五百年以上,甚至有几棵树龄竟达千年以上,古树参天、绿影婆娑,创设了“绿树村边合”的意境。这些古树与牌坊、拱桥、溪水等一起彰显了篁岭村的水口文化。篁岭村民对水口文化特别重视,风水林保护意识很强,如“赤膊来龙光水口,省下儿孙往外走”的俗谚蕴含朴素的保护理念。村边风水林严禁砍伐,包括拾捡,谁违背了禁令,谁家的肉猪将要被宰杀,村民可分其猪肉,以示惩戒。“晒秋”文化,则是篁岭最为明丽的一道农俗景观。由于受地形地势影响,篁岭采光条件不好,果蔬等农作物晾晒不方便,因此村民利用自家房子房顶或眺窗,架晒、挂晒果蔬,或在支架上摆上晒匾,在晒匾内晾晒辣椒、皇菊、南瓜、玉米、稻谷、黄豆等,一百余栋粉墙黛瓦的古老徽派沐浴在蓝天白云下,其斑驳的墙壁,配上果蔬等农作物的斑斓色彩,在百米落差的岭谷错落排布,构成一副色彩艳丽、充满丰收景象的农村生活画卷。2014年篁岭古村先后十余次登上了《新闻联播》、《共同关注》、《新闻直播间》等央视媒体,入选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并获得农业部颁发的“中国最美休闲乡村”称号、文化部颁发的“2015年度特色文化产业重点项目”、国务院新闻办颁发的“最美中国符号”等荣誉称号。 2017年,婺源篁岭村和[url=]陕西[/url]袁家村成为全国两个乡村旅游的超级IP示范村,并先后三次被评为“国内最受欢迎的十大旅游小镇”、“最佳旅游小镇”、“最美小镇”,篁岭天街还被中国商街委评为“中国特色商业街”。 篁岭古村以素朴纯净的乡村气息,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并进一步激活了传统乡村的生命力,勾勒出独有的富有生活气息的农俗景象,充分展现了惊艳的“大地[url=]艺术[/url]”。

篁岭村,每到深秋冬初,火红的辣椒、金黄的菊花出现在每家每户的屋顶木架上,形成了婺源独有的篁岭晒秋农俗特色景观。

图片 1

  在中国古代的管理系统中,政不下县是历代大致遵循的一个准则,这给县以下的乡镇、村落自制留下了比较充足的空间。我们可以将社会控制管理系统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以法律和政令为代表的硬件,一种是以民俗文化为代表的软件。当社会分层出现之后,民俗便进入社会的基层,和乡民的生活融为一体。乡村社会的运行主要靠民俗这种不成文的软控系统即乡规民约来进行调节。基层社会秩序的维系主要不以强制的行政命令为手段,依赖的是习俗的调整这种软性的自控系统。

地无三尺平的独特地貌,造就了篁岭村数百年世外桃源般的田园隐居生活,村民敬仰天地,并形成天人合一、和谐自然的民俗文化。千棵珍奇古树环绕,万亩梯田簇拥的美景,成为都市人的向往之地。

图片 2

  在远古社会,人们常常在公共场所祭祀、集会、歌舞、庆贺,举行公共仪式,人人都是仪式的参加者。此时,所有的能量在瞬间聚集、释放,人们在刹那融为一体。这种高度的集体性使得民俗的规范功能得到极大的发挥,似乎威力也更为强大。相对于古代社会的公共性而言,近代形成的社会规范主要不是展示性的,而是感染性和监视性的。因某种契机和社会需求,形成了某种乡规民约,并逐渐产生共同感,内化于当地人的身体。同时,作为一种传统,其本身就是生活的寄托、情感、准则和参照,所有的人都会竭力加以维护,并且通过教化和互相监视促进乡规民约的延续。

图片 3

图片 4

  我国最早辑录的乡规民约出现在北宋时期,名为《吕氏乡约》,可谓以道德建设为中心的全面构筑乡村自治秩序的蓝图。约规涵盖四个方面: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其中德业相劝定为首目,意为见善必行,闻过必改,能决是非,能兴利除害。而患难相恤意指乡民自发的互助行为。所谓官为民计,不若民之自为计,植根于乡民思想意识的乡规民约成为他们个体之间的一种共识和默契,也是他们各种言行的基本遵循和指南。

篁岭四面环山,古木参天,数百幢徽派古民居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百米落差的坡地上,两旁徽派瓦房的前店后坊,古趣盎然。

篁岭古村属典型山居村落,民居围绕水口呈扇形阶梯状错落排布。天街似玉带将村落精典古建串接,商铺林立,前店后坊,一幅缩写版流动的“清明上河图”。

  乡规民约对乡民的影响,一般不具有命令式的强行指派,它也要求一致,但这一致,是潜移默化,循循诱导式的。正如费孝通先生所说:乡土社会的信用并不是对契约的重视,而是发生于对一种行为的规矩熟悉到不假思索时的可靠性。作为熟人社会,不遵奉乡规民约,有时会受到宗法式的制裁,但其所代表的仅仅是一个宗族或大家庭的意愿,更多的还是民俗惯制的力量,即传统使然。村民依循乡规民约一般并非迫于民俗的威慑,或由这种威慑产生的恐惧,而是民俗给人一种社会安定感和相互亲近感,给乡民的生活带来秩序和意义,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乡民对传统的依恋。

图片 5

图片 6

  如今,乡规民约的规范功能由民间进入到国家行政机关。不过,乡村社会生活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又使相关的机构难于胜任所有的规范责任。也就是说,乡民生活以及传统习惯不可能完全进入机构。机构的四周是更为广阔的生活空间,生活空间里的准则、模式及意义主要来自于传统的乡规民约,受制于传统的民俗。

举目遥望的对面山地,千亩梯田,蜿蜒盘曲。这些沿着山势开垦出来的层层的梯田,显然是篁岭人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粮仓。门前是人家的屋顶,屋后是别家的墙脚。

图片 7

  文明乡风建设在于营造一个民俗传统得以传承和不断发扬光大的生活场域。传统的乡规民约在很大程度上与文明乡风具有一致性,对于乡村社会治理和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乡风文明建设要在尊重原有乡村自治文化体系的基础上,吸纳新时代的法制思想与发展理念,而不是以颠覆传统的乡规民约为代价,更不能抛弃原有的民俗文化基础另起炉灶。

图片 8

篁岭周边千棵古树簇拥,万亩梯田叠累,更有四季花海芬芳展示惊艳的“大地艺术”。

有开字形的四条通道贯穿循环,只不过开字下面的两条边,在村子所在山坳的最底部会合后,通过那座搭建在山涧上掩藏在红豆杉林中的小桥,连接起山里山外的世界。

图片 9

图片 10

“篁岭晒秋图”闻名遐迩,独特的民俗文化体验带您走过索桥、滑过溜索、攀上高空热气球,俯瞰独特的晒秋奇观。

走进任何一家住户,人们不单可以从屋子前门进入,还可以从二楼的后门走到另一条巷弄里去。由此可见,这样独具匠心的规划设计,凝聚着篁岭人勤劳智慧和伟大结晶。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徽派古民居建筑群楼顶上,一盘盘圆圆的晒匾里,红色的辣椒、黄灿的南瓜、颗粒饱满的稻谷等占据着各个部位。于晴朗天空的辉映下,醉美的篁岭晒秋图形成了一幅幅天然油彩画卷。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在秋日暖阳之下,在蓝天白云之间,点缀着悠闲的生活,渲染出火红的日子时,晒秋和它的古村落风情一起,走进了摄影家的镜头,来到了山外的凡尘人间,赚足了世人惊慕的眼神。

图片 17

图片 18

2014年3月,被腾讯网、环球网等网友评选为“全球十大最美梯田”之一。

图片 19

晒秋,是过去古徽州农村里祖辈一项普通农事,如今随着时代进步已经逐步淡入人们的视线。但是篁岭人没有忘本,却将这看似笨拙东西重新拾起,逐步把她包装打造成一种民俗旅游文化,成为怀旧的一种生活方式。

图片 20

山居人家,对晒秋有着深厚的情感,篁岭晒秋已形成一种民俗文化现象,一个文化符号。与其说让篁岭晒秋的屋顶艺术重新回归自然,倒不如称是这是篁岭人本真的态度。

图片 21

小道边、眺窗里,处处都是追景人。游客和摄影爱好者们争相抢占最佳角度,将乡村晒秋美景记录相机中。

图片 22

面对聚焦的长枪短炮,村里的老人丝毫也不胆怯,落落大方地摆晒辣椒谷物,任由游人欣赏、拍摄。

图片 23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我们来到了篁岭。不仅饱览到了篁岭秋色,还领略到篁岭的博大精深。特别是篁岭人间的天然淳朴,实在美好的情感表现,总感觉给人有种莫大的温暖、别样的鼓舞,始终在不断地催人奋进,积极向上。

图片 24

土生土长的篁岭人,早已经搬迁到山下的移民新村,习惯了现代人的生活模式。高山之巅、白云深处的篁岭,最终会慢慢成为他们心中一个遥远的梦,出现在回望石耳山脉的某个瞬间。

图片 25

晒秋,晒的是丰收的果实,吸纳的是灿灿阳光。果实吸饱了阳光,农民心里才踏实舒坦。梯云村落,晒秋人家,真的应了那句来婺源不能错过篁岭,你错过了吗?

图片 26

东边的天空,从远方飞来的几架喷气式飞机划过长空,金色的霞光照在长长的气尾上,在尉蓝尉蓝的天空拖出几道长长的金线,很美。

图片 27

一刹那间,长长的金线发出了夺目的亮光,当它越变越亮,,甚至有些耀眼的时候,,人们才开始依依不舍地离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