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阅读 >
同志故事分享会,半只桃子

卫灵公生弥子暇的气,鞭打他后把他赶了出去。弥子暇很害怕,一连三天不敢上朝。卫灵公问祝鲍道:“弥子暇怨恨我吗?” 祝鲍说:“没有的事儿。” 灵公又问:“为什么呢?” 祝鲍又道:“您没见过狗吗?狗是依赖人生活的,主人发怒打它,它嚎叫着逃开了,等到想吃食的时候,又畏畏缩缩地跑上前来,忘记了曾经挨打的事,弥子暇,就是您的一条狗,一天失去了您的欢心,就会一天没有食吃。哪敢怨恨您呢!” 卫灵公道:“说得是!”

在12岁的时候,Zeno他还是个腐男

冉有问子贡,孔老夫子是否会为卫国公和他父亲的王位之争而出手?子贡说好啊,我去帮你问问。

卫国的弥子瑕受到国君的宠幸。卫国刑法规定,偷偷驾驭国君座车的要判处砍脚的刑罚。有一次,弥子暇的母亲生了急病,有人连夜报告他。弥子瑕即假借国王的名义,驾驭了国王的座车出宫探母。后来,卫王听说这事,赞赏说:“他真孝顺啊! 为了母亲,竟然忘记砍脚的刑罚。” 隔了几天,弥子瑕同卫王到果园里游玩,他摘下一个桃子品尝,觉得甜美无比,便将吃剩的半个献给卫王。卫王说:“你真爱戴我啊! 把这么美味的桃子让我品尝。 后来,弥子瑕年龄大了,容颜丑了,受宠爱的程度也衰退了,终于因事得罪了国王。卫王说: “这个人呀本来就坏,他曾经假传圣旨使用我的座车, 又曾经把吃剩的桃子给我尝!”

那时候的他热爱腐女小说

子贡直接跑到老夫子那,老夫子却没有正面回复他的问题,而是问他你认为伯夷、叔齐是什么样的人啊?子贡说那两位当然是古代的贤人了。孔夫子又问他,你觉得他们会有怨恨吗?子贡说他们追求仁而得到仁,应该没有怨恨了。子贡出来告诉冉有说老夫子不会去帮卫国公争位的。

甚至带动班上一大堆女生都跟着成了腐女

我和译文的观点不同,我认为提问的应该是老夫子,采用启发式问句,让子贡了解事情的本质。此处重点应该是求仁得仁,而非什么符不符合礼的标准。卫国公之父被逐是其祖卫灵公所为,不忿他杀死王后南子行为,父死回来和儿子抢王位的行为,应该算不上仁或礼,老夫子对这种王族家务事应该兴趣不大。

接着耽美开始流行起来

如果说是卫国公如何治理国家,可能老夫子会跳出来为他的政治理想折腾几下,既然是父子君臣之间的事,闲杂人等还是没必要掺和的好。尤其是春秋时期,所谓王族和世家区别还真不大,哪家没点腌臜事。

他就变成gay了


Zeno曾经为此抑郁过,甚至一度逃避自己的取向

【原文】

好在他现在已经认同自己的身份了

7•15 冉有曰:“夫子为(1)卫君(2)乎?”子贡曰:“诺(3),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和妈妈出柜的记忆让他至今感到难过和愧疚

【注释】

对于他妈妈来说,这很难接受

(1)为:这里是帮助的意思。

养了这么大的儿子

(2)卫君:卫出公辄,是卫灵公的孙子。公元前492年 ̄前481年在位。他的父亲因谋杀南子而被卫灵公驱逐出国。灵公死后,辄被立为国君,其父回国与他争位。

结果在他这一代就要断了香火

(3)诺:答应的说法。

出柜那天,Zeno和妈妈都哭了

【译文】

但妈妈最后还是接受了他的取向,并且表示了支持

冉有(问子贡)说:“老师会帮助卫国的国君吗?”子贡说:“嗯,我去问他。”于是就进去问孔子:“伯夷、叔齐是什么样的人呢?”(孔子)说:“古代的贤人。”(子贡又)问:“他们有怨恨吗?”(孔子)说:“他们求仁而得到了仁,为什么又怨恨呢?”(子贡)出来(对冉有)说:“老师不会帮助卫君。”

Zeno以前经常和女生玩在一块儿

【评析】

周围很多同学都觉得他是娘炮

卫国国君辄即位后,其父与其争夺王位,这件事恰好与伯夷、叔齐两兄弟互相让位形成鲜明对照。这里,孔子赞扬伯夷、叔齐,而对卫出公父子违反等级名分极为不满。孔子对这两件事给予评价的标准就是符不符合礼。

但同时也羡慕他和女生之间的密切关系

“曾经有人说,我能一带四(一男围四女)”

对于这样的评价,Zeno还是很自豪的

他爱过直男,也受到过来自渣男的伤害

Zeno曾经在软件上

遇到过一个高大温柔的男人,简直天菜

有的没的撩了2个月

有一天Zeno恰好碰到他喝醉了

就搀着快吐的他在小区溜圈儿顺便聊家常

后来Zeno准备上楼回家时,男人一把拉住他

在最青涩的年纪,他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了

那晚过后,他们就没怎么见过面了

因为他不是天菜的菜

“我妈的反应真的出乎我意料惹”

说起第一次和妈妈谈论

同性恋这个话题的时候

蜗没想到他妈妈的反应和自己预期的

不太一样

即便是有一个还算看得开的妈妈

蜗现在还是不敢贸然出柜的

他说自己还是喜欢女生的

只是觉得自己还不能给女生需要的保护

但蜗自认为比大部分男生都知道女生需要什么

他觉得自己宛如贾宝玉

在他眼里,女生干净,男生污浊

女生的发香和体香常常能够吸引到他

至于为什么会对男生感兴趣

“我爸逃不了关系”

蜗直白了当的一句话吸引了我

在他五六岁那个早睡早起的年纪

基本早上6点就醒了

这个时候就要挤进爸妈被窝里寻求温暖

爸爸睡觉不穿衣服,睡得超熟,他就顺手摸一摸

那个手感简直滑到不是一个直男该有的皮肤

就这样摸着摸着

蜗开始幻想着和他爸结婚了

在白日做梦这方面,基佬和追星族有的一拼

床上摸爸爸只是蜗变弯的起源

至于培养过程

蜗觉得这源于他爸强制他每晚9点就要上床

睡不着的他就开始在床上意淫

幻想着自己和刚才电视剧里的男主角

来场玛丽苏的恋爱顺便结个婚

接着第二天醒来再去爸妈被窝里开始摸摸的小游戏

在大部分小朋友听着枕边故事入睡的年纪里

蜗已经靠着幻想恋爱故事入睡了

Von在刚刚懂事的时候

就开始对男人抱有性幻想了

小时候的他也被别人称呼娘炮,没少受欺负

很久之后Von才意识到自己要爷们儿一点儿

真正确定自己的同性取向是在小学毕业的时候

虽然自己也曾跟女生有过拉拉手亲亲嘴的经历

也谈一段长达四年的异性恋爱

但是生命中第一个gay出现的时候

一切就开始不同了

虽然对一些人已经出了柜

但是面对同事以及公开场合Von还是没办法坦白身份

他周围很多人还是没办法接受同志

那些人对gay的印象基本就是做爱靠肛交

甚至两个男人手牵手都会令他们作呕

但好在Von并没有身份认同危机

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取向

如果有下辈子,他希望可以做一条鱼

如果不行,做个直女也可以

弥子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的是女孩子

但是并没有什么很深的概念

她的初恋发生在高中

那时候的弥子按她自己的话来说还比较T

有一个女生天天围着她转

身边的同学还凑热闹说

“人家对你那么好,你对人家那么冷淡”

就这样,时间一长

两个人被慢慢撮合到了一块儿

直到弥子16岁的一个中午

说起来那一天也是很奇妙

她妈妈本来中午吃过饭就该去上班的

结果中途觉得心慌就回家了

弥子当时和女友躺在一起,但也没做什么羞羞的事

可是她妈突然杀回来给她吓得不轻

慌慌张张去挡门,这么一搞

她妈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妈妈知道女儿是Les之后感到绝望甚至怀疑人生

自从弥子确定自己的取向那天起

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弥子对自己是Les这一点并没有过挣扎

“要我去跟一个不爱的男人睡4、50年 那就去死吧”

她非常肯定的告诉自己

这种恐惧胜过了对于出柜的担忧

所以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

弥子十分冷静

她把妈妈扶到床上,倒上温水盖好毯子

“妈妈,没关系的,会好的

我不会没有用的,我只是跟你想的不一样”

哄妈妈睡下之后

弥子回了自己房间,对女友说最近还是不要来家里了

后来女友劈腿了,这段初恋也就宣告终结

之后,弥子对于“同性恋”有了新的认识

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喜欢女孩的女孩

没必要刻意把自己打扮得很T,也不需要装酷

于是,她丢掉束胸

开始和其他女生一样化妆打扮

还把隔壁班的初恋前女友给惊到了

她妈甚至以为弥子转变取向了,还为此高兴了一阵儿

妈妈太天真

接下来,就开始了长达六七年对的拉锯战

弥子带过不同的T回家,无论恋情长短

都是真心对待

但没有过夜,也没有做羞羞的事

她领回家的T一个比一个有礼貌还会说话

每次带对象回家前

弥子会告诉她们,妈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她需要妈妈慢慢接受自己的生活模式

但不需要知道她和女孩在床上如何做爱

重要的是,不要在妈妈面前做任何亲昵动作

这样妈妈也不至于太反感,只要妈妈知道

她和女生在一起过得会很开心,这些女生都是好人

这就足够了

弥子想要一段可以比肩永远的不被家人反对的爱情

她知道这种想法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不可能

“但是很多时候

人得逼着自己相信些自己原本不信的东西”

因为这是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为之努力

弥子和妈妈从争吵,争辩,到拌嘴

最后慢慢改变了妈妈对同志群体的认知

虽然妈妈还是偶尔会说“你不知道男人的好~”

现在,弥子有一个交往了7年的伴侣

她们住在北京,养了一猫一狗

这个伴侣和妈妈相处的很好

逢年过节,妈妈还会多准备一份礼物给女朋友

前段时间,两人闹分手

妈妈劝了她几句,然后问她

“姑娘,你有没有觉得,你太事儿了?脾气还不好?”

听到妈妈这样问,弥子其实还挺自豪的

弥子只希望还在纠结于自己取向的同志能够看得开

想得到的就去努力争取

只要努力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既然关系到自己的幸福,为什么要妥协

只要你是好人,身边人是不会介意你的取向的

这是彦生在北京生活的第8年

也有着稳定的伴侣关系

明年,她还准备生一个宝宝

看似美好的一切,却还是抱有遗憾

她和女友得不到家人的祝福

彦生已经出柜很多年了

十九岁时,她第一次对女生动了心

但是当时她的认知里只有异性恋

加上自己信基督教,所在的教会反同

这导致她在之后的很多年都有负罪感

她的爸妈直到现在都没有接受她是Les

更不会接受她和女友想要生孩子的计划

爸妈只能接受她和男人结婚生子

彦生当年也尝试过相亲

但是她发现自己从内心到身体都没办法接受

一个男人来做自己的伴侣

她没办法进入形婚的生活

很多人觉得拉拉会滥交,劈腿

只要是个女生就会喜欢

其实何止拉拉会被这样误解

Gay也常会遇到这样的误会

但是除了性别取向之外

同性恋和异性恋并没有多少不同

好在彦生周围的朋友都能够理解并且接受

要知道彦生曾经没办法接受自己

很多年都没敢谈恋爱

直到她和自己的信仰和解

才终于开始和女生谈恋爱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取向呢?我问她

“我仍然顺其自然

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哪怕是泛性恋

重要的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做真实的自己”

明年,彦生就要和女友做第三代试管婴儿了

用她俩的卵子,同一个爸爸的精子

生一个混血宝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