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历史阅读 >
农村集市都是隔几天才有一次,善行河北

晋国有个好贪利的人,一天走到集市去,看到东西就夺过来。管理集市的人追上来要他付钱,晋人说:“我利欲上升时,两眼昏花,头脑发热,四方的物品好像原都是我自己的,根本不知道是属于你的东西呀!你把东西送我,我将来如果富贵了,一定好好地酬谢你!” 管理集市的人用鞭子狠抽了他一顿,夺回东西就离去了。旁人讥笑他,晋人便叉腰骂道:“我只不过是在大白天公开地拿,总比那些千方百计去掠夺人家财物的人光明磊落得多!”

新河县菜园村每逢排三、七、十的日子都有大集。一到集日,杨乔恒的身影必定会出现在集市上。他不是在集市上摆摊挣钱,而是义务做市场管理,既维持秩序,又打扫卫生,还调解纠纷……俨然像个“集长”。

赶集的历史

我们都知道,农村经常会赶集,很多东西都是在赶集的时候才能买到,所以小时候就在想,为什么不天天赶集呢,非要隔几天才赶一次?农村不像城市,没有大型的超市、商场或者农贸市场,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刚需品都是通过集市来购买的。

2000年的时候,菜园村集市是在村中心土路上。但是夏天雨水大,土路上到处都是水洼,许多商贩来了一看不能摆摊掉头便走了,周边来赶集的村民也越来越少。杨乔恒心里怕了:难道持续了这么多年的菜园集市就这样慢慢消失?和大家商量后,他们决定把集市搬到村口的水泥路上。在下一个集市前一天,杨乔恒反复打扫水泥路。集市当天,他五点就起床去原来的集市地点等商贩。每来一个,杨乔恒就告知新集市在哪儿,并且搭手帮商贩搬东西。一上午几十个来回,杨乔恒累得两腿发抖。但集市就这样慢慢搬到了村口,规模也越来越大。

赶集,一种民间风俗,也有“赶山”之称。集市是指定期聚集进行的商品交易活动形式。主要指在商品经济不发达的时代和地区普遍存在的一种贸易组织形式,又称市集。赶集是劳动人民生活中所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

图片 1

集市上时常有口角,杨乔恒总会第一时间赶到调解矛盾,人们都说他是集市上的“秤杆子”。一次集市上,一个商贩售卖假货被群众发现,群众围着商贩要打人。杨乔恒赶紧劝住大家:“这事儿是那个商贩做得不对,可咱不能动手打人,一动手有理也成没理了。”劝住乡亲后,他又教育商贩:“做生意更要讲良心,你把假东西卖给自己乡亲,晚上睡得着觉吗,今天你必须得给大伙儿个说法,否则咱就让执法部门介入。”商贩红着脸把钱一一退给乡亲,并保证以后一定守法经营,一场可能出现的伤人事件被他消解于无形。

这是百科里关于赶集的定义,放到现在用通俗的说就是: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去大街上遛弯了。

每个镇子一般都会约定一个“当集日”,只有在这个时间,买东西的人和卖东西的人才有机会形成一种交易。有的地方是单数日当集,也有地方是双数日当集,所以也就逐渐形成了农村赶集的这一风俗。但是,一般村里距离镇上有较远的路程,在过去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里,人们为了买些日用品、衣物等,都是需要“赶场”到镇上才能买到。一般都是早上天刚亮就起床收拾出发,天快黑了才能赶回家,这一个来回基本上就要耽搁一天的时间。那么,为什么不能天天赶集呢?

还有几次,他听说有人拿着假钱来集市上花,就来回大声提醒商贩注意。遇到购买东西多的,杨乔恒义务看管;遇到走不动的老人,就领到家里吃饭;看见谁的自行车坏了,就帮忙修理;下午散集后,他就推着小车、拿着扫帚清扫垃圾……渐渐地,他成了十里八村的名人,和他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找他帮忙的人也越来越多,敬重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老杨”。

自古中国人就保留着‘练摊’的传统,我们在很多电视剧中经常见到有关于集市的戏,比如《还珠格格》里小燕子阿哥们时常跑出宫去,找茶楼喝喝茶、买几个糖葫芦、小伙子给姑娘买个蝴蝶结首饰什么的。后来小燕子长大了,男朋友也由‘永琪’换成了‘书桓’,时间也从古代移步到现代,这时候的集市大致跟过去没什么区别,只是摊主的服装变了,街上巡逻的从衙门的兵卒变成了警察局的警察。到如今,城管接手了这方面的工作,他们开着车不遗余力的追逐着,看起来是那么敬业。

图片 2

如今,杨乔恒已经71岁,大家心疼他年纪大,劝他歇一歇。杨乔恒却说,只要走得动,就一直这样做下去。

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你很难看到集市,至多会在小区周围发现几个人在摆摊卖菜,地铁的地下通道有贴膜的、卖盗版碟的, 学校门口偶尔会有摊煎饼、做灌饼炒饭的,但这都构不成集市的概念,城市管理规划条例也不会允许这么做。

一、路难走,时间也不允许

如果北京天气好我也凑巧不忙,我就会去不远的老家肉饼吃早点,我住在城乡结合部,差不多东五环六环之间。租住的小区是最近一两年新建的,因北京城市化的进程,原来这的村子都被拆迁盖成楼房,所以村民们分了房,有的不止分一套,他们自己住一套,其余的作为出租房。我的小区到老家肉饼大约两站地的距离,溜达溜达5分钟即到,每次去我都要穿过一条马路,马路两旁早就被早市的摊主们占领了,商品的种类很多,但以蔬菜水果为主,辅以熟货、主食以及衣服、鞋子等,每次穿过都让我产生幻觉,彷佛我回到了老家一样。

在农村,主要的工作就是下地种田,栽种庄稼、管理庄稼、收获粮食。在农忙的时候,家里人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这是常见的事情。对于赶集来说,也只有稍微农闲的时候才能去。而且,因为路途比较远,爬坡山坎地,一天下来比下地干活还要累。

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住的地方没有城管,我会告诉你:一是因为我住的地儿离市中心远,而且不属于主干道;二城管可能还没起。

有些山区去赶集走的都是山路,去的时候是下坡路,一般两个多小时就能到镇上,而返回的时候背着沉沉的东西爬坡,累得腰酸背痛,所以路也是比较难走的。

集市和超市

二、不是天天都需要买东西

小区的大妈大爷们有遛早的习惯,溜着溜着就不由自主的想看看这东西那东西,看见合适又便宜的顺手就买了。青壮年们早起还要上班赶地铁公交,所以老年人就构成了集市的主体人群。

在农村,赶集的目的是添置家用的东西,不像城里那么方便,随时都可以漫无目的地走走逛逛。像是在我们这里,一般早上很早起床就出发,到了集市里赶紧购置需要的东西,购置好了就急忙赶回家,这中间很少有闲心闲逛、到处看看。有时候可能在集市找个馆子吃顿午饭,但大部分都不会这样,毕竟吃顿饭还是挺贵的。

在老人的观念里,集市的商品要便宜一些,东西要新鲜一些,首先摊主没有租金,其次摊主进的货大多是菜市场批发来的,少了流通环节和人力的成本,自然价格低。其实不然,大超市的进货渠道多,可以压成本,相比之下没多少差距,只不过超市进货入库以后,员工会对商品去粗取精包装一番,为的是让商品看起来更美,有购买的欲望。我有时候在北京买菜做饭,回到老家就问问家里的蔬菜价格,一对比差不了多少,我就感慨住在二线城市享受着一线城市的物价,不知道是社会的悲哀还是我太穷了。

图片 3

关于食品健康,就以蔬菜为例,我想说一个真事。超市的货架摆放整齐,环境干净整洁,就会让人感觉这些东西是漂亮的是安全的,其实这是表象。我们老家有很多菜农,种韭菜的不少,你知道韭菜是一茬一茬的,割完了过几天还长出来,又可以割拿来卖。然而韭菜从幼苗长到成熟有一个过程,为了不让韭菜被虫子吃掉,人们会给韭菜打防虫药水,为了不烂叶枯黄卖个好价钱会喷洒过量的药水让韭菜又黑又壮。之后有菜农经纪人来收菜运往全国各地的超市。我想说的是目前中国的食品安全体系和经济发展趋势不足以保证所有食品都是健康的绿色的,所以我们就得提高安全意识,尽可能规避安全风险,超市有严格的审核程序,但超市不是食品检验机构不可能面面俱到,家乐福、沃尔玛也经常爆出过期食品重新贴标签售卖的情况。但是大多数菜农种的菜是绿色无污染的,你还是要相信好人比坏人多,人心都是肉长的。

综上,农村赶集是不需要每天都有的,一方面耽误工夫,另一方也不是天天都需要买东西。所以也就逐渐演变成现在的每隔几天是一个赶集日,村里人一般都是在赶集日才会去镇上赶集。你们那里赶集日是什么时候呢?

所以集市上的东西不一定不健康,超市的东西不一定就贵。

集市与生活

我有时候就想,为什么集市那么的不规范、没有秩序,风刮起来还会带着尘土,为什么还有很多人愿意去逛去买。后来我发现,集市是属于人们的一个聚会,一个因买卖而产生的情感互动,是一种人为选择的生活方式。

在集市上人们通过买卖获得了商品和金钱,双方各自有了收获,获得满足感。有了话题(菜新鲜不,多少钱一斤/衣服还价了吗),可以聚在一块讨论东西的好坏,寻求观点上的共鸣和探讨,加深情感交流。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传统的生活方式扎根于中国人的血液里,成为一种风俗,让人融入生活热爱生活。

PS:我说的集市在中国传媒大学和二外的旁边,有意亲身感受可以留言给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