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诗词鉴赏 >
中国春节习俗,大话中国春节传统习俗

异乡的年夜饭

我们都知道大年三十晚上全家人要在一起吃年夜饭,可我们知道年夜饭的来历吗?下面就向大家介绍一下。除夕这一天对华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这一天人们准备除旧迎新,吃团圆饭。在古代的中国,一些监狱官员甚至放囚犯回家与家人团圆过年,由此可见“团年饭”对古代中国人是何等的重要。 家庭是华人社会的基石,一年一度的团年饭充分表现出华族家庭成员的互敬互爱,这种互敬互爱使一家人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家人的团聚往往令一家之主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与满足,老人家眼看儿孙满堂,一家大小共叙天伦,过去的关怀与抚养子女所付出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这是何等的幸福。而年轻一辈,也正可以借此机会向父母的养育之恩表达感激之情。孩子们在玩耍放爆竹的时候,也正是主妇们在厨房里最忙碌的时刻,年菜都在前几天做好了,而年夜饭总要在年三十当天掌厨做出来。在北方,大年初一的饺子也要在三十晚上包出来。这时家家的砧板都在噔噔噔地忙着剁肉、切菜。此时,家家户户传出的砧板声,大街小巷传出的爆竹声,小店铺子传出的“劈劈啪啪”的算盘声和抑扬顿挫的报帐声,再夹杂着处处的说笑声,此起彼伏,洋洋盈耳,交织成除夕欢快的乐章。说到除夕的刀砧声,邓云乡撰写的《燕京乡土记》却记载着除夕一个十分凄凉的故事:旧社会穷人生活困难,三十晚上是个关。有户人家,丈夫到三十晚上很晚了尚未拿钱归来,家中瓶粟早罄,年货毫无。女人在家哄睡了孩子,一筹莫展,听得邻家的砧板声,痛苦到极点,不知丈夫能否拿点钱或东西回来,不知明天这个年如何过,又怕自己家中没有砧板声惹人笑,便拿刀斩空砧板,一边噔噔地斩,一边眼泪潸潸地落……,这个故事让人听了.确实心酸。吃年夜饭,是春节家家户户最热闹愉快的时候。大年夜.丰盛的年菜摆满一桌,阖家团聚,围坐桌旁,共吃团圆饭,心头的充实感真是难以言喻。人们既是享受满桌的佳肴盛馔,也是享受那份快乐的气氛,桌上有大菜、冷盆、热炒、点心,一般少不了两样东西,一是火锅.一是鱼。火锅沸煮,热气腾腾,温馨撩人,说明红红火火;“鱼”和“余”谐音,是象征“吉庆有余”,也喻示“年年有余”。还有萝卜俗称菜头,祝愿有好彩头;龙虾、爆鱼等煎炸食物,预祝家运兴旺如“烈火烹油”。最后多为一道甜食,祝福往后的日子甜甜蜜蜜,这天,即使不会喝酒的,也多少喝一点。古代,过年喝酒,非常注意酒的品质,有些酒现在已经没有了,只留下许多动人的酒名,如“葡萄醅”、“兰尾酒”、“宜春酒”、“梅花酒”、“桃花酒”、“屠苏酒”等等。在这些酒中间,流传最久、最普遍的,还是屠苏酒。但是屠苏酒的名称是如何来的?又是用什么制作的?从来传说不一。屠苏是一种草名,也有人说,屠苏是古代的一种房尾因为在这种房子里酿的酒,所以称为屠苏酒。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其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这种药具有益气温阳、祛风散寒、避除疫疬之邪的功效。后由唐代名医孙思邈流传开来的。孙思邈每年腊月,总是要分送给众邻乡亲一包药,告诉大家以药泡酒,除夕进饮,可以预防瘟疫。孙思邈还将自己的屋子起名为“屠苏屋”。以后,经过历代相传,饮屠苏酒便成为过年的风俗。古时饮屠苏酒,方法很别致。一般人饮酒,总是从年长者饮起;但是饮屠苏酒却正好相反,是从最年少的饮起。也就是说合家欢聚喝饮屠苏酒时,先从年少的小儿开始,年纪较长的在后,逐人饮少许。宋朝文学家苏辙的《除日》诗道:"年年最后饮屠苏,不觉年来七十余。"说的就是这种风俗。有人不明白这种习惯的意义,董勋解释说:“少者得岁,故贺之;老者失岁,故罚之。”这种风俗在宋朝仍很盛行,如苏轼在《除夜野宿常州城外》诗中说:“但把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苏轼晚年虽然穷困潦倒,但精神却很乐观,他认为只要身体健康,虽然年老也不在意,最后罚饮屠苏酒自然不必推辞。这种别开生面的饮酒次序,在古代每每令人产生种种感慨,所以给人留有深刻的印象。直至清代,这一习俗仍不衰。今天人们虽已不再大规模盛行此俗,但在节日或平时饮用这些药酒的习俗仍然存在。年夜饭的名堂很多,南北各地不同,有饺子、馄饨、长面、元宵等,而且各有讲究。北方人过年习惯吃饺子,是取新旧交替“更岁交子”的意思。又因为白面饺子形状像银元宝,一盆盆端上桌象征着“新年大发财,元宝滚进来”之意。有的包饺子时,还把几枚沸水消毒后的硬币包进去,说是谁先吃着了,就能多挣钱。吃饺子的习俗,是从汉朝传下来的。相传,医圣张仲景在寒冬腊月,看到穷人的耳朵被冻烂了,便制作了一种“祛寒娇耳汤”给穷人治冻伤。他用羊肉、辣椒和一些祛寒温热的药材,用面皮包成耳朵样子的“娇耳”,下锅煮熟,分给穷人吃,人们吃后,觉得浑身变暖,两耳发热。以后,人们仿效着做,一直流传到今天。新年吃馄饨,是取其开初之意。传说世界生成以前是混沌状态,盘古开天辟地,才有了宇宙四方,长面,也叫长寿面。新年吃面,是预祝寿长百年。

春节的习俗---话习俗


时间:2007-3-8 11:54:51 来源:不详

台湾:

春节来临,背井离乡的游子,都纷纷赶回家,盼望与亲人团聚。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有别于世界其他民族的文化心理。这种心理,在我们民俗文化的底蕴深处,可说是根深蒂固,流传甚广,仿佛是打在每个人身上难以磨灭的烙印。这种团圆习俗在内外中国人的头都已扎下了深的根脉。

祭社 扫尘 春联 年画 年夜饭 守岁 爆竹 拜年 压岁钱 回娘家 接财神 送穷屠苏是一种草名,也有人说,屠苏是古代的一种房尾因为在这种房子里酿的酒,所以称为屠苏酒。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其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这种药具有益气温阳、祛风散寒、避除疫疬之邪的功效。后由唐代名医孙思邈流传开来的。孙思邈每年腊月,总是要分送给众邻乡亲一包药,告诉大家以药泡酒,除夕进饮,可以预防瘟疫。孙思邈还将自己的屋子起名为"屠苏屋"。以后,经过历代相传,饮屠苏酒便成为过年的风俗。古时饮屠苏酒,方法很别致。一般人饮酒,总是从年长者饮起;但是饮屠苏酒却正好相反,是从最年少的饮起。也就是说合家欢聚喝饮屠苏酒时,先从年少的小儿开始,年纪较长的在后,逐人饮少许。宋朝文学家苏辙的《除日》诗道:"年年最后饮屠苏,不觉年来七十余。"说的就是这种风俗。有人不明白这种习惯的意义,董勋解释说:"少者得岁,故贺之;老者失岁,故罚之。"这种风俗在宋朝仍很盛行,如苏轼在《除夜野宿常州城外》诗中说:"但把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苏轼晚年虽然穷困潦倒,但精神却很乐观,他认为只要身体健康,虽然年老也不在意,最后罚饮屠苏酒自然不必推辞。这种别开生面的饮酒次序,在古代每每令人产生种种感慨,所以给人留有深刻的印象。直至清代,这一习俗仍不衰。今天人们虽已不再大规模盛行此俗,但在节日或平时饮用这些药酒的习俗仍然存在。 年夜饭的名堂很多,南北各地不同,有饺子、馄饨、长面、元宵等,而且各有讲究。北方人过年习惯吃饺子,是取新旧交替"更岁交子"的意思。又因为白面饺子形状像银元宝,一盆盆端上桌象征着"新年大发财,元宝滚进来"之意。有的包饺子时,还把几枚沸水消毒后的硬币包进去,说是谁先吃着了,就能多挣钱。吃饺子的习俗,是从汉朝传下来的。相传,医圣张仲景在寒冬腊月,看到穷人的耳朵被冻烂了,便制作了一种"祛寒娇耳汤"给穷人治冻伤。他用羊肉、辣椒和一些祛寒温热的药材,用面皮包成耳朵样子的"娇耳",下锅煮熟,分给穷人吃,人们吃后,觉得浑身变暖,两耳发热。以后,人们仿效着做,一直流传到今天。新年吃馄饨,是取其开初之意。传说

台湾居民把吃年夜饭叫做“围炉”。桌上各样菜都得吃点,平日不喝酒的也得喝上一口。每样菜亦很有意思:鱼圆,象征团圆;萝卜“菜头”,意为“好彩头”;金鸡的“鸡”台湾语谐音为“家”,即“食鸡起家”;一些油炸食物以示“家运兴旺”。“围炉”时的蔬菜是不用刀切的,洗净连根煮熟,吃时亦不咬断,而是从头到尾慢慢吃进肚里,以祝福父母长寿。江浙:

图片 1

[1][2]下一页

杭州、苏州等地的年夜饭,“蛋饺”是少不了的,这象征着“元宝”。还有肉丝炒笋丝,“丝丝齐齐”,即是诸事顺心、样样齐备的意思。肉丸一碗谓之“团团圆圆”。再有一碗猪头肉,一碗酱蛋烧肉(酱蛋一定要每人一只,不能少了,谓之“子孙万代”),还有绝对不能少的一碗胖头鱼,端上之后,不能吃鱼头鱼尾,谓之“有头有尾”。

年夜饭

关东:

除夕这一天对华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这一天人们准备除旧迎新,吃团圆饭。在古代的中国,一些监狱官员甚至放囚犯回家与家人团圆过年,由此可见"团年饭"对古代中国人是何等的重要。

酒菜中必须要有鱼,表示新的一年有余钱、余粮,一切都很宽裕。还必须有一碗红烧丸子,表示阖家团圆。关东人一直崇尚春节的第一顿饺子在除夕夜子时吃,此风俗遍布关东城乡,并世代相传至今。在东北的许多农家,年夜饭依然保持着古时的许多风俗,如吃饭前祭祖、放鞭炮等。

家庭是华人社会的基石,一年一度的团年饭充分表现出华族家庭成员的互敬互爱,这种互敬互爱使一家人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家人的团聚往往令一家之主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与满足,老人家眼看儿孙满堂,一家大小共叙天伦,过去的关怀与抚养子女所付出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这是何等的幸福。而年轻一辈,也正可以借此机会向父母的养育之恩表达感激之情。

一进腊月就闻到了“年味儿”

孩子们在玩耍放爆竹的时候,也正是主妇们在厨房里最忙碌的时刻,年菜都在前几天做好了,而年夜饭总要在年三十当天掌厨做出来。在北方,大年初一的饺子也要在三十晚上包出来。这时家家的砧板都在噔噔噔地忙着剁肉、切菜。此时,家家户户传出的砧板声,大街小巷传出的爆竹声,小店铺子传出的"劈劈啪啪"的算盘声和抑扬顿挫的报帐声,再夹杂着处处的说笑声,此起彼伏,洋洋盈耳,交织成除夕欢快的乐章。

2月6日,农历腊月十九,在谈中园一户普通的居民家中,70岁的李英和75岁的老伴儿张启正商量着该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再做些什么准备工作。家里窗明几净;冰箱里的食品塞得满满的……看来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两位老人忽然有些怅然。在他们的心目中,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总要提前忙碌些什么才能显现出它的隆重。可随着日子一天天地好起来,年前的那种忙碌也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忙年”的景象也成为一种久远的记忆。

图片 2500)this.width=500" border=0>

作为谈村的老居民,这两位地地道道的老石家庄人对石家庄传统的春节特别是年夜饭有着深刻的记忆。

说到除夕的刀砧声,邓云乡撰写的《燕京乡土记》却记载着除夕一个十分凄凉的故事:旧社会穷人生活困难,三十晚上是个关。有户人家,丈夫到三十晚上很晚了尚未拿钱归来,"家中瓶粟早罄,年货毫无。女人在家哄睡了孩子,一筹莫展,听得邻家的砧板声,痛苦到极点,不知丈夫能否拿点钱或东西回来,不知明天这个年如何过,又怕自己家中没有砧板声惹人笑,便拿刀斩空砧板,一边噔噔地斩,一边眼泪潸潸地落……,这个故事让人听了.确实心酸。

时间追溯到上世纪四十年代,谈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庄。一进腊月,“年味儿”便弥漫了整个村子,家家户户都忙碌起来。先是磨豆腐,接着磨各种各样的面粉包括小麦面、玉米面、小米面、豆面……村子里到处飘荡着吱吱呀呀的碾子转动发出的声响。

吃年夜饭,是春节家家户户最热闹愉快的时候。大年夜.丰盛的年菜摆满一桌,阖家团聚,围坐桌旁,共吃团圆饭,心头的充实感真是难以言喻。人们既是享受满桌的佳肴盛馔,也是享受那份快乐的气氛,桌上有大菜、冷盆、热炒、点心,一般少不了两样东西,一是火锅.一是鱼。火锅沸煮,热气腾腾,温馨撩人,说明红红火火;"鱼"和"余"谐音,是象征"吉庆有余",也喻示"年年有余"。还有萝卜俗称菜头,祝愿有好彩头;龙虾、爆鱼等煎炸食物,预祝家运兴旺如"烈火烹油"。最后多为一道甜食,祝福往后的日子甜甜蜜蜜,这天,即使不会喝酒的,也多少喝一点。古代,过年喝酒,非常注意酒的品质,有些酒现在已经没有了,只留下许多动人的酒名,如"葡萄醅"、"兰尾酒"、"宜春酒"、"梅花酒"、"桃花酒"、"屠苏酒"等等。在这些酒中间,流传最久、最普遍的,还是屠苏酒。但是屠苏酒的名称是如何来的?又是用什么制作的?从来传说不一。

然后,大人们会蒸出各式各样的馒头,再用颜料在白胖胖的馒头上点上鲜艳的红点,看着就让人稀罕。人们并不会因为贫穷而将“年”的细节省略,而是想尽各种方法将“年”打理得有声有色。做完豆腐,将剩下的豆腐渣做成饼子,没有足够的白面,就将白面和玉米面合在一起做成“兑半馒头”……整个正月里的熟食几乎都要在这时预备下。

屠苏是一种草名,也有人说,屠苏是古代的一种房尾因为在这种房子里酿的酒,所以称为屠苏酒。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其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这种药具有益气温阳、祛风散寒、避除疫疬之邪的功效。后由唐代名医孙思邈流传开来的。孙思邈每年腊月,总是要分送给众邻乡亲一包药,告诉大家以药泡酒,除夕进饮,可以预防瘟疫。孙思邈还将自己的屋子起名为"屠苏屋"。以后,经过历代相传,饮屠苏酒便成为过年的风俗。古时饮屠苏酒,方法很别致。一般人饮酒,总是从年长者饮起;但是饮屠苏酒却正好相反,是从最年少的饮起。也就是说合家欢聚喝饮屠苏酒时,先从年少的小儿开始,年纪较长的在后,逐人饮少许。宋朝文学家苏辙的《除日》诗道:"年年最后饮屠苏,不觉年来七十余。"说的就是这种风俗。有人不明白这种习惯的意义,董勋解释说:"少者得岁,故贺之;老者失岁,故罚之。"这种风俗在宋朝仍很盛行,如苏轼在《除夜野宿常州城外》诗中说:"但把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苏轼晚年虽然穷困潦倒,但精神却很乐观,他认为只要身体健康,虽然年老也不在意,最后罚饮屠苏酒自然不必推辞。这种别开生面的饮酒次序,在古代每每令人产生种种感慨,所以给人留有深刻的印象。直至清代,这一习俗仍不衰。今天人们虽已不再大规模盛行此俗,但在节日或平时饮用这些药酒的习俗仍然存在。

杀猪、炖肉是让儿时的李英和张启正最快乐的事儿,村子里到处都飘荡着肉的香气,孩子们满街里跑着,手里拎着一根肉骨头,嘴角溢满了油。

年夜饭的名堂很多,南北各地不同,有饺子、馄饨、长面、元宵等,而且各有讲究。北方人过年习惯吃饺子,是取新旧交替"更岁交子"的意思。又因为白面饺子形状像银元宝,一盆盆端上桌象征着"新年大发财,元宝滚进来"之意。有的包饺子时,还把几枚沸水消毒后的硬币包进去,说是谁先吃着了,就能多挣钱。吃饺子的习俗,是从汉朝传下来的。相传,医圣张仲景在寒冬腊月,看到穷人的耳朵被冻烂了,便制作了一种"祛寒娇耳汤"给穷人治冻伤。他用羊肉、辣椒和一些祛寒温热的药材,用面皮包成耳朵样子的"娇耳",下锅煮熟,分给穷人吃,人们吃后,觉得浑身变暖,两耳发热。以后,人们仿效着做,一直流传到今天。新年吃馄饨,是取其开初之意。传说世界生成以前是混沌状态,盘古开天辟地,才有了宇宙四方,长面,也叫长寿面。新年吃面,是预祝寿长百年。

猪肉是年夜饭上最隆重最高档的食品,所以,每家在炖肉的时候就开始谋划着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这头盼了一年的猪,做出一桌丰盛的年夜饭。

图片 3500)this.width=500" border=0>

年夜饭在期待中如期而至。吃过了饺子,年夜饭的宴席开始了。尽管菜有些单调,但由于经过精心烹制,也总能让一家人吃得很尽兴。

本新闻共5页,当前在第1页12345

这就是在中国沿袭了千年的年夜饭,中国人心目中的最隆重的一餐盛宴,庄严而神圣。《尔雅·释天》中说:“年者,禾熟之名,每岁一熟,故以岁为名”,把“年”当作收获的象征,于是大家聚在一起烧些好东西吃一顿。

我们对年的重视,也就是对传统的重视,对自己身份的认知。2006年6月,春节、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6个传统节日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年夜饭第一次有了鱼

在李英的记忆里,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年夜饭桌上的“大菜”除了猪肉以外,最奢华的就算是鸡肉了。

那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着生活的一天天好转,鸡肉登上了李英家大年夜的餐桌,成为最受欢迎也最昂贵的一道大菜。

李英如今依然记得当年的情景。年一天天地近了,家里的大人就把目光瞄向了家里饲养的几只鸡身上,商量着哪只鸡养得年头多了,已经不怎么下蛋了,是不是可以杀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母亲总会用手仔细地摸摸这只鸡,然后又摸摸那只鸡,比较着哪只鸡更老一些,杀了才不可惜。

将鸡肉切成细小的块,用慢火炖好了,端上了年夜饭桌,香气溢满了整个小院。先是老人吃,再是孩子吃。到了最后,大人们常常是已经吃不到肉了,只能喝口鸡汤,可一家人仍然很开心。

那是1967年,又到了准备年夜饭各种材料的时候,李英来到了菜市场。那一次,她在卖带鱼的地方停留了很久,仔细地计算了一遍过年的开销后,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今年的年夜饭要添一道鱼。可是,望着宽宽的泛着白光的带鱼,她又有了新的苦恼,她实在不知道这道菜该怎么做,从来没有人教过她。

那年的鱼香让她和孩子们一直回味了好几年。

如今,望着冰箱里堆满的食品,可李英依然发愁,怎么就做不出当年的味了呢?“穷无生日,富无年”,李英这样分析自己的无奈。

今年,李英不打算再做一大桌肉食了。她说,爱吃什么就做什么,什么健康就吃什么吧。岁数大了,多吃肉也不好,今年准备多炒几个精致一些的素菜。

的确,像李英家一样,随着时代变迁,每家年夜饭桌上的内容不断花样翻新,成为时代进步、经济发展的有力佐证。而随着人们健康观念的加强,单纯追求年夜饭菜价格昂贵的观念正逐步得到改变,人们吃得更加科学。

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长袁学骏在总结年夜饭的变化时说,年夜饭正在日益走向科学化,荤素搭配更趋合理,色香味也更加讲究。饺子的味道是“包”出来的

虽然年夜饭桌上的菜肴在不断翻新,但饺子作为永恒不变的象征一直是年夜饭桌上的绝对主角。

过年吃饺子,这一习俗在中国源远流长。北齐颜之推在其《颜氏家训》中记载:“馄饨,形如偃月,天下之通食也”。这个馄饨就是饺子,偃月就是半月形。唐《酉阳杂俎》中已有“笼上牢丸”、“汤中牢丸”的描述。

在大年三十晚上吃饺子,有着特殊的寓意。一是取其谐音,“更岁交子",比喻辞旧迎新。二是取其吉形,因为饺子酷似元宝,比喻国泰民富,“招财进宝”。因此,饺子老少皆宜,贵贱无分。

传说,年三十儿晚上,慈禧太后要将宫中后妃和各王府的福晋、夫人、格格全召到殿上,子时一到全在长案上包饺子,包得又快又好的赏银子,接着众人一起吃饺子。过年时,民间更是“无家不饺子”。东苑小区的退休职工魏建英用“不吃饺子不算过年”来形容饺子在年夜饭中的地位。饺子已陪伴60岁的她度过了半生,在她的记忆中,饺子与年是那么紧密地缠绕在一起,每每想起来都温暖无比。

儿时的魏建英喜欢坐在娘身边看娘包饺子,姐姐与娘一边包着饺子一边唠着家常,父亲也会坐在炕头,陪娘说话。她喜欢那种一家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感觉。

如今,儿子已经成家,小两口为了工作忙忙碌碌,平常回家的时候不是很多,她便更加盼望着一家人坐在一起包饺子的温暖时光。魏建英说,她喜欢吃饺子,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包饺子的过程。

的确,包饺子、吃饺子作为亲情纽带将一家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所以历经时代变迁依然完好地保留了下来。袁学骏说:“饺子的烹饪方法也体现了中国传统饮食文化的内涵,各种各样的菜都可以做成馅,馅、面、油、肉结合在一起就做成了饺子。饺子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传统孔孟思想的体现,蕴含着一种团结、和谐的文化内涵。”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人将年夜饭从家里搬到了饭店,不管年夜饭桌上如何丰盛,压轴的饺子却几乎都是不变的。

酒是年夜饭桌上的“浪漫风景”

俗话说“饺子就酒,越吃越有”,酒是年夜饭桌上一道少不了的风景。

在这一天,即使不会喝酒的,也多少会喝上一点。古代,过年喝酒,非常注意酒的品质,有些酒现在已经没有了,只留下许多动人的酒名,如“葡萄醅”、“兰尾酒”、“宜春酒”、“梅花酒”、“屠苏酒”等等。在这些酒中,流传最久、最普遍的,还是屠苏酒。王安石曾在《元日》一诗中写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宋朝文学家苏辙的《除日》诗道:“年年最后饮屠苏,不觉年来七十余”。

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一种药酒,以后,经过历代相传,饮屠苏酒便成为过年的风俗。这种习俗直至清代,仍然不衰。今天人们虽已不再大规模盛行此俗,但在节日饮酒的习俗仍然存在。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1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