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诗词鉴赏 >
曾经华北,留住传统和记忆

我省已决定启动“工业遗产保护”工程

图片 1

日前,从同煤集团获悉,该集团在全省启动的“工业遗产保护工程”中,5个工业遗产项目申报保护工程。 今年8月,省国资委、省文物局等单位启动了“山西工业遗产保护工程”,并在全省范围内征集工业遗产项目。据介绍,工业遗产指具有历史学、社会学、建筑学和技术、审美启智和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包括建筑物、工厂车间、磨坊、矿山、机械以及相关的加工冶炼场地、仓库、店铺、能源生产和传输及使用场所、交通设施、工艺流程、数据记录、企业档案。此次同煤集团申报的项目分别是1945年由美国诺德勃格厂设计、加拿大勃川木公司制造、现仍使用的煤峪口矿双滚筒电机绞车;日本侵华时期掠夺山西煤炭所建的大斗沟矿石头窑;1939年日本生产的化工厂制索机;阎锡山在山西晋北地区开发煤炭工业设立的晋华公司遗址;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大同期间残酷迫害煤矿工人的“万人坑”遗址。

全盛时期有工人万余名,热闹非凡

留住山西的工业传统和记忆

百年晋华,再放光华 任丽娜 摄

据了解,相关部门将根据申报单位项目进行普查认定、分类登录及抢救性整理,将工业遗产纳入法律保护的范畴之中。然后,再制定保护规划,建立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机制。

位于山西愉次的晋华纺织厂,由榆次商业资本家贾俊臣、徐秉臣、郝星三与山西银行经里徐一清、省则政厅长崔文征以及乡绅赵鹤年等集资150万元,1919年创办,1924年正式投产。距今已有近百年。

百年老厂房、浦江边的旧船坞……一场世博盛会,给了上海工业遗产一个嬗变为新建筑、新景观的机会。如今,上海世博会即将闭幕,如何有效保护利用工业遗产成为人们思考的热点。

太原12月24日电 经过1年多的紧张施工,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晋华纺织厂旧址现已修缮竣工,今后将在这片土地上建设凸显晋华特色的工业博物馆,激活山西近现代工业遗产活力。

第一次知道晋华,是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晋华风云》,内容是地下党与资本家斗智斗勇的故事。当时看的还是黑白电视。

将视野拉回山西。作为中国的老工业基地,山西的工业遗产不胜枚举。然而,能够像上海这样,将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案例却寥寥无几。有专家坦言,山西工业遗产正站在灭失的边缘地带。鉴于此,山西省国资委于日前决定,启动“山西工业遗产保护”工程,开展工业遗产的普查认定、分类登录及抢救性整理工作。

23日,晋华纺织厂旧址修缮竣工暨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坊启动仪式在山西省晋中市晋化纺织厂旧址举行。

图为晋华厂保存完整的大门,电视里曾经见过。满满的民国风,建筑风格中西合璧。大门不大,估计当初设计想得也是门小好聚财的美意吧!毕竟时传统的晋商嘛!大门能完整保存下来,真不容易。

“留住工业遗产,就是留住山西的工业传统和记忆。”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宁立新称。

启动仪式现场,晋中市委书记胡玉亭为迎接在这片刚刚修葺完成的晋华宝地即将诞生的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坊,推开了晋华这扇尘封已久的大门,开启百年晋华的新时代。

现晋华厂周边,空地一片。

消失的老太矿

1919年,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和列强的入侵,一直走在发展和变革前沿的山西,涌现出一批希望用技术改变中国命运的实业产业,其中最具代表的就是晋华纺织厂。晋华纺织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进入发展鼎盛时期,成为山西乃至华北地区最大的纺织企业。

全盛时晋华厂占地面积81021平方米,现在保存下来的也就看看也就不到20000平方米。这么大的一片空地,又在寸土寸金的榆次主城区,不知道将开发成个什么样子。

10月26日,寒风瑟瑟。在太原市解放北路上,一大片空地的旁边,一个崭新的商品房小区已经拔地而起。

但随着国家整体经济体质的转变,历经百年风雨的晋华,由于种种原因不堪重负,在2006年宣布破产,轰鸣了近百年的机器声归于沉寂。

进入原厂区内,眼前豁然开朗,第一感觉就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眼前的情景加上"晋华1919",大多数人都会明白这里将要建成艺术区了。看看介绍,有天工坊、天匠坊、天艺坊、天化坊、天孩坊等。主要功能营造传习、文旅体验、祝听娱乐、商务浴谈、餐饮休闲等。内容当然与画廊、手工、娱乐等艺术达人们长挂嘴边的名词相关。。

这片空地上,曾经矗立着在中国工业史上显赫一时的太原矿山机器厂。两年前,老厂房让位于房地产开发,被夷为平地。

保护是为了记忆,更是为了传承,在晋中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中,晋华纺织厂标刻下了重要的坐标点。2016年,晋中市正式启动实施晋华纺织厂旧址保护利用项目即“晋华1919项目”。

晋华1919项目分为一期修缮和二期新建。一二期相辅相成,共同构建晋华1919新型文化产业园区,展现晋华新风貌,新气象。

56岁的郝师傅,在太矿工作了一辈子。虽然昔日工作过的车间已经没了踪影,但曾经的厂房分布图已然印在他的脑海里。“这里有八个大车间,基本上是1958年前后建起的,每个车间都有一万多平米,挑高达到40米,可以容纳420人在里面同时工作”,他一边比划一边向记者描述。“我进厂时有8000多工人,那个时候的厂子,红火得不得了。车间里,停放的都是从美国、捷克、波兰进口的大型机器,其中一台德国造的机床长度达到8米。”

晋中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成表示,晋华厂旧址修缮完成,标志着从基础建设阶段转入内涵发展阶段,下一步将实施有效保护和合理开发,建设凸显晋华特色的工业博物馆,打造具有晋中气质的城市工业文化空间。

图中为天工坊内景。基本上已经有了创意中心该有的艺术氛围。天工坊的主要内容有十三年工法展示,百工技艺体验、非遗传承、艺术生研习等。

郝师傅描述的昔日胜景,如今在太矿享堂宿舍区,仍然可以找到影子。这里居住着3000多名太矿离退休老职工。经历了岁月沧桑的工人俱乐部门前,坐满了打发时光的老人。这个宿舍区的房子,全部是苏式楼房。这些静静伫立的建筑,在无言地诉说着那段太矿接受苏联援建的历史。

作为“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坊”发起人——欧阳宁明说,通过对老晋华厂遗址的修复和新晋华1919的营建,集百工,聚百匠,使以古典建筑,雕塑,壁画为主的传统营造十三作的艺术和技艺,得以挖掘、传承,弘扬和发展。

车间里还保放着老设备,边也是市政府专门让保留下来让人参观的。晋华曾经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纺织企业,拥有纱锭7.5万枚,线锭5000枚,气流仿768枚,梭织机877台,喷气织机55台,全自动络筒机3台……

太矿的前身是西北育才炼钢机器厂。这座由“山西王”阎锡山于1925年创办的工厂,建厂之初,就代表着山西最先进的生产力——从英国进口机器设备,从德国引进近代炼钢技术,直到多年以后,太钢、太重等兄弟厂都得惟其马首是瞻。

此外,“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坊”营以旧宗,却造以新意,集游学,实践,研究,交流,展示,商贸,形成营造的产业链和产业平台,开拓创新,向外输出以文化为核心价值的营造技艺和产业输出,在山西新一轮的产业转型洪流中,将传统的支柱煤炭产业转化为新时代的营造文化产业。

当然对于外行来说懂不了多少,但数据还是挺震撼的。这里曾经有密密麻麻忙忙碌碌的纺织工人,历时近百年。

1936年10月,西北制造厂成立,育才机器厂成为西北制造厂第十五厂。在抗日战争期间,西北制造厂迅速壮大,使山西在上世纪30年代开始成为我国重要的工业带,使太原成为华北的工业重镇。作为其中的翘楚,老太矿记录了山西近代工业发展的点点滴滴以及当时社会的风貌特征,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文化价值,是一笔珍贵的历史财富。

王成称,“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坊”不仅会永久性留存晋中纺织工业发展史的活化记忆行,也将成为山西文物资源保护和文化创意产业融合发展的典型案例。

晋华厂保存完好的水塔和厂房内部。厂房内部以木构架和水泥结构为主,基本上属于原汁原味。地下的排水设施保存完好。车间最西侧应该是管理人员的办公场所。

然而,两年前,由于种种原因,太矿厂搬离原址。原来的厂房从此消失。如今的太矿新厂区落户在小店区。尽管厂房焕然一新,但一位老太矿人说:“老厂房没了,我们的心也变得空落落的。”

全盛时期的晋华曾拥有工人万余名,考虑到国企的特点,许多工人应该都是几代晋华,七大姑八大姨是晋华人亦是必须的了。所以说别看现在空荡荡,曾经的这里二十四小时人声鼎沸,且持续了一个世纪!

等待保护的晋华厂

晋华厂部欧式办公楼,建筑面积近500平方米。坐西向东,南北角楼各一间。以木铁垮度人字€€支撑,空间高大,形制规整。原始建筑外部檐柱为科林斯风格,顶部为卷棚样式,为中西合璧的建筑瑰宝。

与太矿老厂区相比,晋华纺织厂的老建筑似乎更幸运一些。尽管同样受到房地产开发商的觊觎,但至今无人敢对其“下手”。

从南到北看了看,满满的百年风雨洗尽沧桑新颜登场,几代深情退去喧嚣荣耀归来的感觉。这片工业旧址能完整的保留下来,个人认为和工厂大生产时顾不上改造,工厂有困难时没钱改造以及政府的文物保护意识有关。当然建筑质量也是条件之一。

晋华纺织厂坐落在晋中市最繁华的地带。9月下旬,在榆次区政协委员高雄辉和晋华纺织厂党办主任赵立丰的带领下,记者进入到晋华厂区。与门外喧哗的市井景象截然相反,厂区内空无一人,锈迹斑斑的铁门,陈旧破损的设备,中西风格相结合的老建筑,让人感受着别样的落寞和寂寥。

老工业基地,最不缺的就是老工业遗存,缺的是创新意识。希望小伙伴们都去"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坛坊"感受一把城市艺术中心带来的艺术氛围,也希望"晋华1919中国营造大坊"成为真正的营造大坊。

记者一行一路走来,所有的建筑都大门紧锁,还有一些贴着泛黄的封条。道路的两旁,杂草丛生,废弃的设备随处可见。在一间库房门前,墙壁上挂着一块已经破损的金色牌匾,这里曾是太原海关批准设立的“保税仓库”。

【营口纺织厂】把荣光带给城市,城市无奈送她走远……

厂部旧址是一座西式建筑。方形的立柱有凹槽装饰,柱头则形似盛满花草的花篮。立柱上方,卷涡式的穹门华丽精巧,虽然年久失修,但穹门上的彩色琉璃装饰依然十分鲜艳。

每当外地人问起营口什么最著名,我们总说营口是座轻纺之城。

早在2008年,晋中市“三普”办就完成了晋华纺织厂的普查。普查结果显示,晋华纺织厂是榆次近现代重要的工业遗产,也是山西最早的纺织厂。该厂1919年由徐一清等筹建,1920年开始动工,1924年正式投产。早在第一次国内战争时期该厂就成立了山西境内较早的共产党支部,组织开展工人运动。抗日战争期间,该厂被日本侵略军占领。1948年晋中战役以后该厂被人民政府正式接收管理,成为榆次轻纺工业的代表。

那似乎让营口人特别骄傲,可这个称号因何得名呢?

2006年国家批准该厂正式宣布破产。现存南门、东门、原厂部旧址、南配房、锅炉工段楼、水塔、厂房、库房等建筑,均保存比较完整。其主体建筑旧厂部坐西向东,面宽5间,进深3间,南北角楼各1间,建筑以木构架和水泥结构为主,内部8根方木支撑,外部檐柱为科林斯风格,顶为卷棚式,为中西文化结合的建筑。

答案是营口纺织厂!

高雄辉的父亲是晋华医院的老领导,他从小在厂里长大。近年来,他一直在为保留晋华纺织厂的工业遗存而忙碌奔波。他曾上书有关部门,建议在晋华纺织厂原址建立“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博物院”。

然而,我们因为营口纺织城而得名轻纺之城,却没能保住它。如今,那座曾经给予我们无数荣誉的营口纺织厂在哪里?

这一设想得到了晋中市委、市政府以及文物部门的支持。目前,晋中市文物局已将晋华纺织厂作为重要的近现代工业遗产推荐申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恐怕好多人都已经不知道答案。【在营口】专程前往原营口纺织厂旧地,寻访那座老工厂的踪迹,还原轻纺之城的辉煌历史。

保护意识的觉醒

翻开这张老照片,图中的白色部分就是曾经的营口纺织厂,位置在今天的学府路路东,小雨嘉园小区南侧,现在是一片新开发的住宅小区。

作为老工业基地,共和国许多现代大型煤炭、钢铁、化工生产企业,都是在山西成长起来的,山西的工业遗产规模相当可观。

营口纺织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00多年以前,当时营口有民族织布、织袜企业百余家,到1930年左右发展到近300家。

但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宁立新称,尽管近年来已有一少部分工业遗产被列入保护之列,但是受法律保护的工业遗产项目纳入保护内容的微乎其微。在认识上,社会民众和企业内部对工业遗产的认知尚存在误区,普遍认为工业场所只是生产加工和劳动就业的地方,而被废弃或即将停产的工业场所更是代表着落后。

当时的营口是东北最大的棉布市场,产品畅销关内、东北及西伯利亚地区,可这些企业使用的棉纱均为日本企业生产。营口有一群有骨气的民族资本家,为了振兴民族企业,利用商业武器和日本人打起经济战。

因此,纵观山西各地,那些见证了工业文明进程的老厂房、老机器,许多都走上了老太矿的路子。与晋华厂相类似的工业遗产,尽管保留了下来,却迟迟不能被有效地保护利用。

这些民资资本家的代表人物名叫李子初,是全国有名的商业精英。当时是营口肇兴轮船公司总经理,他联合营口各界绅商策划发起组建大型纺织工厂。

宁立新认为,由于许多企业认识不到位,甚至存在排斥态度,并存在缺少整体规划和专业指导等诸多问题,因此,山西省工业遗产面临灭失的危险,保护前景不容乐观。

肇兴公司营口码头

为此,作为山西省政协委员,宁立新在今年的省政协会议上,提出了“尽快开展山西工业遗产保护”的提案。随后,这一提案被批复到山西省国资委。

1932年11月,营口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资本50万银元,成为营口最大的机械化棉纺织企业。

山西省国资委对省属企业进行了摸底调查。截至记者采访时,共有3户企业报上来8个遗产项目。分别是:同煤集团的1945年由美国诺德勃格厂设计、加拿大勃川木公司制造、现仍使用的煤峪口矿双滚筒电机绞车;日本侵华时期掠夺山西省煤炭所建的大斗沟矿石头窑;1939年日本生产的化工厂制索机;阎锡山为在山西晋北地区开发煤炭工业设立的晋华公司遗址;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大同期间残酷迫害煤矿工人的“万人坑”遗址;太钢集团的诞生李双良精神的渣场项目;始建于1934年、现退役不久的二号高炉;汾酒集团的古井亭汾酒作坊遗址。

营口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9月下旬,记者曾来到古井亭汾酒作坊遗址采访。这里保存了一套清代作坊院、一座清代古井亭和20余间古房屋建筑、一眼金元时代的古井。曾经由于年久失修,整体建筑破烂不堪,长期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2007年,汾酒集团拿出1300多万元,决定修复“古井亭汾酒作坊遗址”古建筑群,同时在原酿造车间废墟上恢复建造仿古酿造厂房。今年6月,工程已全部完工。

营口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年产值250万元,职工370人,一举打破日本棉纱的垄断局面,招致日本人的愤恨和排挤。

按照汾酒集团的设想,汾酒古井亭汾酒作坊遗址完全修复后,将与现在开展的工业旅游联结成一体,形成新的参观景点。

1934年,日本财阀、间谍山本条太郎投资100万日元,借口入股改营口纺织厂为营口纺织株式会社,李子初成为没有实权的董事长。

工业遗产的出路

营口纺织株式会社警备员同人摄影纪念

尽管一些企业保护工业遗产的意识已经觉醒,但宁立新认为,这不单单是某一个企业的责任,工业遗产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集体努力。

由于日本人的压榨,营口纺织厂由营口最大的民族纺织企业,被日本人吞并,为日本侵略者提供军用布匹。

在宁立新看来,工业遗产的出路有多种,而且,目前国内也提供了许多这样的范本。近年来,北京、上海、沈阳、大连、天津等省市区在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过程中,统筹规划,将一大批工业遗产予以合理性保护,并开辟为工业旅游项目。除了与旅游相结合,主题园区、主题博物馆也是工业遗产的出路,如北京的798工厂,走的就是主题文化创意园区的路子。而上海世博会对工业遗产的成功应用,也给出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思路。比如世博会的宝钢大舞台,是一座3000人规模的‘开敞景观式观演场所’,由原来的上钢三厂特钢车间的部分厂房改建而成,让穿行期间的游客看到上海工业遗存的历史痕迹,巧妙地留存了城市的公共记忆。

1945年,日本人投降,营口纺织株式会社更名为营口纺纱厂。营口市民主政府成立后,于1948年2月29日接收营口纺纱厂。

宁立新认为,当务之急,应由省政府倡导、国资委牵头、多部门合作、企业参与、文物部门配合开展工业遗产专项调查,摸清工业遗产家底。只有摸清家底,才能让人们意识到到底什么是工业遗产,才能树立“坚决不能拆”的想法。只要不拆,就有保护的希望。

1956年,李子初被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1960年病逝于上海。

摸清家底之后,应该尽快出台法规规章,将工业遗产纳入法律保护的范畴之中。然后,再制定保护规划,建立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机制。同时,以工业遗产保护工作做得较好的企业为试点,逐步开展工业遗产保护实施工作,建设特色企业文化博物馆和工业旅游景观。

营口纺织厂在新中国重获新生,为稳定营口地区经济,促进营口市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为营口成为中国轻纺工业之都奠定了基础。

另外,引入创意产业,结合当地经济,走特色发展之路,也至关重要。

营口纺织厂俱乐部

采写:记者 兰玲 实习生田天

营口纺织厂是当时营口大国企之一,有自己的电影院、医院,职工业余期间组建京剧团等演出团体。

1955年12月,营口纺织厂职工俱乐部建成,2层楼房,有图书室、游艺室、观众休息室。

营口纺织厂出口的棉纱销往日本、英国、美国、加拿大、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是让营口扬名世界的名牌企业。

1984年,营口纺织厂生产的奔月牌583号纯棉气流纺起绒纱获国家优质产品银质奖。1988年被国家经贸委评为国家二级企业。

营口纺织厂还是一个体育人才众多的企业,营口市组织的横渡辽河比赛,以及各种运动会上,营口纺织厂都多次获得冠军,多名员工获得全国、省、市劳动模范称号。

营口纺织厂气流纺纱车间

20世纪末期,营口纺织厂发展遇到困难,效益逐年下滑。

1998年11月,营口纺织厂首批压锭减员现场会召开,按省、市要求,营口纺织厂要压锭、减员。

2000年,营口纺织厂并入辽宁省银珠集团,改称营口纺织有限公司

2001年出现了盈亏相抵的局面

2001年12月,银珠集团解体。

2002年由营口棉纺织有限公司租赁经营。

2003年3月改由营口第三纺织有限公司租赁经营。

营口纺织厂曾是国家大型纺织全能企业,是营口成为中国轻纺之城的资本之一,然而,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营口纺织厂最终没能摆脱老国企没落的怪圈。

2014年夏季,在一片轰隆声中,营口纺织厂老厂区拆迁,周边数公里范围内的楼房均有小幅震动。一座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厂最终夷为平地……

这不是一次地震,

更胜过一次地震。

我们因为它而扬名全国,

最终去没能保住它。

作为一个营口人,

我们只能说两个字:

遗憾,真的有点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