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诗词鉴赏 >
缂丝艺术,南通缂丝复原者王玉祥

缂丝,又称“刻丝”、“剋丝”、“克丝”, 是中国最传统的一种经纬交织的丝织品。从外观上讲,缂丝织物似与常见织物没有区别,然而缂丝织造过程却含有很多特殊性。缂丝融丝织工艺技巧于一身,堪称“织中之圣”。因它的技法巧妙、耗工多、用材贵,历代人们把它与黄金价值相等同,“一寸缂丝、一寸金”之词一直延续到现在。古代在陈述缂丝时有这样一段话:“……如妇人一衣,终岁可就。”

“雀踏花枝出素纨,曾闻人说刻丝难。要知应是宣和物,莫作寻常黹绣看。” 宋徽宗为缂丝名家朱克柔的作品所做的诗,道出了缂丝在千百年来为何如此深受上层人物喜爱。缂丝“通经断纬”,工艺繁复,图样又极为优美。宋代官署文思院下设专门生产缂丝的“克丝作”,使缂丝行成了纯粹供欣赏的艺术门类——缂丝画。清代则制作了大量供皇室穿着的缂丝服饰及供皇家供奉的缂丝唐卡,这些均是缂丝中的珍品。

 一次微课,老师将我带入了脑图世界,从简笔画基础到技法到心法,慢慢懂得脑图的绘制方法,慢慢领悟到脑图的思维方式,慢慢将脑图装入脑子带进学习和生活。

图片 1

☆逝去的美丽

缂丝工坊多在江南,其中便有南通。南通的缂丝技艺起于宋朝,被称为“通缂”,不过也沉寂已久。直到1980年代,出身于纺织世家的王玉祥进入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开始研究复原通缂技术,先后复原出了代表唐宋缂丝特点的本缂丝以及引箔缂丝等技艺,并被评选为南通缂丝织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这次老师又教我们怎么在听演讲的时候记录关键词,再将关键词分类归纳合并,理清脉络,整出演讲者讲述的相关内容。还记得在做第一篇时,我直到三遍后才开始有点头绪,才理清演讲者想要表达的意图,然后再看看老师做的,发现我理的是一条线,老师理出的更丰富多彩更清晰,然后老师鼓励地说多做多思考就好。

缂丝,是中国丝绸艺术品的精华。是中国丝织业中最传统的一种挑经显纬,极具欣赏装饰性丝织品。宋元以来一直是皇家御用织物之一,常用以织造帝后服饰、御容像和摹缂名人书画。因织造过程极其细致,摹缂常胜于原作,而存世精品又极为稀少,是当今织绣收藏、拍卖的亮点。常有一寸缂丝一寸金和织中之圣的盛名。

缂丝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根据现在考古出土资料得知,先秦时期,新疆一带已开始制作以羊毛为原材料的缂织品——缂毛。至少在隋唐时期,我国即开始制作缂丝了,敦煌石窟中的缂丝幡幢,图案多是几何纹样,设色华丽,可见当时缂织技术已趋成熟。宋代开始缂丝的主要生产地集中在定州一带,多为临摹名家书画的缂织作品,设色典雅,技术精湛,表现手法写实,是缂丝的黄金时代。北宋皇帝宋徽宗曾为缂丝赋诗一首:雀踏花技出素纨,曾闻人说刻丝难。要知应是宣和物,莫作寻常黹绣看。宋徽宗这首七言诗提到的刻丝,就是缂丝。

图片 2

我这次听的演讲是《拯救缂丝》,在听第一遍时,摊开纸开始边听边记,记的过程再边听边理思路,这次比第一次强些,没那么慌张无从下手,但结构还是不清晰,到第二遍时,我先百度了缂丝,了解缂丝是什么,再开始听开始补充开始调整,听完后有了初稿。

中国嘉德2016年秋拍拍清乾隆缂丝御笔墨云室记手卷

“德言容工”这是古时评价女子的四大标准,女红不仅反映了女子是否心灵手巧,还能够在宁神静气中,陶冶心境和心智,提炼气质功底。历史上更有不少以“工”而名留青史的奇女子,如三国时期的吴王赵夫人就有“三绝”绝活:可在指间以彩丝织成龙凤之锦是为“机绝”,能用针线在方帛之上绣出“五岳列国”地图是为“针绝”,又以胶续丝发作罗丝轻幔是为“丝绝”。唐代永贞元年有一奇女子卢眉娘,年仅十四就能在一尺绢上绣七卷《法华经》,字仅粟粒之大,且点划分明。明代有韩希孟的顾绣,晚清民初则出现了曾入宫廷传授绣艺、东渡日本考察的沈寿。最早以缂丝名世的也是一位女性——南宋朱克柔。

王玉祥和他的织机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提供

图片 3

缂之由来

缂丝在专业化之前,正是女红中最为耗时、最为极致的一种。与普通织物“通经通纬”的编织方式不同,它却是“通经断纬”, 实质上就是在经面上用各种色块进行有机的填补,并用多种特殊技法如戗、搭梭等把各种色块连结起来,形成一幅完美的作品。

最近十年,王玉祥更关注缂丝作为一门传统技艺在当代生活中的应用。清朝覆亡后,这门昂贵的技艺随之而沉,以至于几十年来,国内的缂丝技艺竟是靠日本市场在维持。正因为此,王玉祥想要缂丝在它诞生的国度重新发扬光大,他创办了“宣和缂丝研究所”,和国内多家知名服装品牌建立合作,将缂丝技法巧妙地运用到服装中,使国人重新认识了这门古老技艺。

缂(kè,同:刻)丝(英文:K’o-ssu 、Kesi 或 Chinese silk tapestry),又称“刻丝”,是中国传统丝绸艺术品中的精华。是中国丝织业中最传统的一种挑经显纬,极具欣赏装饰性丝织品。宋元以来一直是皇家御用织物之一,常用以织造帝后服饰、御真(御容像)和摹缂名人书画。因织造过程极其细致,摹缂常胜于原作,而存世精品又极为稀少,是当今织绣收藏、拍卖的亮点。常有“一寸缂丝一寸金”和“织中之圣”的盛名。

缂丝在宋代被称为刻丝剋丝克丝,明代仍延用克丝,而现在的缂丝之名是因为清代汪汲在《事务原会》中对缂进行的考证。他根据南朝梁顾野王的《玉篇》中缂的名词解释:缂,紩也,及后面的补文织纬也,理解缂是局部织纬的一种织造工艺。汪汲认为清代最符合织纬而成的一种特定织物就是缂丝,因为缂丝是以小梭织纬,织成之后不露经线的一种丝织品。由此汪汲用缂丝来补正刻丝剋丝克丝,并认为缂更恰当。

然而,美好的东西似乎总是不会存留太久。北宋时期金军不断入侵,战事不断,1127年宋朝南迁,并建都临安,史称南宋。当时大批工匠随宋朝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南移而南迁。到元朝整个缂丝行业一度低落,其中之一的缂丝淡出历史。

被访者口述

开始画正稿时,先找了个缂丝机简图作为中心图,再把结构重新调整,重理后我把整个演讲分为四段:简介、拯救、发展、忧虑,而题目的拯救一词就来自于忧虑的思考,是拯救发展后对后继无人将出现从业者断层将可能消失缂丝技艺的忧虑。

关于缂丝工艺以及缂丝品特征,最为重要的历史记载要数宋人庄绰(约1079-1149)在游记《鸡肋篇》中的描述。这篇游记是庄绰在南北宋迭代战乱之际,流离各地所见所闻,以细腻翔实的笔触记载了各地的风俗。

☆不懈的坚守

我今年73岁了,许多人说你头发白了,但是人还不像这么大年纪的人。其实人的身体状况在于你做什么,心情是怎么样。我做缂丝,前期的准备工作中要和许多古画打交道,所以也是陶冶自己的身心,整个过程很享受。过去我在机上做缂丝,一边做,一边欣赏,完成后将作品和原画对比,如果几乎一模一样,心情就愉悦得无法言喻。

图片 4

其中记述刻丝工艺说:定州织刻丝不用大机,以熟色丝经于木棦上,随所欲作花草禽兽状,以小梭织纬时,先留其处,方以杂色线缀于经纬之上,合以成文,若不相连,承空视之,如雕镂之象,故名刻丝。

到近代,南通实业家张謇先生对南通缂丝特别倾心,于1914年8月创办了“女工传习所”,开启了中国近代女性职业教育的先河。女工传习所落成后,张謇即延请近代刺绣大师沈寿女士担任女工传习所所长兼教习。同时张謇通过沈寿的丈夫余觉从清宫造办处聘来汤长云等缂丝工匠。到了1918年,贫民工场的缂丝已经初具规模,织造出来的缂丝与女工传习所的刺绣时人分别称作“通缂”和“通绣”。张謇后来还将“通缂”摆到了南通绣织局所在的上海、纽约、法国、瑞士、意大利设立的办事处进行销售。

我头发白是祖宗传下来的,我也不想染发,这和我们家里的情况有点类似。我们家老祖宗是扬州人,当时在扬州开织布坊,和缂丝也有点关系。因为缂丝的基础就是经纬交织,古人说,缂丝是织中之圣,但它的基础就是织布的基础。

我们先跟随脑图主干简介走进缂丝世界。缂丝,四大丝绸品之一,以苏州缂丝闻名,采用通经断玮技艺是缂丝工艺特点,代表作缂丝衮服,经过几百道工艺,损坏几十几百个梭,花费13年完工,可见缂丝织品的精致和珍贵。缂丝从隋唐开始有了记载,到宋朝时期到达鼎盛,主要都是王宫贵族使用,到了明代开始将繁琐的缂丝工艺简化,明宣德特崇尚穿戴缂丝织品,到清代再次进入鼎盛时期,清末南通盛行,但到了辛亥时期开始萎缩,大量的工人无业可做只能去拉洋车,到了文革基本没落。

庄绰所见的缂丝机为小形织机。当时的缂丝工匠将经过精炼之后的丝线染上各种颜色,分别绕在木杆上成为一束。当要缂织动植物纹样的时候,根据纹样所设计好的颜色用小梭子来分别将不同色彩预留位置逐一织入对应颜色的纬线,等到所有颜色都织完后,图案就出来了。相邻的两种颜色的纬线如果没有相互穿插,就没有关联,各自回梭,如果提起缂丝品(无背衬物)看,可以见到不同色块间留有如雕刻般缝隙的现象,所以称之为刻丝。

在张謇不懈的努力之下,南通缂丝再次复现。1918年,南通女工传习所在《通海所报》上登载一份广告:“本所陈列室现借间壁药王庙,业已将所中绣品及柳编品陈列并附列贫民工场之缂丝品,足供参观,亦可出售。所惜学生少而订货多,致出口尚未大备耳。”之后张謇在馈赠亲朋好友的礼品中已有南通缂丝。如1919年11月23日致赵凤昌一函中:“知令子叔雍濒行嘉礼有日矣。南通贫民工场缂丝、藤竹工科,于美术殊能研究,成品亦颇精雅。兹特令合制挂屏、帐衔二种,用佐新房之饰。设所制犹有不尽善,幸更指示,俾即致臻,至是亦工场之幸也。敬贺!即请大安,合第大喜。”在1918年给江苏督军李纯的礼单中也有“通绣、通缂”等贺礼。

我们过去家里就是搞织布的,在织布过程中做些花型,和缂丝花型有区别,但技法中也有通经断纬的技法。到了一百年之前,张謇在南通搞了一个“大生纱厂”,将我爷爷奶奶都招募到了南通,于是全家迁来了南通。

王晓星: 本缂丝复原人王玉祥之子,缂丝继承人,1995年,王晓星协助父亲共同运营南通宣和缂丝研制所,父子俩一边进行技法研究,一边兼顾产品生产。令缂丝这种传统工艺得以保留,并不断发扬。

缂织工艺组织图

当时中国战事频频,在偏安一隅的南通,张謇用自己不懈的坚守保留了传统缂丝工艺,将南通缂丝很好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大生纱厂在长江镇为技术工人建了一个工房,我出生就在那里。当时的生活条件现在你们可能想不到:水、电都是免费使用的。所以我的祖父、父亲,包括我的姐姐,都在“大生纱厂”,后来的“通棉一厂”工作生活。我从小生活在那里,直到40多岁,自己有了房子后才离开。

此时出现了拯救者,来到主干2拯救,演讲者王晓星的奶奶和姑姑都是大生纱厂的工人,于是父亲王玉祥从小耳濡目染,走上了发扬继承缂丝技艺之路。1984年王玉祥用引箔缂丝制作了腰带,1985年日本缂丝知名制作人户田昌生为发展本缂丝,不远万里带着本缂丝技艺来到南通与王玉祥相见,赠予本缂丝,并于次年赠送了一台本缂丝机,王玉祥开始走上复原本缂丝之路,并仿照制作了二十台缂丝机。

外域美物,平步青云

☆跌宕中的延续

我们整个生活圈子都是“大生纱厂”的职工,而且只是技工。普通工人都生活在周围农村。我姐姐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当年也是技术人员,后来在质检科工作。所以我们家人在经纬交织的技术方面都有相对的高度。

缂丝开始在南通发展,最开始制作织品大多发往日本,一条腰带价值相等于一台丰田车,一件和服价值人民币一百万,一件袈裟价值几百万,另一方面是给日本户田昌生合作,给其代工。至1988年江浙已发展有六千多家,缂丝业开始繁荣,1995年,王晓星协助父亲共同运营南通宣和缂丝研究所,但到2008年金融危机,日本需求萎缩,开始发展国内市场,在2009年,研究所网站年访问量才几十个,通过这些年发展,到2017年网站日访问量达几十个,销量剧增。在2010年,研究所制作的《鸾凤双牺牡丹》被首都博物馆收藏,该织品采用了缂丝七种技艺织成。

庄绰又记述缂丝工艺耗费工时:如妇人一衣,终岁可就,即一个妇女缂织一件衣服,需要整整一年才能完成。不仅在宋代如此,事实上缂丝在历代都以精湛耗工的特点而被列为奢侈品,所以在明初曾因崇尚简约廉洁而一度被禁止生产。

在跌宕起伏的发展中,南通缂丝一直隐没在南通当地的织造中,并未有什么大的作为。直到1979年,王玉祥考进南通工艺美术所,南通的缂丝才再次得以向世人展示。现为宣和缂丝研制所所长的王玉祥出生在纺织世家,祖父祖母在清朝时就开设织布作坊,清末作为纺织专家被请到南通。他的家就住1895年张謇创建的大生纱厂老工房内,父母、姐姐都是大生纱厂织工,他小时候经常穿梭在大生纱厂的车间里,对于织机上的经纬交错,就有了些与生俱来的悟性。

我小时候没有学过缂丝,高中时我是学绘画的,“文革”之前的1966年我高中毕业,正好“文革”开始。在这之前,我们已通过了高考,我的志愿填的是南京艺术学院。《五一六通知》一发,我们的考试成绩都没用了。

随着市场发展,缂丝制作的繁琐枯燥让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现南通宣和缂丝研究所从事者几十人,最年轻的都35岁,带徒弟二十人,如果还不重视缂丝业发展和制作和人员培养,未来缂丝业将如何发展?

在《鸡肋篇》中,庄绰对于缂丝成品的独特之处也详细描述了一番:虽作百花,使不相类亦可,盖纬线非通梭所织也。指出缂丝纹样设计的多样性和随意性。缂丝品的独特之处:就是各种花样都可以相互之间不一样,即使图案看似循环,但通过换色,也仍然不重复。

上世纪80年代末,由于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体制改革,王玉祥不愿看到刚刚恢复的宋缂丝技艺淹没在经济浪潮下,已过不惑之年的他自己出资成立了一家缂丝作坊,决定用现实的经济市场来滋养这千年的中华绝技。

高中毕业后,我到农村十年。70年代中期被调到南通郊区插队,有时间搞自己的绘画。到了78年下半年,那些在农村里的插队知青陆续上来了。由于高中毕业在当时来说也是高学历的,所以分配工作不是在发电厂,就是在是化工厂。但我不愿意,后来79年年初就考到了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它是全国四大传统工艺研究所之一,在全国很有地位。它的前身就是张謇办的女工传习所,传习所解散后,学员分散了,72年又将这些人重新召集来,成立了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

当完成这份心得时,我发现脑图还有好多内容可以补充去改进,才理解老师先百度再听再画再写心得再定稿的过程,我想,我已爱上脑图,接下来多听多想多做,继续努力!

关于缂丝工艺的源流,与庄绰同时代的宋人洪皓(1088-1155)在金国游历时据其见闻所写的《松漠纪闻》中记载:回鹘自唐末浸微,本朝盛时,有入居秦川为熟户者,又以五色线织成袍,名曰剋丝,甚华丽。记录了唐末至宋代,在秦川(陕西甘肃)定居的回鹘人会用五彩丝线缂织成衣服,并称之为 剋丝(缂丝),十分华丽。这种缂丝袍应是整件衣服都由缂丝织就而成,可以作百花,故而非常华美,然而和庄绰所记一样,仍属于日用类作品。这种日用类缂丝传入中原北方地区之后,也进入了宫廷内院。

“我先后收过一百多名徒弟,走掉的一大半还不止,留下的全都是对缂丝怀着深爱的人。”缂丝工艺学习的初步阶段并不难,数月至一年就能学到基本手法,但若要真正掌握没有个三五年是不行的。改革开放初期,一大批人为了生计开始学习这种技法,经济发展之后却耐不住寂寞各奔东西。这也使王玉祥对研究所织厂的经营模式开始进行反思。他取消了一直以来流行的按劳计件工资,转而实行固定工资加奖金的方式,保证缂丝工人的经济来源,用无后顾之忧的吸引力来留住人才。毕竟,在这个吸纳青年越来越困难的行业中,保留人才是最迫切的话题。

我没有当过学徒,一进研究所就参加了工作,开始我是学真丝染色的,在那里学了六个月后,就转到了和日本人做贸易的和服科,开始负责缂丝这一块。

北宋时期官府设立少府监,下辖文思院、绫锦院、染院、裁造院、文绣院等。其中文思院四十三作坊之一的克丝作,就是专门缂织书画装裱用的。

这样的经营模式也带给王玉祥极大的压力,缂丝成了全家人投身的事业,儿媳妇、女儿、孙子,全家人冒着倾家荡产的危险经营着这一日渐消沉的手工行业,皆因为王玉祥一句硬梆梆的话——“缂丝不行,全家人就都沉下去。”

图片 5

宋 牡丹纹包首

坚守所体现的力量终于有了成果,王玉祥被联合国民间艺术国际组织吸纳为会员;2008年民族奢侈品品牌也向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在华服系列的缂丝工艺部分舒展其技艺。这一千古绝技终于艳光四射地在裙裾之中活生生地展现在了世人面前,王玉祥作为传统缂丝技艺的国宝级人物登上了中国国际时装周的舞台。年逾古稀的王玉祥为此激动不已,与时尚结合的保护方法令他找到了古老缂丝重新生存下去的生命力,不断发展的社会经济也使这一奢侈昂贵的古老工艺重新在市场中流动了起来。

王玉祥在工作中

纵28.1厘米,横21.2厘米

记者手记

南通在传统上是有缂丝的,叫做通缂,在北宋的历史记载中,有贡隔织三个字,指的就是缂丝。到近代时,张謇想复现通缂,为此建立女红传习所。当时他在北洋政府当水利部部长。他发现清政府倒台后,许多曾为皇宫做缂丝的技工到了社会上,有人甚至在拉黄包车。他便想请他们去南通传授技艺。

辽宁省博物馆藏

笔者在王玉祥所创立的缂丝作坊中,见到了家族中最年轻的传承人——仅仅24岁的王浩然,他是王玉祥的外孙。王玉祥对缂丝一生的追求,深深地触动了王浩然。王浩然现在和联合国民间艺术国际组织合作,打算在江苏成立一个女红传习培训基地,规模不大,旨在将1914成立的女工传习所的建制延续和深化。若不是笔者亲见,很难相信一个24岁的小伙子身边能够聚集起一批年轻人研习传统丝织文化。父辈们都没有想过的事,王浩然却鼓足勇气说愿意接过担子,将缂丝文化发扬光大。

本来张謇想尽量招募一些女性,但没办法,清宫里这些技工都是男性。于是就招了两个男的,一个姓张,一个姓李。当时南通有一个地方叫平民工厂,召集了一些孤儿和家庭贫困的人去学习技术,以维持生计。因为这两人没法去女红传习所,就到了这里。到了以后,他们就把南通缂丝又恢复过来了。大概维持了三十几年,到37年,日本人登陆南通,飞机将平民工厂这一块炸掉了。南通缂丝重新消沉了。

此幅为韩幹绘画《神骏图》之包首。韩幹是唐代著名的画家,玄宗天宝年间被召入宫廷,擅长画马,此幅为五代人摹绘,宋人惜之,用缂丝装裱。包首缂丝图案是蓝色地上写实风格的粉白色牡丹、蔷薇等花卉,枝叶繁茂,参差相错,惺惺相惜。缂织牡丹花叶主要依退晕层次,逐渐换色缂出,过渡色区以相近色细密纬线间隔交织,将花瓣和绿叶的层次感呈现出来,花瓣之间也有用较深粉红丝线勾缂,线条流畅。整幅作品色彩淡雅,富贵华丽。

我虽然小时候一直在工厂生活,但并没有上过织布机,因为大生纱厂变为通棉一厂后,已经全部改用了机器织布机。但是我们那里有修布的技法,因为机器难免出错。修布的技法和缂丝相类似,也是在经线上断纬。后来我也写过,不要将缂丝当作金字塔尖的技术,实际上这种技术在生活中屡有应用。这些技法虽然是简单化的,但确实是缂丝的基础技法。

另外,内侍省里的后苑造作所有八十一作坊中也有克丝作。这些包首类缂丝的纹样多为图案吉瑞的花鸟。明人田艺蘅(1524-?)《留青日札》卷二十二载:克丝作起于宋楼阁?、百花、龙凤极其工巧,今作尅丝。他所叙述宋克丝作织作的缂丝纹样有楼阁、百花和龙凤,和如今传世下来的缂丝包首纹样相吻合。

70年代末到了研究所,我才开始接触缂丝,看到很多缂丝面料和产品。那时的产品都是实用工艺品,比如和服腰带。那时 图案、技法,比我们现在要低一点。到84年时,我正式开始制作缂丝。

宋 缂丝仙山楼阁

当时江苏省丝绸公司负责研究所的对外出口。后来丝绸公司下达了一个指令,当时在日本,有一个顶级的技艺,叫引箔缂丝,在日本很紧缺,在我们江苏省还做不出来。这个技法比较奇怪,和现在又不一样,是将金箔、银箔或是彩箔织绕进去。这其实是中国一个传统的缂丝技艺,只是在中国失传了。在日本,有这门技术的师傅也老了,每年的产量非常小,供不应求。

纵25.5厘米,横40.8厘米

丝绸公司让苏州缂丝厂、苏州东山缂丝厂和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三家研究这项技术。苏州两家缂丝厂是专业的,技术在全省数一数二。在南通只有我知道经纬交织的技法,而且我虽然知道缂丝,接触缂丝,但从来没有做出过成品。但我们是研究所,研究就必须要出成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当时我在和服科做副科长,我花了半年时间,将生产过程、技术、机器结构全部弄清楚了。省政府给了我们25万的奖励发展资金,在当时是不得了的数。从那以后,我自己就大踏步地跨正式进了缂丝的大门,把通缂的技法慢慢恢复过来。

此图为仙鹤、鸾凤飞舞,五色祥云缭绕下,福山寿海环抱,山涧桃菊点缀盛放中心,有正气浩然的仙居楼阁一栋,楼阁分两层,底层为大厅,厅堂内立峻山明月照屏风,宾主正对饮,相聊甚欢,左右仆从拱手肃立,二楼内堂内立花卉屏风,两女子插簪戴玉,挽袖藏手,软语细说,外面廊台左右各两组人物正凭栏观景。整幅缂丝画以蓝、绿、红为主色,采用对称式的构图,左右主题对称,但细节有细微变化,纬线粗细不一,随需而定,缂织紧密,主要还是传袭唐代缂丝工艺,将复杂的颜色及多变的线条缂织出来,楼阁与亭台内横平竖直的线条亦严谨精工,令建筑的纵深立体感表现明确。人物、花鸟、动物具图案化,又不失生动神韵,形象简单的人物虽小,然在表情、神态的处理上,用线十分灵活,注重曲线细微处的精缂,是北宋缂丝山水花鸟的匠心作品。

图片 6

宋 缂丝仙山楼阁(局部)

缂丝复原清代金农的《白描枇杷图轴》

宋 缂丝仙山楼阁(局部)

90年代中,由于理念上的不同,我离开了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当时我有一位日本朋友,名叫户田,打电话来我们研究所,找不到我人,急了,找到了南通,才知道我离开了研究所。后来不知他怎么办到的,找到了我家。他提出由他出资,办一个外资企业,我不同意,希望能改为他借我5万美元办企业,三年后还清,公司归我。他答应了。

宋 缂丝仙山楼阁(局部)

在研究缂丝技法的过程中,我复原了中国的本缂丝。本缂丝是中国最传统的缂丝,是裸本缂丝,是缂丝的源头。本缂丝最大的特点,就是起瓦楞地。怎样才能恢复这个技术呢?这就是我说的“缂丝无处不在”。不知道你见过竹子编的热水瓶外壳么?有一次,在我痴迷地思考怎样达到这样的效果时,不小心一脚踢翻了角落里的热水瓶,虽然脚烫伤了,但看到热水瓶的一刻,我突然想通了,热水瓶外壳上竹子的纹路和瓦楞地是类似的。它的“经线”比较粗,迫使“纬线”弯曲,形成弧度。于是我就加大了经线的张力,形成“纬包经”的效果。

宋 缂丝仙山楼阁(局部)

之前,我们做引箔缂丝的机台和现代机台差不多,我们也在这样的机台上做本缂丝。后来,我的日本朋友寄来一架传统的制作日本本缂丝的机台。寄来后我一看,原来它和苏州用的明缂丝机台根本是两回事。它的身长比明缂丝机台要长得多,也扎实得多。因为做本缂丝的机台,必须要机身长,要扎实,机身不长,不扎实,经线张力达不到要求。明缂丝就不需要了,因为它织出来的都是平纹状态,我们则是螺纹状态。

这时,克丝作生产的缂丝已经不再只是衣服之类的日用缂丝,这些专为书画装裱而作的缂丝技法,逐渐受到绘画艺术的影响,由图案化向绘画化发展。

这台机台就像是中国过去织布机的仿制品,但更精致。连拉伸布料用的手工的,要用撬棒,而且全部是榫卯结构。后来我们决定,利用这台机台作为本缂丝机台。有时我们开展览会,就带这台机台,因为它拆装都很方便。日本的这种技术其实都来源于中国,但我们都丢掉了。

从这些记载和留存的实物资料可知,缂织工艺的传入应始自唐,随回鹘人渐入中原,后北宋开始由汉人工匠习得并用于实用品,在文思院克丝作中逐步由单纯制作包首等高规格的吉瑞图案缂丝品向绘画艺术过渡,发展为宋徽宗时期院体画风格的花鸟题材。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幅北宋的花鸟图,可能由于当时的水准限制,也可能故意如此。鸟的肚皮是手绘的。但我想,如果我要复制,就要将全部画面都用缂丝表现出来。后来台北故宫的人专门来看,说,“本来认为宋缂丝(本缂丝)已经绝种了,没想到大陆还有。”

宋 缂丝翠羽秋荷

图片 7

纵24.7厘米,横25.4厘米

缂丝复原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宋画《枇杷山鸟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当时和日本人做贸易的势头很猛。2009年鸠山由纪夫上台,还向我定做了两条男士和服缂丝腰带。但是,我们和苏州做的日本贸易又不同,苏州大批量地制作和服腰带,一个工厂的规模有上千人,我们只有几十人,最后造成了日本市场的饱和,苏州的缂丝工厂也纷纷倒闭。

此幅为《宋元集绘》第一幅,为宋代写生小品题材。浅栗色地上荷叶迎风翻卷,一只大莲蓬内莲子丰盈,一只翠鸟立在上面,前倾后翘,压弯了莲蓬,注视着水草间游弋的湖鱼。缂丝线颜色丰富细腻,尤其在荷叶、叶脉、水草深浅色系的处理上十分讲究,为表现荷叶入秋,蓝绿过渡,不甚晶莹,略有干枯质感以及翠鸟蓝绿相间的斑斓色彩,均用到了戗缂法,细致之处运用合花线缂织。画面丝线略显毛糙,疑似丝线脱胶不充分,因此光泽略差,染色不够均匀,这些毛糙的区域主要在于合花线处,推测可能是由于合花线用于缂织工艺仍属尝试阶段。整幅作品缂织细巧而质朴,可视为缂丝画工艺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一件重要作品。

而我们做的产品中,有一大部分是袈裟,没受到冲击。从档次上来说,袈裟比和服腰带高很多。而且日本有800多个庙宇,一个庙宇一年订一件袈裟的话,我一年就要做800多件。而且全国只有我这里可以做缂丝袈裟。因为做腰带不容易出错,就算出错也有限,腰带只是一块五米长的布。袈裟就不一样了,需要工人将13块布拼在一起,不能错位。

宋 缂丝翠羽秋荷(局部)

日本曾请我们复原两套袈裟,也就是空海法师的袈裟。他回日本时,将中国的缂丝技法也带回了日本,包括他的袈裟。如今袈裟还在,但已经破损了。

宋 缂丝翠羽秋荷(局部)

图片 8

宋 缂丝翠羽秋荷(局部)

复原空海袈裟中

两宋迭代之际,缂丝工艺再传至江南一带,以苏浙两地为盛产,在南宋初期,出现了朱克柔和沈子蕃两位名家。他们的缂丝作品脱离工匠织造的范畴,其织造要求不单以精细准确为标准,更注重追求摹画求神韵的艺术创作。

后来我就想,怎样能让缂丝回到中国市场。2005年,我开始准备着手做新产品,进入国内市场。当时发现一个很大问题,虽然行内风风火火,行业外却对缂丝完全不了解,在国内完全冷门。当时我碰到的一百个人里,可能都没有一个人知道缂丝,甚至连这个字都读不对。

南宋 朱克柔 牡丹图册页

我们准备了两年时间,这个过程很艰难,我感到很心疼,这么宝贵的品种,中国人自己不了解。当时我有学个绘画的朋友,问我在做什么,我说在做缂丝。他说,你怎么搞这个?他以为是用刀刻字。

纵23.2厘米,横23.8厘米

2007年,我们希望能做些让人振聋发聩的事情。当时我观察到人们对服装很上心,我便去了一趟北京,和一个名叫东北虎的服装公司一谈,对方正好想要升级一下公司,于是我们做了12套缂丝服装,参加2009年北京国际时装周(编者注:于2008年举办),在开幕第一天第一场亮相,引起了轰动,连我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其中一套缂丝服装用了鸾凤双栖缂丝牡丹的图样,而且我费了很大力气,在这件衣服上融合了中国现存的七大缂丝品种。后来它被首都博物馆珍藏,这也是他们珍藏的第一件现代服装。

辽宁省博物馆藏

后来,缂丝渐渐为更多人了解,我们的市场也越来越大,走到现在。

蓝地上一朵盛开的粉色牡丹由黄绿色茎叶衬托而出,富丽娇艳。牡丹花顶端独大,坐拥天下,花朵饱满端庄,四周叶片扬招于阳光下,叶片上斑驳错落留有花朵的影子,显得花色更加明媚,硕大而立体。牡丹叶子千姿百态,如娇娥之手,捧托呵护。左下角缂朱克柔印。整幅均以长短戗缂织技法将牡丹花瓣和花叶用同一色系却深浅不同的颜色相互穿插缂织,显现出自然晕色的效果,宛如一朵鲜活的牡丹坐拥无限风光。

图片 9

此幅为清宫收藏,《石渠宝笈重编》著录,有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定鉴、石渠宝笈、宝笈重编印。后归恭亲王府,画心外有冰泉、郡王衔多罗贝勒印,是载滢印章。载滢为恭亲王奕䜣次子。

唐卡彩地缂丝白度母

南宋 朱克柔 牡丹图册页(局部)

如今大家都在口口声声喊保护中国传统文化,但国内的保护方式有问题,就是只找一个(传统文化的)亮点保护,比如南通的蓝印花布,但中国传统文化不止有一个点。所以以后会怎么样,我也很难说。现在我招了很多徒弟,很不少。但他们很多都做了教师,用我的名义被大学服装系招去,等等。大多数人都并不在做缂丝。所以最可靠的还是家族传承。我只能保留现有的做缂丝的人,给他们经济上的满足,在传承上则以家族传承为主,社会传承为辅。现在,我逐渐把孙女也引上了这条路。

南宋 朱克柔 牡丹图册页(局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