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诗词鉴赏 >
官贼一样,水浒中花和尚鲁智深做官与做贼的人生经历

福建有个专门从事海盗的人,叫郑广,后来被捉,投降了官府,还补了个官做。一起与他做官的人硬要他作诗,他哪里会作,胡乱拼凑道:“不问文官与武官,总一般。众官是做了官了做贼,郑广是做了贼了做官。”

宋代时,浙江福建沿海一带海盗挺多,拦劫渔船骚扰百姓。朝廷把一个叫郑广的海盗头目招安了,让他做了官,那里的社会秩序就大有好转。

鲁智深到华州城刺杀贺太守,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自己还被捉。这是鲁智深自出场以来第一次如此狼狈,如此尴尬,如此出丑,用他自己的话说,被人笑话了。但是,在这种身陷缧绁的绝境中,鲁智深竟然爆发出特别耀眼的光彩,作为一个俘囚,他竟然反客为主,上演了一出极其精彩的绝地反击,并最终反败为胜,成就了异样的精彩。

郑广一心一意做官,但因为他曾经是海盗,文武官员都对他另眼相看,有他在场,别人故意不理睬他郑广虽然不高兴,想到自己历史上的污点,也便忍气吞声了。

贺太守之所以抓鲁智深,只是对他可疑的举动有怀疑,却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因为鲁智深毕竟没有实施刺杀行为就已被抓,并且被抓之时,他身边没有凶器。鲁智深只要不承认自己是刺客,随便编一个谎,就可能脱身,至少可以蒙骗拖延对方一段时间,从而可以为梁山救他争取宝贵的时间。

有一次,官员们在衙前等候上司召见,有聊天的,有谈诗论文的。他们仍然不理郑广,而且还时常有什么贼、官之类的话,偶然传到郑广耳朵里。他心想:我做贼怎么了,现在不是好好当官吗?你们看起来都是当官的,可哪一个不搜刮老百姓,比贼还坏?他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说:我也作首诗。说完,冲大家念道:

《水浒》的百回本、百二十回本也正是这样写的。

郑广有诗赠众官,

图片 1

满朝文武总一般。

贺太守一看已拿住鲁智深,喝令推到厅前阶下,他要亲自勘问。这时,他一定是这样的心态:一方面沾沾自喜于自己识破刺客的聪明,一方面又乐于看到这个刺客的被识破活捉时的狼狈。但是他万没想到,这个胖和尚一点狼狈相也没有,反而把他骂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

众人做官却做贼,

鲁智深是怎么骂的呢?

郑广做贼却做官。

鲁智深先是对贺太守作道德鉴定:你这害民贪色的直娘贼!你便敢拿倒洒家!

几句诗把文武官员吓得目瞪口呆,好半天,谁都不敢出声。

贺太守一定完全被台阶下面的这个胖和尚弄糊涂了。这到底是谁审谁啊?这个胖和尚,到底是谁啊?

别急,鲁智深马上就说到自己 :“俺死亦与史进兄弟一处死,倒不烦恼。只是洒家死了,宋公明阿哥须不与你干休!”

贺太守很痛苦很愤怒的发现,这个胖和尚是彻底的鄙视自己,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所以根本犯不着对自己隐瞒什么。没等贺太守开口,鲁智深已堂堂的亮出自己的身份:不仅主动承认了自己是刺客,还承认了与史进的关系。承认了与史进的关系,就等于承认了与少华山的关系,承认了与少华山的关系,性质就变了,罪行就大了——他不再是针对个别官员的刑事犯罪,而是直接威胁朝廷的造反了。

刑事犯罪和造反,这两者,在中国古代的法律上,是截然不同的性质的,后者要严重得多,处罚也严厉得多。因为前者只危害特定的个别的对象,而后者则是危害整个社会,危害整个统治阶级及其统治,是对整个社会秩序的破坏。

图片 2

还不仅如此。鲁智深还自豪地宣布了自己是梁山泊的强盗。梁山又是什么概念?那是被宋徽宗御笔书写在宫中的着名的“四大寇”之首:在72回,柴进混进宫中,亲眼看到徽宗在睿思殿的素白屏风上写着:山东宋江,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那是让皇帝头疼不已,耿耿于怀,念念不忘,日夜想着剿灭的对象!

虽然自己是阶下囚,对方是阶上主;自己是强盗,对方是体面的朝廷命官,但鲁智深竟毫不泄气,反而盛气凌人,反客为主,指着对方鼻子,骂得对方还口不得。一个强盗,一个被正统道德观念彻底否定的强盗,在朝廷命官面前,一丝自卑没有,一点惭愧没有,为什么?

因为,鲁智深知道,对方虽然表面上是身披官服的体面的官员,实际上却是一个害民贪色的贼!一个真正的贼!而鲁智深自己,虽然有一个强盗的身份,却是一直行侠仗义打抱不平,除暴安良的义士!

岳珂的《桯史》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郑广本是个海寇,后来受朝廷招安,当上了福州延祥寨统领。

一日,郑广到福州府衙参加聚会,满座官员,济济一堂。大家谈笑风生,吟诗作赋。可是,由于郑广的出身,官员们没有一个愿意理会他。郑广起立说:“我是个粗人,可是今晚也有一首诗,献给大家,好吗?”众人安静下来,郑广大声吟道:

郑广有诗上众官,文武看来总一般。

众官做官却做贼,郑广做贼却做官。

图片 3

满座官员,一时鸦雀无声。

有意思的是,郑广在绍兴六年被招安时,朝廷册封他做的官就是“保义郎”,而宋江的绰号就是“呼保义”。

宋江这个绰号的意思,可能就与这个“保义郎”的官名有关。

鲁智深面对着当时的“众官做官却做贼”的事实,在这样的“官贼”面前,他这样的行侠仗义的所谓强盗,他们之间,不是官和盗的关系,而是“官贼”和侠盗、义盗的关系。那他有什么好自卑惭愧的呢?正如《桯史》所记,真正需要惭愧的,是这些披着官服的“官贼”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