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中国史故事 >
医院里有很多的鬼哦,护士小梁的异遇

我是一名男护士,我叫梁晓古,学过医学的同行们都知道人体器官,骨的结构之一骨松质,骨松质里头有个结构,叫骨小梁。我的名字巧就巧在我姓梁,父母都是医护工作者,所以也希望我干这一行业,给我取名人体器官里的组织结构

12月5日,一则省内某医院急诊科男护士被病人亲属殴打昏迷的信息引起了社会强烈关注,事件发生后,接到报警的黄河路派出所立即展开了调查,并于12月5日晚间对两名与男护士发生冲突的病患亲属,因扰乱医院正常办公秩序作出了行政拘留5日的决定,而男护士则被警方训诫教育。究竟双方发生了怎样的冲突?男护士是怎么昏迷的?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我的亲戚之中有不少都是在医院工作的,而对于"鬼"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 小的时候,我就是在他们的故事之中把自己的胆子练大的。 奶奶(医院里的资深老护士):那是一个没有星星的漆黑夜晚,我奶奶正要去上下半夜的夜班。 当走进医院的大门,穿过一片的开阔草地,就是病房大楼了。奶奶见前面蹒跚地走着一位老婆婆,而我奶奶在那时候还是个中年女人,她怜悯地喊道:喂!阿婆,你慢点,我扶你一段吧!却不料,那老婆婆听后反而是越走越快,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到一个小土包处就忽然的消失不见了。奶奶当时也不相信自己的眼晴,她左瞧右看,可前面分明既没有什么树丛也没有什么可挡之物?而那个小土包,也只不过是草地上的凹凸不平之处。奶奶走过十几步之后,又不解地回头再望望,却见小土包处立着那老婆婆的背影,手上却拉着个小男娃,匆匆地往医院大门外走去。 等上了病房的三楼,迎面听见一间病房内传来阵阵哭声,进去一问,原来是一个小孩因为心肌炎引发心脏衰竭,抢救不及已经刚刚死了。而看着病床上那孩子的尸体,再想想方才老婆婆手中拉着那小男孩的身影,奶奶低声问那家属:这孩子的奶奶在吗?一个女人带着哭声说:孩子他奶奶去年底就没了,她生前可是最痛这个孙娃啊!奶奶听后打了个寒战,然后匆匆的离开了病房。 叔叔: 叔叔是家医院中的一名医生,那时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的,而医院中的老院长被人揪出去批斗,院长爱人也被殃及了。也许是女人不经打吧,叔叔亲眼看见一根木棒挥向那女人的头部,然后她就倒下后死了。毕竟是死了个人,打人的心里也虚了,院长本人才得以逃过一劫。而那时场面人多手杂,现场是一片混乱,所以当时是谁一棒打死的人,当时在场的一个个都不承认。 大概是过了一个多月后吧,有天的中午,叔叔从某间病房的窗户外路过,无意中往病房内一瞥,只见满屋的人大都在午睡,而只有一张病床前却立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而她正拨弄着病人的吸氧瓶。从她的衣着上,叔叔知道她并不是个医生或者护士,而这种医疗器械家属都是不得随意乱动的。叔叔当时就出声喝止并快步走进病房,然而只是那一瞬间,发现病床前并无女人,再看看床上的病人,却已是满脸青乌,一片的尸气。叔叔急忙喊来了值班的医生,医生查了查,摇摇头说:不久之前还呼吸平稳呀,怎么现在氧气瓶开着却吸不进了呢?! 死者是个男人,而他老婆哭天喊地的来了。当家属给他换衣服时,叔叔从他露出的右手背那一大块红斑上,突然想起那次举起木棒挥向院长爱人头部的,不正是这双手吗,而刚才病床前披长发女人的背影,不也正是那冤死的院长爱人吗!! 姑姑(医院中的一名妇产科医生):姑姑上班的妇产科,在医院里那幢红砖楼的二层。那年底,因为太平间的停尸床位不够,医院中临时决定,把红砖楼底层空着的一间改为临时停尸室,专门停放那刚刚死去的病人。 医生都是要值夜班的。姑姑的习惯是,进入值班室时把身上的白大褂脱下,挂在值班室门前的一根钉子上,然后把门关上,有人敲门就开门应诊,无事就一觉睡到天亮。 有一天晚上,姑姑进值班室时因急着要取东西,就没把白大褂脱了挂在门前的钉子上,而是脱下挂在床头了。睡到下半夜,忽听值班室的门被敲得震天响,伴随着女人焦急的呼救声,还有娃娃的啼哭声。姑姑赶紧披上白大褂,打开门一看,昏暗的灯光静悄悄地照着走廊,咦,并没有人呀?啊,一定是做梦吧!姑姑揉了揉眼,关上门又去睡了。 岂不料,刚朦胧中,又听见房门被急促地敲响,一个女人清晰地呼喊着:医生!医生!快救救我的孩子吧!而婴儿的哭叫,也一声高一声。姑姑赶紧披衣开门,可除了迎面一阵冷风外,走廊外仍是空无一人!姑姑忽然想起同事们说,昨天的手术中,一位孕妇因难产,孩子仍在肚中生不出来,来不及剖腹产就母子都死了,同事们说:真惨啊,就停尸在楼下的那间。姑姑不由心中发寒,把值班室的门关上后,再也无法入睡。她开着灯在床上坐着,然而却再也没有什么动静。 天亮后,姑姑把这事悄悄地告诉了妇产科的一位老护士,并说明天晚上她可不值班了。老护士思索了一会儿,告诉姑姑:没事,明晚值夜班时,进房门前一定要记得把白大褂挂在门前。她说:小年轻啊,你不知道,那白大褂虽平常,却是制服,和公检法的制服一样,都具有威慑力,是能避邪的!姑姑听了老护士的一番话,又因无人和她调班,只好姑且一试,却真的一夜太平。从此后,姑姑在医院里,身上都一定穿着白大褂! 堂妹(医院中的一名小护士):堂妹终于也成了医院中的一名护士,她说: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见看见呢?我告诉她:来日方长,常在医院里,总会碰着鬼!如果她哪天又告诉我什么新鲜事,如果她哪天又告诉我什么新鲜事,我一定及时的告诉大家,大伙就等着吧!

我的名字从进入卫校开始,就成为了人人知晓的一个词,骨小梁梁晓古哎,然后还导致周边的同学都直接叫我小梁

男护士讲述被打过程

说了这么多大概脑海里都是骨小梁和我的名字了。

被打男护士的情况怎么样?

好吧,从这一刻开始,来讲讲我做这个行业的一些异遇吧。

12月5日下午,躺在省内某医院急诊科病床上的29岁男护士小辉告诉记者:12月4日23时左右,来了一名喝了酒的急诊病人,这名病人的亲属先后两次与他发生冲突,这些人也都浑身酒味,第一次病人的亲属想打他时被别人拉开了;第二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他被几个人群殴,最终,他被打晕在了医院的走廊里。

开始的实习学期,进入医院的我还不是护士职位,也许有人疑问,有男护士这一行业吗?我很肯定地回答:有!那主要是干什么工作呢?答:病人的护理工作。

小辉说,从业多年的他,挨打已经不是第一次,前些年一个病人亲属还用皮带将他的头打破,到现在为止还留有一条疤痕。

医院的面积很大,开始的半个月我还搞不清方向,但日子渐渐久了,后来我也转正了,每次都会来回好多个地方,现在就算闭上眼也能找到相应的部门。

对于当晚发生的事情,小辉告诉记者:“我一直在劝他们喝了酒不要闹事,服务态度没有什么问题。”

医院很少男护士值夜班的,都是女护士居多,因为一整座医院好几千名护士中只有那么几名到十几名,所以我都是在下午就可以下班了的。

病人酒后不适被送到医院

在医院的工作很忙,不是帮患者打针就是量体温统记录表什么的,连吃饭的时间都被逐渐缩短,从原来的一小时被缩短到最后十分钟,也却是够赶的,因此我的很多同事都患上胃病。

双方的纠纷是怎么发生的?

这天我答应同事小雪跟她调班,让她有时间去相亲,所以大晚上的还在医院忙着。说真的我还以为夜间的医院很恐怖,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可怕,什么鬼呀怪的,都是人在脑力的想象,让恐惧的心理相信世上有鬼神,所以令之害怕。

该医院急诊科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当晚这名病人是因酒后感觉身体不适被送到医院的,小辉是一名分诊护士。病人被送到医院后,经医生初步检查确定并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医生将患者安排到了医院观察室。但双方随后因治疗问题发生纠纷。

在护士值班室就只有另一个同事安娜和我了,她一直抱着手机和谁聊着天。

双方发生冲突被拉开

这时候一个脖颈处缠着绷带的小男孩朝我走过来,大概有一米二的个头儿,他穿着蓝白条相间的病服,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一直边走边紧攥。

根据黄河路派出所的调查和医院监控记录的画面,第一次冲突发生在当日23时01分,记者从监控中看到,在持续了几十秒钟的双方冲突中,出现了5名患者亲属以及4名医护人员(不包括护士站的护士)。

我有点奇怪,都这时候了,病人都应该休息了,是哪个父母这么粗心让自家孩子独自跑出来的?!作为值班人员的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负责的可是我们值夜班工作人员!

画面中显示小辉与病人亲属在争辩什么,争辩中一名年轻男子推搡了他,他也推搡了对方,而后患者亲属中两名男性情绪激动想靠近小辉,被病患的其他亲属和医生拉开了。第一次冲突结束后,病人亲属中的一名男子还在跟小辉说着什么。

我扭过头看安娜,她依然是抱着手机在玩,我心想算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情,让她这样休息一下,也好体现我个大男人的风度嘛!看着小孩逐渐走进站台,我立即起身,走过去。

双方再冲突发生厮打

小朋友,这么晚怎么不在病房睡觉?我蹲在他面前尽量轻声地说话。小孩只是定定看着我,默不作声,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似游神的状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谁打了小辉?小辉当时又做了什么?

二话不说转头就走!我心说这可不行,身为一名夜班护士,不能在夜里出了差错,万一这小孩搞出什么大动作,而我不知情岂不是失职?很有可能还被炒鱿鱼呢!

视频显示,23时11分50秒双方再次发生了冲突,这一次病患亲属中一名穿黑色衣服的男子与小辉发生了冲突,该男子刚开始与小辉纠缠在一起,随后不知道说了什么想要离开,但小辉拉了他一下,该男子回过头便一拳打向小辉,而后小辉追打该男子,这一次小辉打了对方三拳,被打的男子又给了小辉一拳。

好吧我不否认确实我想象力太丰富了,一个小孩能搞出什么大动作?

随后,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被小辉和另外一名医护人员每人踢了一脚,此时,画面上显示共有10人,2名医院保安,5名医护人员和3名患者亲属,随后小辉等人在保安的劝说下离开了现场,而与小辉发生纠纷的男子则追了过来,追打小辉,医院保安则在旁边劝阻双方。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是有这个义务的,作为医护工作者,在医院就该秉着为病人的安康做一切措施的理念去帮助和照顾病患。

男护士晕倒医院电梯旁

所以在没有和安娜打招呼的情况下,我跟着那小朋友的脚步离开了值班室。

小辉是怎么晕倒的?

然而我却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往哪里,我一直叫但他却像没听到似的朝前走,似乎是被磁铁吸引住一般,头也不回。

根据警方的调查,在这个时间段中,病人亲属中一名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和一名穿黄色衣服的男子与小辉相互厮打。

夜间,医院静谧一片,病患都纷纷入眠了,只有少量的医护工作人员轮班在位。因为已经是夜深的关系,医院走廊除了值班室有一两盏灯和提示牌屏幕上的字光以外,都是暗暗的。对于这种上班环境我已经习以为常,心里的观念早就被职业所折服了,鬼神类,信则有不信则无,再说我行得正坐得直,做的事对得起天地良心,没什么好多想的。

随后,人群中有人在小辉胸部推了一把,小辉突然晕倒在电梯旁边,而后接到报警的黄河路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记者根据监控时间发现,黄河路派出所民警在接到报警后3分钟内就赶到了现场。

我现在就是很好奇,难道这小孩是聋哑儿童?刚才就是面对面问他也不回答我,莫不是听不到还是不能说?或者二者兼难?

而后,小辉接受了医院的紧急检查,与他冲突的病患亲属被带到了黄河路派出所。

在我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小孩拐了个弯便不见了!我加快脚步地跑过去左右探看,哪知周围连蚊子都不见一只!别说那个小孩了,我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老眼昏花看错了!左右走廊少说也有一百米,前面是一堵墙,就在我眨眼的瞬间说不见就不见也太不可思议了!

病患亲属被拘留五天

莫非这小孩有飞毛腿?

警方是如何处理这起医患纠纷的?

不不,绝对不可能,除非他带了一只火箭

“我们一定会把事实调查清楚,客观公正地处理这起医患纠纷。”12月5日下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黄河路派出所负责人说,事情发生后该所立即对双方当事人、现场目击者进行了调查。

但是因为我是一名有责任心的医护工作人员,不能就因为自己的猜测草草了事,所以我打算两端都去看看,万一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失职这可就说不过去了。

12月5日晚间,派出所民警多次观看视频结合对当事人以及目击者的询问,决定对男护士小辉给予训诫教育的处罚,对病患亲属中两名与小辉相互厮打的男子给予行政拘留五天的处罚。黄河路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处罚两人是因为他们扰乱了医院正常的办公秩序。

就在我朝左边走去想探究一番时,后头传来了几声笑语!

神经一抖,我停住了脚。感觉自己的耳朵不受控制似的想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颤了几下。我的大脑霎时感觉像触电了一般,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不敢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