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中国史故事 >
千万不要对着镜子梳头,那些年我们在宿舍抽的风

没脸病

宿舍作为大学生活最难忘的场所,承载了太多美好。平常宿舍都是笑声肆虐,各种嗨,只有我们全部出去的时候才能难得休息一下。周末我们作为吃货集团都会一起出去觅食,一起逛街虽然大多数都是只试不买,一起看电影,一起K歌,晚上一起躺在床上八卦男神,扒娱乐节目,一起看糗事百科说段子。

校园灵异故事

在我们的生活中,无时无刻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事情无法解释,灵异荒诞,但它的的确确地发生了,就算在学校般神圣的地方也毫不例外,下面我们一起来盘点几件中国校园灵异事件,绝对真实!

一、温州六中恐怖真实事件

这件事发生在九十年代,那时侯我上小学。那时侯温州的学校每年都组织秋游活动,去的地方都是野外。那年温州六中的一个班秋游回来。一个班四十多人坐着学校包租回来的公车。就在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司机不知中了什么邪,开着车就直冲冲地开到水库里去。全班包括老师除了有四人被救以外,其余全部遇难。

这件事在当时影响很大,温州本地人基本都知道这件事。也从此以后,温州教育局取消了野外秋游活动。在此一说,那获救的四人中有一人是我表姐。表姐说落水后差不多就昏了,但感觉有很多人拉扯她。她肯定不是同学,因为力气之大不是普通一个十五六岁孩子的力气,更何况在水中。大人们说是水鬼找替身。

我重点不讲这个。这件事发生后六中就发生怪事。某天,守门的阿伯精神紧张的找到学校领导跟他们说碰上鬼了。说昨天放学以后,他照常把学校教区总电力开关关掉。可是到了晚上,他发现教区有幢楼里有灯光。他就过去看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那灯光出至遇难的那个班级。他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班里的学生老师正在上课。他们全身都湿淋淋,以至教室都蒙着雾气。他吓的就跑回传达室。

图片 1

校方觉得是无稽之谈,严厉批评了阿伯,说阿伯讲迷信。可是在第二天的凌晨,学校发现守门的阿伯表情扭曲的吊死在学校的篮球架上。要特此说明,温六中的操场是和教学区分开的。操场门口用铁拉门锁上,钥匙只有体育组的老师有。也就是说不可能是阿伯自己进来,更不可能是自杀。因为警方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垫脚的东西。最后,这个案件不了了之掉。学生之间都传是被那群冤魂杀的。就此以后温六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到晚上六点,学校包括老师全都下班放学。所以六中的学生从来不会被什么晚自习困扰。

大家还在传说,那个班还在六中晚上开课呢

我在西安交通大学读在职研究生,由于规定必须返校学习,我只有从深圳到西安交大去学习

交大的人都知道西交大有个三村,我们就住在三村招待所。

我住4楼413房间,我有两好友住416房间。

一天夜里,我上完网回招待所,经过4楼走廊的时候,当经过409的时候,409的房间门被敲响了,当时还吓了我一跳,忙回头看走廊上是空空的,这时409里面就有人问"谁呀?"我心想怪了,就没有答,因为的确不是我敲的,我就往416走去,然后走到416敲门,这时409的门开了,有人就问"你敲的门啊"我摆了摆手,那人就骂骂咧咧的进去了。

图片 2

我开始还以为我幻听,但是409的人也听到了,这到现在我还解释不了。

还有就是我住413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老是睡不着,后来朦胧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拧瓶盖的声音,我想那就怪了,我室友都睡了难道起来喝水?(我们为了节约钱,是两个人住一标准间,我室友住靠门那面,我住靠窗那面,并且我头是朝窗那面睡的),我转过头去一看,室友还在呼呼大睡,但是拧瓶盖的声音在我转头的瞬间就停了,连续了好几次,后来实在是太累了就睡着了,第二天我问我室友是不是起来喝水,他说没有啊,这也是怪事,不过这个好解释一些,可能是房间里的老鼠拖东西的声音。但是第一件事怎么也解释不了,当时我手里提得有东西,也不可能是自己手去敲的门吧,所以到现在都还一直后怕。

三、福州大学传说中的女鬼

我听人说女生宿舍有个女的因为怀孕被男朋友甩了想不开在宿舍上吊自杀的事,后来过了一个多月来了个学姐说"你们还真胆大,还住的下"当时我们以为只是想吓唬我们后来没想到是真的,而且最可怕的是我就睡在死者的下铺。

图片 3

自从那次之后就怪事连连,我上铺的女生每晚都会呻吟甚至痛哭而且只要她没回宿舍她的床就会有黑猫睡着,后来哪个女生病了,家里人给他请了病假回家了。原以为她走了应该就好了关上门窗也就不会再有猫进来之类的事发生,没想到怪事第2天就发生了。听到很重的喘气声我们都不敢睡也不敢掀开被子直到声音从那铺床消失。

第2天早上我们看到窗户的墙上多了一幅字《清气若兰》,旁边的落款是。。。

北京大学的寝室到了十一点钟是要统一断电的,所以要在校园里面找地方上通宵自习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不过学校里面还是有地方的,只要你认真找的话。

图片 4

当然啦,作为快要毕业的师兄,还是要提醒DDMMS要注意下面七个地方,虽然那里有时候有长明灯,但是千万不能随便去的。呵呵。 唉,想来也是,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的,要不然你们那几位学长学姐也不会……都是后来出了这么多事情……SIGH它们被称为“北方大学夜半十一点后到早上六点半钟之六大禁地”,如果你也去了,可能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老生物楼后院的日光温房

还有最恐怖的——计算中心第三机房

六大禁地之一,五教609教室,也称为:十五个人自习室

五教很早以前被称作烈士楼,这是因为每年总有一两个想不开的学生在这里跳楼,那个时候六教还没有盖起来,除了莫名塔以外五教就是北方大学校区里面最高的建筑了……

其实这所那些可怜人都是各院的大牛人,一个个GpA狂高,就是竞争压力太大了,又没法承受SIGH……扯远了。

总之,到现在为止一共是十五个可怜人……本来只有十四个,这最后一个……

现在说说609教室吧,五教六楼一共有10个教室,南面四个是偶数的602到610,北面五个是奇数601到609。

北面教室窗口和四教南面正对,要是坐在601到609教室里面,是可以看见对面教室的动静的,你们到时候去自习的时候就知道了……

……不过千万别在半夜里到609去。

五年前,就是一位学姐,期末了忘了交一篇思想课论文,那老师倒也通人情,叮嘱她第三天必须交,可那几天复习又紧张,只好出来熬夜。

她当时就坐在609教室。

半夜了,好不容易写好论文,看表已经是2点钟,本来楼里还有几个其他人,想来也早回去睡觉了,空荡荡的一栋楼就她一个女孩子,她胆子倒也很大,索性把应急灯(哦,那个时候应急灯已经比较普及了,不需要要买一大堆电池备用)熄灭了,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

3点半左右,她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多了许多同上自习的xdjm,她也没想太多,翻开书接着看。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发觉气氛不对劲了,那些人虽然都在看自己的书,可是他们有的用应急灯、有的用电筒,有的甚至在点蜡烛,而且——他们翻书写字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声音!

那位学姐觉得很奇怪,偷偷瞥了一眼离她坐的最近的那个人,突然发现他的教科书上面的某些题外话还是黑体标记的,她蓦的想起来:那本教材是——

——文革之前的版本!!!

那师姐后来回忆说她当时差点傻了,尤其注意到那学生的装束也是灰蓝的中山装。她偷偷数了数人数,男女一共——十四个人!!

她都不记得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反正天亮的时候她才从昏迷中醒来。

那之后她情绪一直不好,说什么晚上也不一个人出门,可能受了刺激吧,期末挂掉三门,后来又和男朋友吹掉了,一气之下……

……对,最终的结果是——她就是那第十五个。

希望不要成为十六人自习室才好。

六大禁地之二,58宿舍楼第一层水房

有时候吧,比如第二天大语古文什么的考一些文学常识,就在水房借点灯光突击一下就完成了。

58楼是男生楼,有一天晚上一哥们就在里面X着墙埋头苦读,那家伙听说学起来不长进,脾气倒是挺大。一急之下,憋得慌了。刚好离蹲位也近,正好就地解决。

不过58楼是旧楼,水房就三蹲位,而且那晚上正好客满,把那家伙憋的。

图片 5

他夹紧大腿又蹦又跳,骂骂咧咧一阵子,最后等了半个钟头都没有人出来,火气上来了,骂了一句“肛裂了还是咋的?!”一脚把门踹开。

里面蹲着一瘦小男生,捧着书挡着头,像是把脸都埋了进去,看起来是神游物外了。

那哥们一看还了得?!手一长就把书抓起来。

这一抓不要紧,就让他看见了那瘦小男生——书背后竟然没有脸,确切的说,是没有头!!!

书本滑腻腻的,便池里面一片血红,居然全部是~~血。

那哥们到还胆大,马上踹开其他的蹲位,就近求救,可就像幻觉一样,那无头男尸就他一人看见过,然后就凭空消失了。

后来有人拿他开涮,笑的多了,他见了一个就揍一个,还天天到水房蹲在里面等那鬼出来。

后来也没等到,他也没有揍其他人了。

不过也没有人拿他开涮了——因为有一天他真正内急,钻进蹲位一泻千里的时候,头顶的蓄水箱突然松动砸了下来……把他的半个脑袋都砸进了胸腔里面。那场面……太惨了……血溅得到处都是……好多人都吐了……

有人惊叫出来:就是同一个蹲位~

五、东北师范大学灵异事件

东北师大有两个校区,一个是本部,一个净月校区,,事情就发生在本部的第2男生宿舍,2舍以前是女生寝室,由于1999年某月一天,2舍408寝室,一个女生因为某种原因,在屋子里上吊自杀,然后接连发生了奇怪的事件,至于是什么事,因为以前没有认识的2舍女生,也都不晓得,之后,2舍就变成了男生寝室,阳气会多一些,应该不会出状况,介绍一下这个宿舍楼的构造,这个楼,木头门,时常发出吱噶吱噶的声音,日光灯是用两根绳子吊着的(这一处一定要记得,灯是用两根绳子吊着的,不是直接按在棚顶),然后屋子里大都比较破旧,当然,现在的2舍已经涣然一新,成为了研究生楼,但是当时的条件确实不怎么样,大四的6个哥们就住在408,我住在411,离的不远,因为我是大一,所以哥哥们对我们都很照顾,毕竟音乐学院人少,男生都很团结,所以相处的都很不错,大四的哥们对我们相当照顾,办事也够讲究,就这样,没到几个月,我们混的都很熟,熟了之后,大四的那6个哥们,就对我们说,408感觉阴森森的,所以他们对408,对2舍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过传闻,但都是大四的学长了,也一点没有害怕的情绪...不过..以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挥之不去,至今还心有余悸...

图片 6

大四有个哥们叫大建,人不错,处了个女朋友,偶尔,我们411的男生到408,加上他女友,我们一起玩扑克,大家一起很开心,有一次晚上,玩扑克,他女友跟看门的大爷都混熟了,也没回去,我们寝有个不在,5个人,他们寝加大建的女友7个,一共12人,在408打扑克,也忘记了看时间,打到后半夜2点,突然停电了(本科生寝室11点熄灯,我们是去走廊接电然后继续玩的),停电了,大家一惊,第一反应就是找蜡烛,大建,大令,还有我,一起找,马上就找到了,然后点着,大家好不高兴,然后继续玩,这时候,大建的女友要去厕所,因为停电了,就必须拿蜡烛照亮,大建自然陪着女朋友去,408寝室的门口放着一面大镜子,厕所和水房子也有镜子,我们在屋子里继续闲聊,瞎侃...突然听到大建和她女朋友一同尖叫,把我们吓了一跳,赶紧出去找到了他们,我问:”大建,你们怎么了?叫什么?”大建和她女朋友站在水房的镜子的前面,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我们凑过去,往镜子里一看,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寒战,镜子里,根本找不出大建,他女朋友以及我们的影像,只有燃烧着的蜡烛..我们愣了几秒,不约而同的往寝室跑,”有鬼啊,有鬼”,大令大声的叫喊,回到408寝室,我们不由自主的向门口的镜子里也瞄了一眼,同样,没有任何人的影像,只有蜡烛...”啊..啊。...啊。...啊。.!!!”大家一同尖叫,我现在都一身冷汗。.喝点水,继续写,大令的拖鞋因为过度惊吓,被甩到厕所里了,我们回到屋子里,谁都不敢看镜子,把蜡烛也吹灭了,12个人静静的看着对方,似乎在寻找着那个”鬼”,恨不得把对方看成鬼才罢休,我们也不敢回411了,大建的女友早已吓成一团,就这样,我们一起捱到第二天天亮,才敢出去.毕竟太阳的光芒和温暖还是可以把我们调整到正常的状态上,去学习,工作,从那天以后,408的兄弟们,只要晚上点蜡烛,再照镜子,肯定是镜子中没有人,只有蜡烛,所以,他们把蜡烛全部扔掉,以后谁都不敢点了,半夜上厕所,也没有一个人敢看镜子,生怕看到一些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东西.这样,大家又过了将近半个月相安的日子,这一天,事情又发生了,发生在大建的身上,这一天,大四的哥们们下午1点半有音乐教学法的课程,大建的女朋友上课经常和大建坐在一起,大建的女朋友叫小铃,无意中。小铃问大建:”现在几点了?”,大建看手表,表上显示的1:11,于是大建告诉小铃,现在1:11,之后不一会他们就上课了....第二天,大建和小铃一起逛街,去重庆路,卓展购物,逛到中午以后,小铃饿了,就对大建说:”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饿了,咱们吃麦当劳去吧.”大建看看表,告诉小铃:”现在1:11,走吧,我们吃饭去吧.”他也没注意时间的特殊性,就在这一天晚上,大建由于太累了,就很早躺下了,听着自己的Mp3,都是新下的歌曲,无比惬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了午夜,他醒了,Mp3还在播放,但是不是歌曲了,声音很嘈杂,象一个无比喧闹的超市,大建把Mp3关掉,但是寝室里的声音的吵闹丝毫没有减少,而且大建可以清楚的听到有很多人走步的声音,很多人在说话,但是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他无意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定格在”1:11分”,顿时,大建想起了几次看电子表,都是这个时间,身上的冷汗马上把衣服都湿透了,他试图就唤醒其他寝室的兄弟,但是无济于事,大建和其他人好象在两个世界,任凭大建怎样的呼喊,他们都听不见,依然在打呼噜,在自己的梦中,大建心中的寒意一丝丝的出来,此时他好无助,好害怕,这个比鬼压床还恐怖的多...第二天,大建被寝室的兄弟在走廊把他拖回来,问他为什么去走廊睡觉,他也全然回答不出,当大建问寝室的其他兄弟是否听到寝室如同闹市一样的嘈杂的声音的时候,其他人也都摇头....

六、华南师大三大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一:有荷花池芳魂一说,传言经常有学生深夜在荷花池里看到一身穿白衣女子踏水而行。但并无害人之事。该荷花池位于陶园旁边(不知现在陶园还在不,以前是吃饭的,还有一间旅店)。

灵异事件二:华师西区女生宿舍楼曾有人在厕所自杀,有学生在头七听到哭声,甚至该自杀女生的室友都感觉她当晚回来。第二晚,宿舍楼全体宿舍都在宿舍门口点香。此事是我哥的高中同学所言,可信度较高

灵异事件三:华师还有两排瓦房听说也有灵异事件,这两排瓦房极为偏僻,只一小门可通瓦房前的院子,旁边有一座关于研究生的小楼。有的华师毕业的学生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后来大学扩招而且华师招了很多自考生,所以被用作学生宿舍,宿舍之间用木板隔开。有学生因抑郁自杀,头七当晚气氛异常诡异,后来至半夜时分,大批学生半裸狂奔,领头的是该自杀学生的室友。

图片 7

据说,走廊有人重复说“你们都不帮我”,带抽泣,因为是木墙,隔音效果很差,大家都听到。有胆大学生开门查看,走廊有一团似雾非雾的东西,会移动。受惊学生夺路而逃,引发大逃亡!

学校图书馆的第四借阅室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就剩下了我自己,此时,已是晚上5点,正是晚餐的时候,可是我忘记了饥饿,因为我在角在角落里找到了一本封面上积满灰尘的书,封面已经没有了,我刚才开要看看,从里面掉下来一个小纸条。我把书放到一边,捡起小纸条,读了起来: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 莫明奇妙。我把小纸条扔在地上,回过头要拿那本书,那本书不见了。 不会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明明是放在边上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谁这个时候还来图书馆?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门开了,是管理员李老师。 这位同学,我要锁门了,请你快点离开这里吧,要借书,明天再来。 好吧,我站起身来,离开了第四借阅室。临走时,我捡起那个小纸条。纸条在,书却没了,真奇怪。 不久,我便忘记了这件事。 我是新转来的学生,新转的这所学校的住校生,这二年出奇的多,全校的寝室都住满了人,只有一个寝室例外,那就是我现在住的213寝室。听说,这个寝室里只要住了4个人,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可我不信这个邪,不住这,让我住哪里?忘记不了,我刚住进来时,同楼的同学以那样的眼光看着我,虽然大家嘴上都客客气气的,但是眼中却充满了敌意,好像我本身就是一个鬼一样。后来君告诉我,以前也有一个人住进来,叫西美,不过,她来之后真的给这里带来了灾难,当然,这是这一系列的事发生以后,她才告诉我的。君是寝室长,同寝的还有小晶和阿茸,她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我不信鬼,也从来不去算命。因为我的头发很长,质量却一点也不好,像一堆稻草一样,所以,朋友们都干脆叫我稻草了,来到这里之后,大家还能这样叫我,这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心理安慰的。 一个月来,一直都没什么事发生,我觉得,大家对我的敌意少了许多。呵呵,我还是很有人缘嘛。 可是今天,我却看到了这样一件怪事,我不信邪,所以我不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我要是真能重视一件事,该多好,也许就不会发生接下来那么多的事了。 上完晚自习,我回到了寝室,明天要考现代文学作品选,晚上我只好开夜车看书了,君陪着我,她是这里最爱学习的,小晶和阿茸早就睡了。等我看完,抬手看看表,已是差5分12点了。下了床,我向厕所走去。 走廊里很静,远远的就听见从盥洗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这么晚了,谁还在那里做什么?经过盥洗室,我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衣,正在里面洗头,看样子洗得差不多了,正在用木梳梳理呢,水一滴滴地从头发上流下来,把后背都弄湿了。大半夜的洗头,也不怕干不了。转身我进了隔壁的厕所。 厕所里的水龙头坏了,我只能到盥洗室里洗手了。 那女生还在,还在梳着她的头发。我走进去,和她隔着一个水龙头,洗了洗手。她的头发挺长的,真黑,我就是羡慕这样的头发,只可惜自己的头发和稻草一样。 她的头发把半边脸挡住了,我看不清她是谁,别是同班的同学,见了面不打招呼不好,何况我还是新来的。我的把目光由她的头发转向了水龙头上面的镜子,想看看她是谁。 镜子里,我看不到她的脸,她的脸前面也是头发。她不停地用梳子梳着她的头发,更可怕的是,从她那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来的不是水,而是血。 我呆住了。任凭水龙头里的水在手上冲着。 我扭头又看着现实中的她,头她头发上滴下来的是水,不是血。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梳子吗? 一只手伸向了我,是那个女生的手,白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手。里面是一把木梳。 我当然不能接她的梳子,可是手却不听话的伸了过去。刚要碰到那梳子,突然我发现从梳子上也一滴滴地滴着血。 不,不用了 我猛然惊醒,飞快的跑出盥洗室。 刚到寝室门口,便看到那女生端着盆从盥洗室里走出来。 天啊,我急忙打开寝室的门。君已睡下了。我划好门的插销,来到床边。借着月光,我看到,现在是12点过5分。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我想起了那个纸条。 这一夜我都没有睡好,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那个满头是血的女生不停梳头的景象。直到天快亮了,我才有点睡意。 睁开眼睛,寝室里没人,看看表,才6点多一点,怎么了,平时这个时候,大家还在和睡虫做伴,今天怎么啦?我起身,打算去洗脸。 哎?走廊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不会吧,洗脸也要排队?我端着盆走过去。有几个同学离开人群,走出来了。我刚要向她们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一扭脸走开了,怎么像避瘟神一样?不管她们,我一定要去看看。 走近人群,大家默默地给我让开一条道,今天大家是怎么了,好像不愿意碰到我。不过这样反而能让我看到里面的情景。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衣,长长的头发,又黑又密,头发间有一些黑色的东西,那是血。她已经死了。 她昨天晚上说,头发有点脏,很痒,就想洗洗,谁知道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看来是和那个女生同寝的同学一边哭一边对着旁边的同学说着。边说,边看着我。 稻草,你昨天半夜是去厕所了吧?是君的声音。 天啊,大家怀疑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我是不是应该把那个纸条的事告诉大家呢? 我没把纸条的事告诉君,她们不会相信我的,何况我什么也没做。这几天,我明显感到大家对我的敌意一下子多了不少。我本想重新得到大家的信任,可是没想到,不久后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这天,学校的文学社开社庆party.君是文学社的成员,她一直到晚上11点半才回来。 阿茸已睡下了,小晶去了她表姐家,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只有我,还在看着一本小说。君那天特别美丽,回到寝室里还不停地照着镜子。 君把头发盘了起来,现在,她把头发拆下来,看样子是要睡了。我看到她拿起木梳,犹豫了一下,开始梳头。 好吧,那我也睡了,轻轻说了声晚安就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醒了。看看我的夜光表,才12点半。怎么我才睡了这么一会儿。我翻了个身,头冲外又接着睡。 刚闭上眼睛,突然觉得不对劲,我又慢慢地睁开。 寝室里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我看见镜子前面有一个人,正在梳头。 是君。 她直盯盯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手机械地拿着梳子从上到下地摆动着。 君就这样梳了一个小时吗? 从我现在的方向是看不到镜子的,自然也看不到君的脸。我轻轻地下了床,悄悄地走向君。 君?你没事吧?君的脸被头发挡上了,我还是看不到,无奈,我又看向镜子。 君的脸同样被头发挡住了,我根本看不到。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同样的事情又要发生了,不幸的是,二次,都被我看见。 这时,她随手拿起旁边的者喱水,开始住头上喷。那喷出来的哪里的水,分明是血呀。那血顺着君的头发一滴滴地流到她的身上,又流到地上。可是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由于我离她很近,有一些甚至喷到了我的脸上,身上。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脸上到处是血,像是刚刚杀过人似的。 天啊,我低头再一看,身上没有血,只有一些者喱水。 不行,这次我不能再袖手旁观,我不信真的有鬼。我一把抢过君手里的梳子,扔在地上。 君猛一转头,把脸冲着我:为什么不让我梳头?我要梳头,给我,我要梳头! 天,天啊。就在君转过头时,她的头发飘了起来,我看到她的脸了。 还不如不看。 在月光下,我看到,君的黑眼球渐渐地变白了,最后一点黑色都没有了。她的嘴也没有了血色,和眼睛一样,变成了白色。还有,还有眉毛也这,这不是君,这是鬼呀。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君梳头了,鬼被她招来了,上了她的身。 这时,我感喘不上来气。不是我被吓的,而是君,或者说是眼前的这个鬼把手放在我的脖子上,用力掐着,还不停地喊:让我梳头,给我梳子,我要梳头我感觉我已经上不来气了,只要她再用力,我的脖子就会断了。君是没有那么大力的,她一定不是君。 是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我不信有鬼,我不相信,可是眼前的影像又如何解释呢? 突然,我眼前一亮,一下子倒在地上。君也倒下了,压在我身上。 是小晶回来了,她打开了灯,阿茸也醒了,那个鬼看样子是走了,君则昏迷不醒。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一回来,你们就这样?小晶看着我,君是怎么了?

体育课上,雷晓鑫和戚务生正在掰手腕比力气。戚务生脸憋得通红,眼看就要输了。

图片 8

你身后有美女。戚务生挤眉弄眼地说道。

来自网络归原作者所有

雷晓鑫不作声,斜睨了他一眼。

1

请问,你是雷晓鑫吗?说话的是个姑娘,雷晓鑫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

某日,宿舍闲话,

戚务生嘿嘿一笑:菲菲妹子有事就说,我们雷子一定会帮你。

不值抽什么风,我随口就哼起了小学流行的《香水有毒》。

女生自我介绍说她叫孙菲菲,是戚务生表姐的同班同学的朋友,她此次前来是希望雷晓鑫能帮帮她那个中邪的室友刘娜。

W问,“这首歌是谁唱的?”

对不起,帮不了你。雷晓鑫不客气地拒绝道。

……

戚务生闻听脸都绿了,凑到雷晓鑫耳边小声说道:别呀,哥们儿。你帮她就等于帮我啊。我表姐可说了,事成之后把咱学校最漂亮的妹子介绍给我们。

W查了百度后说:“胡杨林唱的呀!”

雷晓鑫白了他一眼,拎起衣服就走。

菲菲:“咱小学课本里就有胡杨林。”

葫芦娃,我求你了。戚务生挡在他前面,搓着双手道,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这都哪跟哪呀!

雷晓鑫不理他,扭头望向孙菲菲:那个叫刘娜的怎么了?

W强调,“我说的是人!”

孙菲菲将最近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惊得戚务生唏嘘不已。

菲菲作了解状,弱弱的回:“不是长在西北的树……啊。”

孙菲菲所在女寝一共住着三个女生,另外两个女生分别是刘娜和马荟。刘娜的家庭条件最差,她经常借室友的衣服出去约会。有一次,她着急出去约会,在没知会马荟的情况下把她最喜欢的连衣裙穿走了。马荟那天和男朋友闹分手,心情很差,当时就和刘娜翻了脸,说了一些让刘娜极度难堪的话。刘娜自知没脸,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家在甘肃的舍长很骄傲的说:“对啊!”

那晚之后,怪事不断。寝室里总会无端冒出一股怪味,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恶臭的来源。这还不算,半夜经常有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噼里啪啦地砸在她们的被子上,可打开灯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明明是刚买回来的新鲜水果,搁置一会儿就会立刻腐烂。诸如此类的怪事接连不断地发生,孙菲菲实在没个头绪,只好来请雷晓鑫帮忙。

菲菲满脸疑惑:“舍长,你也知道胡杨林呀?”

该不会是那个刘娜一个想不开自杀了之后还和你们住在一起吧?戚务生说,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她安静地吃下安眠药,自此之后变成了一具行尸

涂着黑泥面膜的舍长翻了翻白眼,我靠!样子很是惊悚啊!

雷晓鑫照着戚务生的后脑勺拍了一下:你小子想吓死她啊。

在她们讨论的时候我正纵情歌唱,唱到“我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戚务生这才注意到,孙菲菲的脸早就没了血色,原本就弱不禁风的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妈的,放屁呢!”

刘娜对这一系列怪事的反应如何?雷晓鑫问。

两秒后……

自从马荟骂了她之后,她整天戴着个帽子,连睡觉都不摘下来。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真心搞不懂她了。孙菲菲顿了顿,马荟已经向她道过歉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爆笑开来。

雷晓鑫想了想:有点儿意思。

“谁!!! ”

什么?孙菲菲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

我坐在床上伸长脖子看向下面的那三只,两人已笑抽,一人还在对着电话狂飙三字经。

明天上午8点,咱们还在这里见面。雷晓鑫说。

不知谁边笑边抽的接了句,“旺旺小小酥。”

孙菲菲木讷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们也是够了。

鬼味寝室

2

雷晓鑫这个葫芦娃的外号是戚务生起的,理由很简单,自从戚务生认识他那天起,他腰间就挎着那两个翠绿葫芦。两人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吃喝玩乐,时间久了,戚务生便对雷晓鑫宝葫芦里的那点儿秘密了如指掌。两个宝葫芦分别装着两种药,一种叫镇药,另一种叫倒鬼。平日里谁有个发烧感冒之类的小病,只要吃上一粒镇药立刻见效。生日聚会那天,雷晓鑫喝大了,不小心将倒鬼药的作用说了出来。这个秘密被戚务生知道后,雷晓鑫便开始麻烦不断。

睡眠好不好,室友很重要。

你说那个叫刘娜的有没有可能装神弄鬼故意吓唬她室友?戚务生将手里的矿泉水瓶盖子打开,献殷勤似的递给雷晓鑫。

有一种室友只要她没睡,全寝室都可以睡好,只要她睡了全寝室都不要想睡了!

雷晓鑫白了他一眼: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爷爷不让我招惹这些七七八八的事。你老给我惹麻烦!

我承认我这个人有时候挺无聊无趣神经质的。高中那会儿留下个神经衰弱的毛病,刚上大学那会我浅眠,晚上有点动静就醒。

戚务生赔着笑不说话,雷晓鑫又牢骚了一番。

说来也怪,宿舍那几只白天不安安静静做个淑女就算了,睡着了也凶相毕露,有磨牙的,有打呼的,又说梦话的,而我就算那个纵观全场的。

翌日清晨,雷晓鑫还没起床,就听见戚务生在楼下鬼叫。他迷迷糊糊地跑到阳台前,探头向下望,一眼就看到站在戚务生身旁的孙菲菲。孙菲菲身边还站着一个女生,瘦瘦高高的,像个竹杆子。

那时候大家刚认识这种事我也不好意思说,毕竟大家都是女孩子。可笑的是,菲菲有次还跑来给我八卦,“你知道葫芦娃是什么意思吗?”

雷晓鑫穿着睡衣跑下楼,不高兴地说道:不是说好了8点见面吗?

我想了想,好像有句,‘城里的奥特曼,农村的葫芦娃。’不过这句话对葫芦娃不公平我是先知道的葫芦娃后来才知道的奥特曼,这该怎么解释葫芦娃的含义呢?

孙菲菲为难地看着他:马荟非要我带她来见你。

菲菲见我思考了半天,哈哈一笑,“葫芦娃就是呼噜娃,打呼噜的娃!哈哈哈,有才吧!隔壁宿舍就出了一个。”

雷晓鑫的视线落在那个叫马荟的女生身上,示意她有话快说。马荟说她特意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雷晓鑫一个孙菲菲不知道的重要情况:马荟和刘娜吵架的那天晚上,刘娜一直哭个不停,她心软实在看不下去,刚想起来去安慰她,忽然发现刘娜的哭声变了调。就在这时,天花板上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脚步声,像是有人趿拉着鞋子走在上面。马荟抬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刘娜已经穿着睡衣跑了出去。她担心刘娜想不开,尾随在刘娜身后跟了出去,等她走出寝室时,刘娜已经下了楼。马荟一路追了出去,不想竟看到诡异的一幕。本来,走在马荟前面的人是刘娜,再往前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可现在,刘娜前面突然多了个人,那个人的背影竟是马荟。再往前看,马荟又看到了另一个刘娜和另一个自己。无数个马荟和刘娜排成弯弯曲曲的队列,像一条巨型蜈蚣蜿蜒在路上。

看着菲菲笑的人仰马翻,我腹诽,你丫的,就是一葫芦娃!

雷晓鑫看着惊恐不已的马荟,不想让她继续停留在她恐怖的想象中,于是故意打断她的话:夜里总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喜欢捉弄人,这都是正常的。

在经历了几个晚上的辗转反侧,我觉得有必要是让她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了!

我丧心病狂的把室友的磨牙声呼噜声兼停歇大喘气全给录了下来,发到宿舍群里。

第二天,

W发消息问我,“这是什么声音?”

“你猜?”

菲菲:“猜总得有个方向吧!”

“大胆的猜,晚上,床上。”

W:“岚岚,你流氓!”

“???”

到底是谁半夜闭眼耍流氓。

3

毁掉一首歌最快的方式就是把它设为手机铃声,这事,每个赖床的人都深有体会。

菲菲是个极喜欢定闹铃的人。

我是那个从不定闹铃的人,因为我自己定的铃声都是在我清醒的状态下关的,说来也怪,只要定铃第二天一早我必在铃声响之前醒来。大多数是自然醒,偶尔也会被铃声吵醒,但,都不是我定的铃声。

“今天早上谁的闹铃一直在叫。”

问这话的人绝对是不经常听到铃声的那一个,天天听到的还不知道是谁吗?

“我的,我一听到就关了。”

“胡说,响了半个小时呢!”

“前面我没听到怪我啊!”

怪我,睡不成猪。

怪我,培养的瞌睡虫抗干扰能力太差。

怪我,对床的依恋太深,听到就该果断爬起来叫醒你。

每个寝室总有一替别人定闹铃的货,强词夺理,死都不关。

我们总是在失去后分外想念。

文,伽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