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最新官网 > 中国史故事 >
松树和茶花,望稻旱熟

梧丘的一个农夫,以种稻为生,每年要储存些陈稻谷,新的没到口,不敢把陈的吃光。 一天早上,来到田里,看到稻子已抽穗,而且颗粒饱满,就高兴地说:“新稻谷快下来了!”于是打开囤子,拿出陈稻谷,跟家里人放开肚子吃起来。 陈的眼看要吃光,而新的还没熟,心里老是埋怨稻子熟得慢。他跟儿子、妻子轮番地前去观望,把稻田踩成了路,稻子却更青了。

图片 1

图片 2

寂寞的稻子

    陈坊河绕着伍家坑,从伍家坑的胡家来到河边的青石台,有段距离,伍家坑这边的人都不习惯去青石台那边洗衣服,人老话多,要找个有话缘了聊个家长里短。也已经没有足够气力管田里和山里的事,家里大大小小的活都给包了,胡蓝氏就德明一个儿子,只要伺候一家也就几口人,胡蓝氏比较轻松。陈蓝氏命好,5个儿子,五个家庭二三十口人,就算跟着小儿子吃,可一到农忙是,怎不能看着其他儿子换的衣服丑了,孩子到点没饭吃,多少也要看着点。陈蓝氏长跟胡蓝氏说:“这都是上辈子造的孽,儿孙满堂,就是劳碌命。”胡蓝氏体惜姐姐,青石台洗衣服,顺手就给陈蓝氏搭把手分当些。

金黄色的稻浪随风翻滚,夹杂着淡淡的稻谷清香,袭面而来。近日,笔者在象山墙头镇黄溪村粮食功能区里看到,陈师傅驾驶着联合收割机,不停地穿梭在稻浪中,轻松自如地进行收割、脱粒、秸秆、还田等一系列作业。身旁的接粮员忙着拿口袋灌装稻谷,不一会儿就堆满了装着黄澄澄稻谷的袋子。 “今年的天气很好,晚稻长势非常不错。” 种植户谢伟国说,“不过,连日来的大风将原本接近成熟的稻谷颗粒给吹落地了,所以,趁现在赶紧把稻子收了,把稻谷烘干、进仓了,我才能安心。”谢伟国还告诉笔者,等稻谷收割完毕后,要把这43亩稻田全部散上“草籽”,让来年农田肥力更足。 据了解,今年以来,墙头镇大力推广以甬优系列为主的超级稻良种,落实超级杂交稻种植面积5531亩,通过推广新品种、举办水稻生产技术培训,不断提高水稻产量。接下来,该镇将主要发放油菜、紫云英等农作物种子,以提升农田使用率。

稻子在闪光,稻谷如汗水

   这几年桂香每两年生一胎,两年总有一年因孩子不能去田里,山里干活,松树3岁时大姐水仙都九岁了,已经是桂香的小帮手了,早上起来放牛,下午也去放牛,上午在家帮忙桂香照顾弟弟妹妹,而3岁的松树太皮了,只好跟着奶奶,专人照看。每天或长或短的时间来到小河边总是和茶花一起玩,夏天一起到河里捞鹅软石、摸鱼,秋爬到苦栗子树上摘果实,可是那苦苦的味道没人吃,只用来丢石子,做弹珠。到了冬天两人依偎坐在青石板上,晒着从两颗苦栗子树枝交叉的中间留下的一片空隙照下的阳光,两人又说不尽的话语,有好吃的一定一起分享。

滴落在稻谷上

    松树进了学堂,茶花又多了一个弟弟,两人再也没有一起去河边青石台玩,慢慢的两人陌生起来,是人大些了,也懂事了,开始害羞了,怕丑了。

很多农人去了远方

    逢年过节茶花的爸爸长寿都会接胡蓝氏过节,陈蓝氏想起了松树,吩咐茶花去后楼书堂叫松树。孩子无知的玩笑,让松树非常苦恼,每每茶花出现在下屋后楼时,他尽量想法躲开。慢慢茶花也感受到了,每次茶花一去,学堂里的几个男孩就,一窝蜂起哄:“松树的茶花婆来了哦。”这种玩笑一直会持续到回家的路上,松树每次都恨不的能飞回到家里。

只留下寂寞的稻子

    松树回到家中,傍晚德明从山上回来:“你怎么没和奶奶一起去长寿叔家过节?今天我上山碰到长寿叔,他说叫你去他家过节,好晚上帮奶奶点火把一起回来。”

在山间的田野生长

  “我不想去。”松树用右手伸进右边裤袋里搓了搓不自然回答。

稻谷的金黄闪在白发上

 “为什么不想去?去长寿叔家你可以跟茶花玩啊!”

只有白发的农人还爱着稻谷

 “她个妹子,我才不跟他玩呢!”

金黄的清香

    德明没有再问了,自己找来松香,点起火把就要出门: “松树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茶花家接奶奶,她家有你最喜欢粽糕吃哦!”

也只有白发的老农

   “我才不吃他们家的东西,我才不喜欢粽糕,我不去,你自己去!”

在与寂寞的稻子相伴

    农历六月是个收获的季节,从石边盆一进村口,往伍家坑、往新屋哩两边望去,满地金黄金黄,早稻熟了,每家每户开始把家里的鸡、鸭都关起来,就怕把门口自家或别人家的稻谷给祸害了,陈坊村的每家每户都在盼着自己家那块稻子早点熟,就可以吃新米了。

梯田上的景象

     松树家每年都是陈坊最早吃新米的,他家在岽上有块地,山顶上光照比较充足,但地皮薄,黑土只有薄薄的一层,这块地打理起来特别费劲,每年秋天要将稻草留在田里,用铡刀,铡成一小段一小段散落在田里的每个角落,到了春天化成泥。春季插秧前,德明和桂香还得送几担的攒好的肥,经过一家人精心管理,岽上的水田里的稻子长的比那里都好都快。早个10来天,,德明扛着谷斗,桂香、水仙、胡蓝氏挑着箩,松树读书没来,全家人都出动割稻子,一块不到1亩地,全家人一上午就割好,明德在割出一片地方后独自一人脱谷,妹妹一人将桂香、水仙、还有奶奶割好的稻穗抱到谷斗的两侧堆放,明德拿起捆好的两把或三把稻穗,轻巧的砸向谷斗的里边缘,谷子瞬间脱落在谷斗里,等桂香、水仙、胡蓝氏割完稻子,德明也差不多将谷子脱完,桂香将脱完稻谷用谷晒将稻叶、虫子还有杂物过滤处理,胡蓝氏将过滤好的稻谷用财斗,一斗一斗的装到箩筐里挑回家。

稻谷已快金黄

    在脱谷前桂香叫水仙,选一把最饱满长长的谷穗,稻杆和稻叶摘除,只留稻穗和支撑的一小段细杆,12支一把用稻叶绑好,带回家挂在谷仓门梁上、灶君、大厅神龛上,祭拜神灵,保佑五谷丰登。

金黄的稻子长在山坡上

    稻谷收好,每天只要是天晴,桂香出田干活先稻谷将挑出,用谷席一筐一席晒出,胡蓝氏多一份活,看管晒谷子,上午翻个两三次,下午翻个两三次,好让稻谷均匀晒到,最重要是看管那些不自觉的鸡鸭、野鸟,不能让它们偷吃,胡蓝氏最怕是夏天的阵雨,说下就下,一来不急,稻谷被淋湿了,一个晚上稻谷闷着就全发芽了。

山村里的稻子一片清香

  “稻谷晒干了,桂香。”胡蓝氏抓一把稻谷给桂香。

几个农人坐在田埂上

  “我看看。”桂香拿来一个扁担,来到门前的不知被多少人磨得光滑的青石板,用力碾压,稻谷一粒一粒脱壳了。

他们抽着烟,望着丰收的梯田

  “嗯!明早叫德明去碾几斗稻谷,吃新米吧!”

快活得像几位老神仙

他们说着古老的故事

晒着金黄的阳光

闪动着他们焕发着古铜色的臂膀

农人

稻谷在跑,跑进饭桌

跑进肚肠,跑向远方

农人金黄如一根稻草

在梯田上枯老

他劳作的歌唱

在天空回荡

他劳作的诗是那么

古老

稻子的现状

一棵稻子长在黑夜的天上

稻谷如星星在天空

金黄闪亮

我如一棵稻子

被移栽在远方

结出的文字灯盏

如稻谷在纸上灿烂金黄

父母在故乡

守着稻田

在沉默的月下

看萤火虫闪光

堆稻草

堆稻草时在月光里

一把又一把金黄的稻草

散发出被太阳晒干的味道

我与姐姐妹妹一把又一把

把金黄的稻草

拖到父亲跟前

父亲把一把又一把稻草堆砌

草堆越堆越大

直到堆成一根金色的圆柱

父亲再给它盖上一个

用几把稻草做的金色圆顶

草堆一下就像一个圆形的粮仓

耸立在月下

上一篇:死要同椁
下一篇:没有了